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坑的就是你【三更求花】

    地下世界火并,警察掺合进来这他妈叫个什么事儿?

    一般来说,国内的警察在收到这类消息的时候,都是装作不知道,究其原因,不外乎两点!

    一来,光明世界与地下世界本就对立,地下世界互相厮杀,在那些警察看来,就是狗咬狗的事情,死上越多越好,管你干鸟呢,都死个干净才好,他们也能落得个清净,每个月混吃等死的坐等每个月的工资不是更好?真要管的话,逮进号子里还得拿着公民缴纳的税款养活这群大爷不说,请人家吃几顿牢饭后,这些爷又大摇大摆出来继续祸害这个社会了,有个求意义?

    二来,这大规模的火并,双方都杀红了眼,警察进去了照样挨砍,没准儿管下来以后,自己就得死一大片,值得吗?

    所以,警察叔叔都是最后出现的那个——来收尸的!

    但今日……怎么刚开打就来了!?

    不过,根本不容人细想,一辆辆卡车已经在呼啸声中降临!

    若神兵天降!

    当卡车上的人下来后,本来就被坑的眼冒金星,火气直窜的墨龙当时眼睛就立起来了,又是一句凄厉到极点的“草泥马”。♀

    下来的人……这他妈哪是警察啊?!

    分明是解放军叔叔!

    一个个全副武装,手中捧着自动火力,身上都穿着厚实的防弹衣,跃下车后,四面八方尽是“哗哗哗”的脚步声,出动的军队实在是太多了,几乎顺着这血杀场的外围,包围了个严实,最让墨龙无语的是,他妈的在那卡车上居然还有士兵在摆弄车载重机枪!

    现在,墨龙就算是个脑残也知道这事情是出自谁的手了,当时脸就黑了下来,恨恨看着叶无双,道:“别告诉我这都是你安排的。♀”

    叶无双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幽幽道:“京华政坛一战,我差点儿将叶家、将与我父亲的情意都葬送掉,自是要收回利益的,那次事件后,我早有预言,我将纵横华夏二十年而无虞!现在……正是见效益的时候!”

    话说到这地步,墨龙哪里还能不明白的道理,愤愤嘀咕道:“你个神坑……”

    可眼睛却从始至终都在盯着那车载重机枪,只觉得*子都凉飕飕的……

    “我是香港特首邹浩然!”

    一道声音通过扩音器陡然响起,飘荡在四周。

    墨龙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此刻正站在正北方向一辆大卡车上,手里捧着一个高音喇叭,姿势摆的风骚无比,呈一种欠雷劈的姿态,正在扯着破锣嗓子长嚎:“我在此命令,所有参加械斗者,立马放下武器,否则,立刻击毙!”

    “赶紧让兄弟们蹲下!”

    叶无双在一边笑眯眯的说道:“咱们都是守法的公民,不做那拿砍刀和人家机枪对干的傻比行径!”

    墨龙一呆,随即反应了过来,看眼跟前这个笑眯眯的男人,又看了眼站在卡车上无比风骚的拿着高音喇叭大喊的邹浩然,脑子里面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一定是这两阴比合计出来的!

    但是嘴上却是一点儿都不慢,当即吼道:“兄弟们,弃刀,投降!”

    不得不说,墨龙在那些青帮降将心目中的位置还是极高的,有了墨龙的青帮降将,精气神与从前截然不同,就算是军队来了都是眉头不皱一下,继续砍杀,可墨龙这么一吼,当时就拿刀架开与自己交锋的对手,飞快退了几步,“嗖”的就蹲了下去,动作那叫一个麻利!

    而那些新义安的人,举刀就往上扑。♀

    可……有人更快!

    只见,邹浩然扯着个高音喇叭站在车顶上,直接吼道:“还不停下?给我开火!”

    语落,“突突突”的枪声四起!

    就跟削麦子一样,那些还立在地上的新义安黑徒当时就被放倒一大片,子弹几乎是擦着云天会武士的头皮过去的,恰好不会伤到已经蹲下之人!

    一见如此情形,李汉当时眼睛就红了,却也知道今天晚上他栽了,继续反抗只能是被屠杀的份,当即满是不甘的吼道:“都蹲下,蹲下!”

    那些新义安的黑徒这才罢手,但就是那么短短一瞬间的功夫,就有百多人被撂倒了。

    李汉双手抱头,狠狠瞪着墨龙,低吼道:“我草你妈的墨龙,居然找警察坑老子,你他妈不讲道义!”

    墨龙这黑锅背的挺衰了,当下看了眼自己身边那个一样蹲在地上的神坑,怎么看怎么觉着猥琐,但也没否认什么,一引脖子就吼道:“老子他妈的坑的就是你!”

    “我……”

    李汉好悬没被一口气憋死,眼睛一红,当时就弓着身子朝墨龙扑了过去,看上去恨不得把墨龙给吃了!可结果人还没冲过去,一根警棍就从天而落,直接砸在了他后脑勺上!

    警棍那种橡皮棍子抽在人身上有多狠?没试过的人不知道,一棍子下去人就得失去反抗能力!这一下子打在后脑勺上,当时李汉就头晕目眩的,面朝地一头杵倒在了地上,几乎是借着最后一丝力气,才好不容易扭过脸,看清了打他的人——一个一脸阴沉的警察,手里提着一跟橡皮棍子。

    “还他妈的敢扑腾?”

    这阴沉警察显然也不是个好东西,是喜欢以暴制暴的那种货色,抬起大脚丫子就踩在了李汉脸上,厚重的军靴又搓又拧,挤压的李汉脸不断变形。

    李汉好歹也是道上出了名的大哥,可今天却一连被两个人拿鞋拔子踩脸,当时就怒气冲头,一口老血又喷了上来,眼一翻,晕过去了。

    墨龙在一边看的贱笑不已,可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只见,一副手铐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他面前,晃啊晃的,忒刺眼。

    “戴上吧!”

    一个小警察冷笑着拿着手铐在墨龙眼前晃悠。

    墨龙当时就脸绿了,扭头一看,顿时无语,同样还有一副手铐在叶无双面前晃悠,愤愤道:“你挖了一个大坑,坑了李汉,坑了我,现在把你自己也坑进去了,我看你咋办!”

    叶无双很平静,一点儿都没觉得自己有多坑,面无表情的伸出双手,任由手铐落在手上,只说了四个字:“有坑就埋!”

    墨龙:“……”

    ……

    半岛酒店。

    索罗斯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双目阴翳,宛如盯上猎物的鹰隼之眸,冷冷看着邹浩然站在车顶上风骚无比的身姿,低吼道:“他妈的,居然敢抓我哥,我发誓,香港之事终了的时候,一定会打到他连他妈都不认识的地步!”

    “这是叶无双的选择,你没看他还乐在其中吗?”

    爱丽丝缓缓走到窗前,看了一眼外面的景象,美眸中闪过一丝笑意,看表情,那是暴爽到了极点,笑眯眯的说道:“果然很有意思,一场黑帮火并的动作大片,一转眼变成了警匪戏!我说的怎么样?叶无双他就是个大坑吧?”

    没有人回答。

    只有九纹龙若有所思的看着外面,低声嘀咕道:“洪门雪狐……真有那么可怕?居然让魁宁肯用这种方式来化解新义安的复仇,也要把所有力量留下来防备他?”

    “不仅仅是因为洪门雪狐这个可怕的老人,更是因为……你太弱了!”

    从来都不怎么喜欢说话的教士,在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那双隐在黑袍中闪烁的碧绿眼眸里神色很复杂,看着九纹龙,道:“洪门的武士……真的很出色,绝对不是你下面那群人能挡得住的,所以,魁才会百般防备北方那头枭狼,从开始到现在,不肯动已经入港的议会武士,也不肯将云天会的力量消耗在与三合会的就缠上,只等洪门入局,说到底……是在保护你啊,他怕你这头还没成长起来的狼崽子体能不行,打完三合会以后就气喘吁吁,被北方那头巨狼将累极的你撕碎!”

    九纹龙没说话,现在的云天会,确实与那头坐拥北方而窥视天下的枭狼没得比!

    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