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章 鞋底子和脸【一更求花】

    这一日,叶无双与邹浩然在那私人小会议室里探讨了什么,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总之神神秘秘的,甚至就连与他们最为亲近的人都不知道,但两人出来以后,脸上挂着的yd笑容,确实挺让人胆战心惊的,就像两个基佬躲在了无人知道的角落里做了某些你推我、我顶你之类的龌龊事一样,瞅着就让人浑身上下鸡皮疙瘩直窜。

    之后,除了叶无双一直都在暗中调兵遣将外,再无他事。

    ……

    一日后,黄昏始落,夜幕初上。

    一声飘荡于黑暗之中的尖叫,打破了所有的沉寂。

    半岛酒店,一直都坐在透明餐厅里闭目养神的叶无双豁然睁开双眸,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与此同时,手中端着咖啡北的教士等人也全都放下了手中的被子,索罗斯笑了笑,道:“来了!”

    叶无双没说话,指间夹着一支烟,但没惦着,缓缓踱步到窗前,向远出眺望了一眼,顿时就笑了:“好个草根出身的李汉,果然还是为他那九叔复仇来了,人这玩意儿挺奇怪,前一刻懦弱如羊,一旦被戳到痛处,立刻凶残似狼!”

    只见,在那不甚太远的街道尽头,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

    东、南、西、北,四面,八方,十几条街道,全都是人,似一窝蜂一般,径自朝半岛酒店狂涌而来!

    人头涌动,就像黑云掠来!

    每一人,都倒提一把寒光湛湛的刀,身穿黑衣,头上系着一条白布带子,步伐迫人,一步一顿的压来!

    新义安的黑徒!

    在其为首之处,一个中年男子倒提一把朴刀,一身凶厉气息,不是李汉又是谁?

    只是,今日的李汉,一双眼睛都赤红赤红的,就像一头被击到痛处的野兽一般!

    ……

    叶无双冷冷望着这人数无法预测的新义安黑徒,话不多说,只是嘴角微翘,拿出一个手机,迅速拨通一个号码后,不待对方开口,迅速吩咐道:“无需多言,一个字——战!”

    “好!”

    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下刻,对面切断了电话。♀

    ……

    十里长街尽头,此时异变陡生。

    数不尽的黑衣人,自街头拐角处缓缓步出,这些黑衣人,各个带着口罩,眼神阴翳,带着来自于黑暗中的气息,全部都是昔日青帮降将、今日的云天会武士!

    但,却再无从前的半分颓丧,只因,在他们最前面,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已经拄刀而立。

    青帮头号战将,墨龙!

    昔日青帮的战争图腾,往那里一横,就代表着血杀将起,唐刀所指,青帮战将一往无前。

    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这群云天会武士,便已经堵住了各个路口,是一头凭空杀出的拦路虎,直接挡了新义安的去路,只与其隔了三四十米的距离相对,而墨龙更是与李汉直接对上了!

    “快刀墨龙,今日暗黑议会的走狗!”

    李汉缓缓吐出一句,随后,缓缓从怀中摸出一块黑铁令,猛地朝前一掷!

    墨龙没动,那铁令横空,“铿”的一声就插在其脚边,一面烈焰熊熊燃烧,一面铁王座沉浮,溃压地下世界,却是那道烈焰屠城!

    “你们的令,老子接下了!”

    李汉一引手中朴刀,直指墨龙,吼道:“过来与老子一战!”

    “哐啷!”

    唐刀自狼皮鞘子而出,掠过一道湛蓝的弧光,森冷无比。

    从始至终,墨龙一言未发,杀气在缄默中酝酿,唐刀出鞘,用手里的兵锋做出了最为直接的回答!

    “杀!”

    一声暴喝,两人宛如两颗出膛的炮弹般,直接朝对方冲杀了过去,一往无前!

    唐刀、朴刀,两柄饮人血无数的杀兵在空中交击,伴随着“铿”的一声脆响,火花四溅,用力量来了一个最直接的较量与碰撞。

    李汉双手握刀,面容狰狞,一面驾着墨龙的唐刀,一边冷冷注视着墨龙的眼中,一双眼睛如铜铃般,闪烁着仇恨的光,吼道:“今天老子一定要亲手斩下叶无双的头颅,祭奠我死去的九叔!”

    墨龙第一次开口了,话不多,只有一句:“你不配!若执意,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语落,唐刀向上一挑,随后手腕一抖,刀锋便已转回,直接朝李汉面门上刺了过去,迅如闪电!

    这一击,发若炸雷!

    李汉根本没看清这一刀是从哪里来的,心中骇然的同时,凭着淌过刀山血海的直觉,立马朝后退开一步,而后以朴刀在胸前横扫!

    “铿!”

    又是一声交击,而后,墨龙的刀被扫开了!但两人交战,本就是拼的一股子一往无前的气势,李汉这一步后退,便已经落入下乘,失去了主动进攻的余地。

    这种战机,墨龙怎会放过?当下,轰然迈出一步,脚落地瞬间,只听“啪嚓”一声,就连地上的柏油马路都被踩的爆碎,趁着李汉退让,空门大开之际,一记肘击便在贴上去的同时捣在了李汉心窝子上。

    这一下子,可是借了前冲之势,悍然而发,含有千钧之力,当时就打的李汉一个趔趄,“咔嚓”的一声脆响自骨头一直传到耳朵深处,显然是胸骨碎了。

    墨龙的进攻,绵延不绝,身体陡然化作狂风,在原地留下一连串的残影,竟然直接跃起,整个人像是雄鹰击长空一般,直接冲到了李汉脑门子上!

    饶是李汉身经血杀场中千百次,这个时候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的抬头一看,不过迎接他的……是一只最起码都有四十三码的超大号脚丫子!

    “啪!”

    很清脆的一道响声!

    鞋底子,直接印在了李汉脸上!那脆响,简直他妈的比拿鞋拔子抽脸都要脆,都要来的响亮,四周是听了个清清楚楚!

    然后,李汉倒飞了出去,墨龙落地!

    “吼啊!”

    云天会黑徒在这时候同时大吼了起来,气势大振,当中还夹杂着一丝嘲弄,那是对李汉的嘲弄——气势惊人的杀奔过来,结果被人家拿鞋底子印脸上一脚踩的倒飞了回去,就是个笑话!

    李汉落地,从额头到下巴,在面部最中间,不偏不倚的印着一个超大号的鞋印子,极具喜感,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差点儿没直接疯了,当时就气的一口老血上来了,怒吼道:“草你妈啊墨龙!”

    “小丑!”

    墨龙也够贱的,居然左脚支撑着身体,抬起了那只踩人的右脚,拍了拍鞋底子,道:“脏了我的鞋底,还是名牌呢!”

    “噗!”

    李汉当时又是一口老血喷出,眼睛都红了,吼道:“给老子杀!”

    “就等着呢!”

    墨龙放下了脚,脸上的嘲弄退去,一引唐刀:“云天儿郎,首战必胜,看我长刀,杀!”

    “……”

    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