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五章 守山犬【今日五更,求花】

    小洋楼。♀

    孟狂刀始一出门,他身后那个黑衣汉子便快步追了上来,有些疑惑的问道:“刀哥,咱们真就这么放过这群人?”

    “你是说把他们扣在这里?”

    孟狂刀回头,似笑非笑的看了这汉子一眼,道:“然后呢?”

    那黑衣汉子面色一窒,随即咬了咬牙,发狠道:“挟天子以令诸侯!”

    眸中,精光闪烁,但口中所言,却实在骇人:“就这么将他们扣下,迫他们选刀哥你为新任龙头!现在的他们,就是一群砧板上的肉,咱们想怎么折腾他们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将他们扣在手里,然后以他们之名调动他们的手下,这正是天赐良机!我说句不该说的,刀哥,你现在这么放了他们,那是无异于放虎归山啊!他们之后要做什么决定,咱们可就控制不了了。”

    “我又何尝不知,但这些老大,全都是一群老江湖了,哪里会因为这个受制于人?”

    孟狂刀叹了口气,道:“所以,要想坐上那个位子,还需要多做做背地里的工夫啊!现在他们一个个犹豫,那还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暗黑议会有多可怕,故而不甘心让我上去,只要让暗黑议会打疼他们了,那一切就好说了,因为……整个三合会,只有我了解暗黑议会,了解那位叶无双,要想和暗黑议会对抗,除了我,他们没得选!”

    黑衣汉子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问道:“如何做?!”

    “争权夺利,各凭手段而已!”

    孟狂刀笑了笑,随后道:“暂时先不考虑这些了,咱们还是先铲除了甘尚武这王八蛋的人再说!”

    语落,大步离去。♀

    ……

    会议室里,众多老大早就炸了窝了,议论纷纷。

    只有李汉与罗继忠两人分坐于长桌尽头左右两端,阴沉着脸,眸中精光闪烁,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过了良久,罗继忠才忽然开口了,道:“汉哥,你有没有觉得孟狂刀身边那个黑衣汉子有点儿眼熟?”

    “你也看出来了?”

    李汉苦笑一声,缓缓道:“99年和竹联帮爆发大战的时候,三合会里曾经出现了一个非常强悍的年轻人,本来是个看场子的,却在大战爆发的时候,领了600马仔冲入台湾,一路所向披靡,一口气杀进台北,斩了竹联帮数十个元老后,偷渡回港,勇不可挡,实为那场大战中最瞩目的存在,从那以后,就成为了社团终点培养对象,到了零三年的时候,已经是铜锣湾的头狼,只不过后来因为顶撞了甘尚武,所以被甘尚武拿门规给镇压了,身上被捅了十八刀放血后,抛尸大海……我原以为那人已经葬在了三合会的历史当中,想不到今儿个居然出现了。”

    “当时执法的是孟狂刀,估计……孟狂刀手下留情了,没有直接切断动脉,到后来,又偷偷把这人藏了起来。”

    罗继忠苦笑道:“我估计今夜起事的那些人,全部都是这些年三合会的弃徒,这孟狂刀,早在数十年前就开始布置了,将这些人留了下来,只等今日!”

    罗继忠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涩声道:“可怕啊……这份隐忍,古今少见!”

    “或许……咱们真的应该考虑下他的建议,现在,确实需要一个了解暗黑议会的龙头上位。”

    语落后,室内无声。

    ……

    屋外,灌木从里。

    一对男女双眼复杂的看着这一切。

    “呼……三合会,果然已经乱了。”

    竹叶青长长呼出一口气,摇头道:“一群可悲的人,敌人的刀已经悬在了他们脖颈之上,眼看就要斩下他们的头颅,他们却仍然在这里争权夺利,说实话,我是真挺想不通他们这些人的,如果这一次不能扛住议会,就算是再大的权利捏在手里又有什么用?到最后还不是难逃一死?!”

    “他们就算是团结都一样白搭,到最后避免不了的永远是失败。”

    叶无双冷笑,随即道:“我真正感兴趣的,是那个叫做孟狂刀的家伙!”

    此刻的叶无双,眸中闪烁着熠熠精光,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找到了一件很有趣的玩具一样。忽然话锋一转,问道:“你有没有觉得他像你家乡的某种动物?”

    “你说的是守山犬吧?!”

    竹叶青摇了摇头,生在东北的她,自然是非常清楚长白山守山犬这种犬种,算是华夏土生土长的犬种之一,但性情却属于狡诈阴狠的那种,有时候,倒是很像狼!

    纯血的长白山守山犬,永远不会龇牙咧嘴的大叫,有些沉默,看上去也不像是藏獒一样凶猛威武,但……没有人敢否认这种犬的凶猛!

    这种犬,缄默、但却无所畏惧,哪怕就算是碰上长白山之王东北虎都敢扑上去撕咬!山中让猎人都怵的黑熊瞎子,不惧狼,不怕猎豹,却独独害怕这种守山犬,说强壮吧,这种狗不强壮,但骇人之处就在于,它一旦发动攻击,一定是往致命之处招呼,只要被咬上了,那就等同于……你完蛋了!一口咬在喉咙上,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都救不了,你就是一刀子把它劈成两截,至死了它都不会松口!

    这就是长白山守山犬的可怕之处,缄默,阴狠,咬住不松口,比毒蛇都要歹毒!长白山中的猛兽都怵这玩意儿,比细条之类的犬狠的多,见过守山犬的人,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种默默无声,但獠牙却森白的刺眼的狗!

    “不错……这孟狂刀就是一条蛰伏在香港的守山犬!”

    叶无双微微眯着眼睛,道:“你看着吧,今天这一步他走成功了,那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我还是那句话,此人……当杀之!”

    竹叶青道:“留着迟早是个祸害,现在他在咬三合会,第一口就咬死了甘尚武,第二口不知道谁会遭殃,等他啥时候把三合会的人咬怕了,掉回头就该咬你了,疼!”

    “这一盘棋很复杂,博弈的远远不只有我和三合会这么两家。”

    叶无双幽幽道:“我又何尝不知道这条疯狗咬人疼,但……现在这僵局需要他来打破!”

    说完,从灌木丛中站了起来,道:“走吧,咱们还是跟上去看看这条守山犬接下来要干嘛吧!这位立志要在香港做个弄潮儿的狠人……养了那么多年的怨气,我倒是想看看他要怎么爆发!”

    语落,整个人便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了。

    竹叶青目光多少有些复杂,她怎能不知道叶无双始终要在后面观察的意思?说白了,如果那孟狂刀是条守山犬,准备一口咬死三合会这头黑熊瞎子的话,那叶无双就是蛰伏在这二者背后的长白山之王啊!守山犬在阴毒狠辣,终究抵不过长白山之王的利爪和獠牙,道行不够,迟早得被撕扯个粉碎。

    ……

    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