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四章 辉煌尽头,是棺材【求鲜花】

    孟狂刀手提斩马刀,在诸多老大惊骇的目光中,步步朝着甘尚武迫去!

    时间,在这一刻凝滞,只剩下了血与骨飞溅的残忍。

    “我草你妈的,给老子个痛快!”

    甘尚武本来还想装下硬气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却在颤抖!

    手起,刀落,断臂飞!

    一股殷红的血,夹杂着一声惨叫,喷溅了孟狂刀满脸。

    可孟狂刀却根本不为所动,眸光冷厉的可怕,再次抡起刀砍了下去!

    一刀,两刀,三刀……

    在这一刻,孟狂刀似乎疯了!

    每一刀下去,就是残酷的让人眼角抽搐的断臂残肢横飞的景象!可孟狂刀一声不坑,就那么入魔一样机械的挥刀!

    整整一百四十六刀!

    李汉在旁边数着,饶是他十几岁就进入社团,在浑浑噩噩当中走上血杀场,到现在已经纵横香港三十余年,一生所见惨事无数,这个时候也是眼角一个劲儿的抽搐,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非常可怕,身上带着一股魔性的力量。

    一声不吭,就直接把一个人给肢解了。

    曾经不可一世的甘尚武,最后被孟狂刀肢解,变成了地上的一堆烂肉。

    任你曾经再牛叉,任你一辈子享了多少荣华富贵,任你人前人后多么风光的不可一世,到最后,还是横尸街头。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这话,似乎有一种魔性的力量一样,又似乎是亘古就飘荡在地下世界的诅咒,总是有一种挥不去的阴影,似乎……每个混迹在地下世界的人,最后都难逃这一个下场——辉煌的尽头,是棺材!

    地下世界的人,真的很少有人能得了善终的!一万人个里,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横尸街头了,这是命,剩下的那个,即便活着,八成也废了,但最起码还能看看世界的蓝天绿草,也是不错,这是运气。

    要嘛,急流勇退,这是属于大智慧之人的作为,这种人,能得个善终,但也注定不会太过抢眼。要嘛,一口气走到最高峰,强大到再没一个敌人能与你叫板,或者是能与你产生利益纠葛,这种人,也能活到最后,但不是百分之百的肯定。

    除了这两条路,再没得选!

    甘尚武一生高不成,低不就,落得现在这么个下场,预料之中!

    在场的各位大佬看着地上那堆碎肉,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是被那家伙推进火坑的,但心里的气却是消了,再大的恨,人死也就结了,没必要弄到刨祖坟的地步,反而看着那堆血肉,心有戚戚焉,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们也是那样一堆看不出形状的肉了,谁知道呢,暗黑议会的刀子可是架在他们脖子上的,三合会生死存亡的时候已经到了,这一次他们面对的不再是竹联帮,也不再是曾经南下犯境的青帮,而是一头统治着西方地下世界、正值春秋鼎盛的暗黑巨龙,面对这么一个敌人,没人敢轻言必胜。♀

    这个时候,孟狂刀总算结束了血腥砍杀,抬起头,抹了把脸上的血,把刀子递给了他身边那名黑衣汉子后,就那么站在曾经甘尚武号令群雄的地方,环视各位老大,缓缓道:“诸位,现在暗黑议会已经打到咱们眼皮子底下了,虽然在场的都是长辈,但我还是不得不说一句,生死存亡的时候到了!”

    李汉眸光一闪,随即问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孟狂刀笑道:“国不可一日无主,咱这社团,也不能没有龙头,现在暗黑议会打过来了,咱们还是得想着把甘尚武留下来的脏屁股擦了才是。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地下世界大枭,在这节骨眼儿上,咱们更需要一个老大来联合统一调度了,所以,我建议立即选出一个龙头!”

    “现在吗?”

    李汉看了一眼孟狂刀身后的黑衣汉子,眼角抽搐了一下……

    那眼神,似乎在问——你他妈是想在赶走甘尚武这头狼后,做那后进门的虎喽?现在我们都在你们掌控的之中,如果现在选的话,除了你,我们他妈的还能选谁?八成选了别人,立马就得横在这儿!

    孟狂刀何等聪明?要不然也不可能从一无所有,走到能玩死甘尚武的地步了,或许在为人处世方面没有达到那种吃透九分的地步,但在权谋之术、人心之术上,早已经是大师级别的了,哪里能读不懂李汉的意思,当即笑了笑,道:“汉哥你多虑了,我没有那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意思,呵呵……你们都是长辈,我哪里敢*迫你们?方才那些话,虽然不应该由我来说,但我毕竟也是三合会的人,暗黑议会打进来了,要杀的人里绝对算我一个,所以我才擅自僭越,多说了几句而已,但也仅仅是一个建议!”

    李汉这才松了口气,略一沉吟后,道:“当务之急,自然是先应付暗黑议会,这些天,我们也多走动走动,如果能在放低姿态的情况下让暗黑议会罢手,那是最好,毕竟是甘尚武惹了他,甘尚武一死,这也就没什么仇怨了,能不打,尽量不打!还有那新任特首方面,也得照顾到,毕竟现在不是97年以前了,大陆政府可是硬实的很呢,惹不起!还有就是龙头这件事情,各位老大也得回去了多思虑思虑,咱们一周后再相聚,到时候,再议!”

    此言一出,相当于是在拖延孟狂刀的提议了,那个身子好不容易挺直了点儿的男人,眼中当时就闪过一丝寒光,不过掩饰的很好,并没有被人察觉到而已。

    而那位和字头的老大,则在甘尚武伏诛后,始终一言不发,坐在那里,眸中精光闪烁,却是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赞同!”

    孟狂刀笑眯眯的开口了,道:“但是有句话我却是不得不说,唔……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老大能明白现在的情况。暗黑议会已经打上门了,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一个雄才大略,能足够对抗暗黑议会之主的龙头,这个龙头首先需要具备的一点就是……对暗黑议会足够了解!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话,说句难听的,什么都百搭,我们到最后还是得死!所以啊……可不要再内部勾心斗角了,扛不住暗黑议会,一切都是空的!希望各位不要像上一次一样,生怕出现个狠人龙头,把你们架空,他自己独揽大权,所以选了甘尚武那么个窝囊废,唯一的用处就是足够会做人,能有效联合各方。言尽于此,各位多多考虑”

    这话,几乎是在当面削这些老大,可孟狂刀却很从容,抱了抱拳,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甘尚武伏诛,还有许多后事需要解决,我就不陪了,先去做事了,各位老大请自便。”

    说完,掉头就走。

    只剩下满屋子神情惊骇的各方大佬,一个个面面相觑!

    这孟狂刀……还是在变相*宫啊!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