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三章 未迎大敌,内部已乱【求鲜花】

    杀伐,骤起!

    无尽的喊杀声在这一刻忽然自外面飚起,惊了众人一跳,完全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今夜竟会暴起血光之灾。

    这会议室里的人都是老江湖了,根本不用问也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四周,暗藏伏兵杀机啊!

    “你……”

    甘尚武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那个邋遢的男子,却发现,此刻对方那张黑漆漆的脸膛子上,竟然涌现出一种奇异的色彩,那是一种这十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在这个男人身上见识过的从容,似乎是一种掌控一切的感觉!

    恍惚之间,甘尚武忽然记起来了,现在这个男人唇角的笑容,是他数十年前入港时嘴上的笑容,犹记得,那个时候的他还很年轻,正是意气奋发之时,是整个香港警司反黑组的头目,有一个美艳无比,据说是当年京华影视学院校花的老婆,有房有车,拥有着一切,却不过是弱冠之龄,大有一种睥睨天下的豪气。也正是手下将这个男人那时的笑容拍了下来,才让他甘尚武怒火中烧,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着那王八犊子很不爽,不干翻他,毁掉其一生,心中不甘!

    也就是这样一个让他甘尚武嫉妒的年轻人,在弯下膝盖的时候,让甘尚武很有成就感,竟然想都没想就一下子收留了下来,以满足他那可悲的膨胀感!

    没辙,像他们这种人,说到底混的是风光,但没走到洪门、暗黑议会那种地步,谁他妈乐意正眼看他们啊?说到底,在外人眼里,也就是一群在刀口上吃饭的垃圾而已,有个警察跪下来给他当狗,他怎么能不乐意?

    却是在这个年轻人一次次的办好任何一件事情后,他甘尚武竟然情不自禁的依赖上了人家,最终酿出今日大祸!

    现在反应过来了,甘尚武才发觉,这些年这个男人一直弯着的脊梁骨,不过是做给他看的,人家真正地脊梁骨其实一直都挺着!

    瞬息之间,甘尚武涌上浓浓的不甘,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败了,败得很彻底。♀

    “我不甘啊!”

    甘尚武怒吼一声,双眼赤红,死死盯着孟狂刀,一字一顿道:“我想说的是,我草你妈!”

    “无聊透顶。”

    孟狂刀耸了耸肩膀,脸上带着说不出的嘲讽,淡淡道:“这就是你甘尚武,除了做人圆滑点儿,你身上真的再没有任何优点了,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爬到现在这个位子的,但到了现在,我却是不得不说一句,你这人其实骨子里真的糙的很,年轻的时候给人当狗,渐渐的学了一身拍马逢迎的本事,慢慢的那点儿谄媚变成了一种为人处世之道,让你得了许多人的好感,就像走了狗屎运一样,居然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可幸运女神不是你老婆,不可能眷顾你一辈子,你有今天也是在预料之中,因为除了在女人肚皮上能逞逞威风以外,你再没半点儿本事了,人不可能就因为会做人就左右逢源一辈子,再加上你那欺软怕硬,嚣张跋扈的性子,踢到铁板上也是必然的,就算今儿个没有撞到暗黑议会,没有撞到叶无双这块铁板上,明儿个你也得继续招惹个狠人,或许是洪门的雪狐,或许是其他地下世界的大枭,或者干脆是大陆政府对你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所以直接派了兵要平你个傻比,总之,你这样的人,肯定活不长!”

    一番话,说的甘尚武又羞又怒,一双眼睛赤红的跟发了情的公牛一样,鼻息里“哼哧哼哧”喘着粗气,几乎是一字一顿的怒喝道:“时至今日,老子认栽,草你妈的,老子只恨当初瞎了眼,没一刀宰了你个狗崽子!”

    “呵……可能吗?”

    孟狂刀眼中掠过一丝嘲讽,淡淡道:“别在那儿吹牛比,当初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手下留情,然后一步步地玩死你,这就是你,甘尚武,一条扶不上墙的死狗,或者说是扶不起来的刘阿斗,这些年汉哥他们几个头狼给了你多少帮助?可你不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吗?说白了,就是你这个人不行,不是命运啊什么破玩意儿,就算他妈的老天给上你一千次机会,老子也能打败你一千次!”

    说完这些,孟狂刀终于将目光投向了在座的各位三合会大佬,笑道:“各位大哥,今儿个孟狂刀顶在这儿呢,甘尚武这小瘪三,就算是想为难你们都没那个本事,所以啊,合着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这话出口,几乎等于直接告诉这些各方大佬——你们该怎么做,尽管放开手了做,这个地方现在不归甘尚武说了算,你们没有任何生命危险。

    此言一出,诸多大佬顿时松了口气,一个个也是憋着一口气,这个时候终于爆发了,指着甘尚武是怒骂不绝!

    最终,还是李汉挥手阻止了这些愤怒的大佬,将目光投向孟狂刀,道:“你和我们说句实话,你在这里究竟埋伏了多少人?甘尚武又有多少人?”

    “不多,一千刀斧手而已!”

    孟狂刀嘴角含笑,道:“甘尚武嘛……只有在这小洋楼的一百多人了,至于太平山顶住宅区的其他人,那都是各位老大手底下的精干小弟,是不会拿你们怎么着的。我说过,是我负责这里的安全,既然准备好今天晚上让各位老大知情,那自然早把甘尚武的心腹撤换掉了!”

    语落,李汉倒吸一口冷气。

    整整一千刀斧手!

    这是个什么概念?这孟狂刀今儿个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往死整甘尚武了!当场,这些个老大一个个的眼神也就不太一样了,这他妈的才是个狠人啊!平日里看上去一言不发的,整天就连走路都躬着个身子,狗样装了个十足,这一下子爆发起来,咬人可真他妈疼,一下子就是在动脉上,要往死里干,还真应了那句话了——咬人的狗,不叫!

    此时,喊杀声再次迫近,隐约间可以确定,应该是在楼道里了!

    过了不多时,“膨”的一声,会议室的门被踹开了,下刻,一个手里提着斩马刀的黑衣汉子走了进来,手中的刀上,黑红的血珠还在顺着刀锋淌落。

    这黑衣汉子显然是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带着一身血与火的气息,一步步走来,眉宇之间凶厉之气令人骇然,一直走到孟狂刀身边才说道:“刀哥,外面甘尚武手下一百三十二人,已经全部诛杀!”

    “做的很好,辛苦了,一会儿让兄弟们休息休息,晚上还有事情要做。”

    孟狂刀微微眯着眼睛说了一句,随即将目光投向已经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甘尚武,轻声道:“把刀给我,我用一下。”

    ……

    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