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二章 人生末路时的疯狂【三更求花】

    会议室里。

    此时那名年轻人已经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厚沓的账本,只是诡异的是,那穿在里面雪白的衬衫上却是多了几点殷红的血迹!

    当他将账本放到罗继忠桌子上的时候,罗继忠却问道:“不太顺利?”

    “不算什么问题,但也不是很顺利。”

    年轻人点了点头,淡淡道:“只是那个会计有点儿死心眼儿,竟然不肯把账本给我,所以我一枪打死他了。”

    “死得好!竟然敢联合着旁人贪墨社团的钱,这种人……该杀!”

    罗继忠冷笑一声,不会管,也不会问那会计的遭遇,更不会怜悯,或者是理解那会计师的为难之处,那些东西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太过高尚了,不属于他们。

    而后,罗继忠便不在多言,细心翻看起了账目。

    会议室里,一时安静了下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所有人都有些坐立不安,度日如年,因为事情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不光他们的利益会受到影响,就是整个三合会都会陷入动乱当中。

    而罗继忠,越看脸越是阴沉,一直到一本账目看完之后,“豁”的站了起来,伸手就将那账本狠狠甩在了坐在地上的甘尚武脸上!

    “啪”!

    很清脆声音!

    但所有人心中都是一紧,似乎,最坏的情况果然发生了!要不然,罗继忠不可能这样对待甘尚武!好歹,甘尚武是他们推选出来的三合会龙头,这么跟打儿子似的直接将账本甩在甘尚武脸上,怎么都说不过去!

    可罗继忠就那么做了!

    那就只能说明一点——罗继忠压根儿就没把甘尚武当成龙头看,或者是说,看完那账目以后,罗继忠已经不再奉甘尚武为龙头,而是准备一刀抹了对方,将之丢到海里喂鱼!

    三合会下,最大的一个组织和字头的老大这般做了,那……动乱也就开始了!

    “王八蛋!”

    罗继忠阴沉着脸,缓缓吐出三个字后,道:“当初老子觉得你还是一号人物,所以才他妈把你捧上了位,总觉得你有那个脑子,做人方面也能有那个手腕,应该能让社团拧成一股绳,大家和气生财,联合起来一起赚大钱。因此,这些年你他妈做下蠢事的时候也是百般容忍,就拿孟狂刀的事情来说,老子当初就不赞成你那么做,可你做了,好,老子给你擦屁股!却不想你这条扶不上墙的死狗,最后竟让将主意打到了社团的头上,贪了钱不说,还屁都不放一个,最后将老子们一口气全推进了火坑,拉着我们和暗黑议会对上,想让我们所有人都给你陪葬,所谓狼性奸狡,也不过如此了。当初,倒是我瞎了眼了,今天,天上地下,就是你他妈的有那通天彻地的能耐,老子也容你不得,有我没你!”

    这番话一出口,那就意味着和字头,已经向昔日的龙头宣战了!

    而甘尚武却一直很平静,就那么坐在地上,被人把账本甩在脸上,相当于变相抽了个耳光都面不改色,一言不发。

    李汉面色也渐渐阴沉了下来,问道:“继忠,他到底贪墨了多少?”

    这也是在场所有老大都关心的一个问题,如果太多,他们和下面各个区的扛把子也不好交代,更没脸去见那些整天为社团打生打死的兄弟!

    现在这节骨眼儿上,人心如果散了,暗黑议会打过来谁去挡,他们算是死定了!

    “你自己看吧!”

    罗继忠冷冷道:“光这一本账上,就至少有十个亿的缺口!”

    十亿!

    那是个什么概念?反正,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人没见过那么多的钱,根本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概念,就算给了他们,都因为太庞大了,不知道该怎么花!

    李汉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那些账目,心中杀意当吃就迸发了出来,才仅仅是一本,就有十个亿的缺口,那桌子上可是足足有二十多本呢,那得贪多少?根本不需要看,李汉也知道那二十多本账上,每本里面都有缺口!

    “我草你妈的!”

    李汉当时眼睛就红了,这一切,一下子坐实了以后,那就知道是谁在害他们了,这简直就是往死里害啊!当时就喝道:“给老子拿刀来,老子要活剐了这王八蛋!”

    语落,他身后带着的一个小弟就要出去。

    偌大一个会议室里,其实也只有李汉和罗继忠有资格带小弟进来,因为……和字头和新义安是整个三合会的脊梁骨,他们两个,是引领三合会前进的头狼,有那资格!

    “不必了!”

    一道淡漠、但却充满了怨毒的声音响起,却是甘尚武直接喝止了那小弟,随后将目光投向一个个杀机盎然的各方大佬,冷笑道:“你觉得,今天就是你把我活剐在这里,你们就能走出去吗?”

    甘尚武咬着牙把那钢笔从肋下拔了出来,“噗嗤”一下,当时伤口上就飙出一股黑血,西服已经被血快染透了,疼的他当时就是一个哆嗦,却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冷笑道:“别忘了,这里他妈的是谁的地盘!”

    语出,所有人变色!

    方才光顾着愤怒了,竟然忘了这茬!

    这太平山顶的小洋楼,历来都是留给三合会的龙头住的,平日间守着这里的,也都是甘尚武身边的亲信,不属于三合会下任何一个社团,就算是在开年会的时候,突然增加的那些,也全都是甘尚武的亲信!

    以前没想过这茬,因为大家是一家人,现在翻脸了,那不等于就在敌人的地界上呢么?

    当下,所有人都脸白了。

    就算是罗继忠都是面色狂变,看着的甘尚武的时候,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不过还是厉声喝道:“甘尚武,你他妈的敢!?”

    怎么看,怎么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

    “我他妈有什么不敢的,反正都要死的人了。”

    甘尚武仍旧很平静,其实从被李汉一钢笔扎倒的时候,他就很平静,平静的像一块石头,但却掩饰不住那疯狂的味道,是一种无声的疯狂,更加可怕,就像会咬人的狗从来不叫一样。因为疼痛而苍白的脸看起来多多少少有那么些扭曲的味道:“既然你们想干掉我,那我也没必要和你们客气了,大家一起都死在这里吧!”

    一直都在冷眼旁观的孟狂刀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看着甘尚武,一字一顿的说道:“问题是……你有那个机会吗?”

    孟狂刀冷笑道:“别忘了,在今夜之前,我可一直都是你很信任的人呢!而这里的安全,也一直都是我负责的!”

    一句话,说的是字字铿锵!

    语落,一把抓起桌上也不知道谁用过的一个茶杯,狠狠砸在地上!

    “啪嚓!”

    杯碎。

    声音,说不出的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