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一章 疯狗咬人不松口【二更求花】

    罗继忠话一落,甘尚武就坐不住了,怒道:“草,你们他妈的还有没有规矩,随便出来个瘪三含血喷人,然后就查我?整个社团的历史上都没出现过这种事情,也没有这个规矩!”

    “那是因为整个社团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现在这种局面!也从来没有这么一个强大的敌人毫无征兆的就打上门来要草翻我们所有人的祖宗十八代!更没有你这么个坏规矩的老大!”

    孟狂刀冷笑着打断了甘尚武,道:“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不一样的情况不一样的手段对待,要不保准死的很快!”

    “你个瘪三,当初老子就该宰了你!”

    甘尚武脸上闪过一丝凶厉,知道今天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此时正是恨死了孟狂刀,想不通当初自己为什么会在玩死了这王八羔子的家人后,居然鬼迷了心窍一样收留下了这混蛋,心中憋着一口怒气,似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点燃一样,就连眼睛都红了,可见此时已经怒到了什么程度,此时,那罗继忠已经放开了他,当下,凶光一闪,直接就举起了枪,抠动了扳机!

    “嘭!”

    清脆的枪击声吓了所有人一跳,本来是必杀的一枪,而孟狂刀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样,居然一偏身子躲了过去,子弹几乎是呼啸着擦着他耳朵打过去的,长发都被削断了一些,散发着焦糊味道!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完全没想到都到这地步了,甘尚武居然还会下杀手!

    在他身边的李汉率先反应了过来!

    “我草你妈的,还敢动手?”

    李汉可是在道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的人,一辈子也不知道见了多少血,性子里是三分柔,七分烈,现在年岁虽然大了,但那一身的暴脾气可是没有变多少,在枪声起落瞬间,就直接动手了,怒目圆睁,身上的气息惨烈而可怕,一脚就踹在了甘尚武的小腿上,登时就将之踹的一个趔趄,然后抡起椅子就抽在了甘尚武胸口,只听啪嚓一声,椅子当时就碎了,就连甘尚武都被打的倒退了两步,喉咙一甜,吐出一口血!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虽然是街头打架的把式,没那“上打咽喉下撩阴”的讲究,但却很实用,要不是甘尚武本身结实,估计这一下子就被放倒了,可见这李汉也是从街头火并中走出来的一个狠人!

    “老子一天是三合会的老大,谁他妈也不能动老子,你敢动手,老子就先弄死你!”

    甘尚武面目狰狞,近乎疯狂,再次举起手里的枪对准了李汉!

    李汉却是不惧,出手更快,在甘尚武的还没扣下扳机的时候,一拳就狠狠砸在了甘尚武的太阳穴上,差点儿没将之一拳撂趴下,然后左手扯住甘尚武的衣领一把就将之身子提直了,右手却在同一时间摸起了他刚刚用过的一支放在桌上的钢笔,狠狠就朝甘尚武肋下捅了过去!

    那钢笔尖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下子捅过去,“噗”的就扎进了甘尚武的身体,最起码切进一指的长度,登时就引来一声惨嚎,手中的枪也“啪嗒”一下落在了地上,李汉这才一脚将之踹飞了,理了理身上笔挺的西服,冷笑道:“老子和人拿刀子玩命的时候,你他妈还在你妈裤裆里闻臭呢,还敢跟老子动手?嘿……”

    甘尚武这个时候已经被丢在了一边,坐在地上捂着仍旧插着那支钢笔的伤口,惨叫连连,一张脸都疼的白了,浑身上下直哆嗦,恨恨看着那些脸上没有半点儿讨好,只剩下陌生和冷淡的老大,眼中闪过一丝怨毒,眼珠子来回闪烁,也不知道在打着什么主意。

    这就是世道,混在地下世界,别指望有什么温暖,除非是那种过了命的交情,在没有利益冲突之下,没准儿还能保存住那么一些情谊,总的来说,就一句话——多年朋友不如狗,身边下属全是狼!

    人倒了,身边的人没落井下石,那就是好朋友,也说明你这个人这辈子做人方面还是很成功的,世态炎凉,人道沧桑,莫不如此。

    “去拿账!”

    罗继忠阴沉沉的,支使着身边一个年轻人离开了,然后将目光投向甘尚武,冷冷道:“你的表现虽然已经从某方面告诉了我答案,但我不会就这么定了你的死罪,总是得看了账目以后和你对话,也算是给你个公正,做的仁至义尽了,你没什么好说的。”

    甘尚武眼角抽搐,没说话,只是眼中闪烁的凶芒更盛!

    ……

    外面,灌木丛中。

    竹叶青仅仅是扫了里面一眼,就再无兴趣了,不禁将目光投向叶无双,却发现男人看的是津津有味,眼中闪烁着一种叫做戏谑的东西,给她的感觉像是猫的一种习惯——抓住老鼠了,不会在第一时间一口咬死吞进肚子里,反而会先来回扒拉着戏耍一会儿,才会将之撕碎。当下,叹了口气,道:“狗咬狗而已,就那么好看吗?”

    “你不觉得这很有教育意义?”

    叶无双嘴角挑起一抹笑容,道:“我喜欢看这些,因为这些东西始终会提醒我——这是地下世界,容不下温情,没有美好,只有残酷的争夺!”

    “所以,你一旦回到地下世界争夺中的时候,就会变的冷酷无情,没有平日间的半点儿温情?”

    竹叶青幽幽看了叶无双一眼,男人没回答,一时,两人之间陷入了致命的沉默。

    过了许久,竹叶青才再一次开口了,目光直直看着那个会议室中负手而立的邋遢男,有种说不出的从容,缓缓道:“那个叫孟狂刀的……你觉得他真的仅仅是想给自己的老婆孩子报仇吗?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人图谋不小!”

    “他很有野心。”

    叶无双笑了笑,道:“那天在乌衣巷子里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人不是那种甘心被别人驱使的家伙,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我从他的眼睛里还是看到了怨气!一个恨了这世界、这红尘那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仅仅是图谋复仇呢?天知道一个养了十多年怨毒的人,心里想向这个世界索取多少东西!我看,他是想将借着这次机会,做那风口浪尖上的弄潮人啊,或许是想做个香港的大人物,或许是想做个中国的大人物,或许是想站在人世巅峰的金字塔顶上,谁知道呢?”

    “我觉得……或许你该杀了他!”

    竹叶青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道:“这种人,留着是个祸害!”

    “嘿嘿,既然他想做那风口浪尖上的弄潮人,我又为什么要掐断他的理想呢?这条疯狗现在还不会咬我,让他先咬死三合会的人,我不是过的更舒坦吗?”

    叶无双笑了笑,道:“看着吧,这条疯狗要开始咬人了,而且还是逮着不放,不把人咬死绝不松口的那种,那甘尚武就是第一个倒霉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