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七十章 刀子临头,方觉【一更求花】

    “嘭!”

    甘尚武几乎是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双眸死死盯着孟狂刀,冷笑道:“死条子,你他妈这么看着老子是什么意思?”

    “死条子?”

    孟狂刀失笑,道:“这话似乎说的就有些难听了吧?诚然,我以前是给政府办事,但那似乎已经是很多年了吧?嘿嘿,这些年,老子给社团做了多少事,在座的大哥也都是看得见的!2000年的时候,老子为了护着两公斤的粉子,身上他妈的可是整整挨了七刀,最后还是夹在胳肢窝里带回了香港,这事儿他妈的谁不知道?之后的事情咱就暂且摆过不说,光凭着这一点,老子够不够的上社团的人?”

    孟狂刀站了起来,从那阴暗的角落里光明正大的走到了会议桌的另一头,隔着一条长桌与甘尚武冷冷对视着,道:“这些年来老子虽然做事不近人情,所以各位老大谁都看我不顺眼,但在社团的事儿上,哪个人不得对着我竖个大拇指?十几年的时间里,没贪过一毛钱,还拼了这条命的保着社团的每一分钱,是不是?可不像某些人,表面上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可暗地里却不知道贪墨了多少兄弟们拿命换来的血汗钱,一颗心是黑透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孟狂刀语气怎么听怎么有点儿阴阳怪气的味道,就像个刻薄的老太监一样,细声细气的不说,那话里是到处带着刺!

    “放你妈的屁,我草你妈的孟狂刀,你说谁贪墨社团的钱了!?”

    甘尚武眉宇间涌现出一丝狰狞,说话的同时就要把手伸到腰间拔枪,看那架势,竟是要直接一枪把孟狂刀崩了。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也就是眨眼的功夫,枪就已经拔出来了,甘尚武正要举起,这电光石火间,却有一只白净修长的手握在他拿枪的手腕上,看上去手白白净净的,像极了读书人拿惯了笔杆子的手,但是力道却是一点儿都不小,竟然拿捏的看上去五大三粗,一看就是那种力量型的甘尚武动都不能动。

    甘尚武将目光投向了抓住自己的罗继忠,冷声道:“怎么?你也要和这条疯狗一起作死?”

    “什么作死不作死的,多不好听啊?”

    罗继忠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都是自家人,有话好好说,何必动刀动枪的呢?就让孟狂刀说说又怎么了?现在人家政府还讲究个民主呢,咱们做社团的,哪能不让下面的人说话呢,大家伙儿说是不是?”

    在场的这些老大都不是傻子,一看眼下这情况,就知道这甘尚武八成是有鬼了,竟是要直接干掉孟狂刀,来个死无对证,当下也纷纷应和了起来。对甘尚武的那点儿好感,消失的一干二净,一个个神情刻薄。干他们这行的,本来就不是靠交情吃饭的,为了钱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别说仅仅是对甘尚武这个人的做人欣赏,就算是朋友拿了他们的钱,从背后一刀子捅死的事情都不是做不出来!

    “是啊,就让孟狂刀说说嘛!”

    “对,心里没鬼,半夜也不怕鬼敲门,让孟狂刀说说又怎么了?”

    “……”

    一时间,会议室里闹哄哄的。

    罗继忠这个时候将目光投向了孟狂刀,道:“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在场的都不是读书人,喜欢听直来直去的话,别拐弯抹角的,咱不兴那一套!别怕难听,说!”

    孟狂刀道:“好,既然今儿个在唱的各位老大、扛把子都想听,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说此一顿,一手指着甘尚武的鼻子,喝道:“就是他,甘尚武,你们推选出来的老大,在几个月前挪用了大家伙儿的钱去做他自己的买卖,结果却把钱全赔进去了!为了补上缺口,这家伙一面在这边敷衍着你们,一面开始四处敛财,也就是在敛财的时候,他不知死活的将主意打到了暗黑议会之主的头上,居然趁着暗黑议会之主陷入危难的时候派人去了大陆,想劫持人家不说,还差点儿害死了现在大陆军方的绝顶人物叶震麟叶上将,更是险之又险的差点儿让暗黑议会之主最爱的女人罹难!那女人,现在可是身怀六甲,肚子里面有着暗黑议会还未出世的小主人!甚至,让暗黑议会座下的铁卫之一死在了劫难中!这才他妈的招来了叶无双的恨,也才有了今天的云天会南下、暗黑议会围香港的事情!暗黑议会的美洲之王‘铁浮屠’索罗斯·门罗,在出美洲之前就撂下狠话,要草翻在场诸位祖宗十八代,动了暗黑议会之主,那就得拿全家百条命来赔,百条命不够,刨了祖坟垫上!”

    孟狂刀冷笑道:“各位老大啊!就是这个人,不光贪了你们和底下兄弟拿命换来的血汗钱不说,还把你们推进了火坑里啊!而且到了现在,仍然在瞒着你们!”

    说到这里,孟狂刀看向李汉,问道:“汉哥,几天前他是不是从新义安抽调了二百个好的,还把你手下的大将小刀也抽调了去?却没告诉你理由?结果到现在了,那批人也仍然没个下落!?”

    李汉点头。

    “那就对了!”

    孟狂刀道:“这家伙是调了那批人去截杀新上任的香港特首去了,因为那人和暗黑议会之主的关系很好,所以他想将之干掉,先断暗黑议会之主一条手臂!结果,非但没成功,却被人家反杀了个干净,现在,那位香港特首正咬牙切齿的准备对付咱们呢!”

    这一番话,太过震撼!

    所有人都呆呆的,完全没想到,不知不觉间,一把大刀竟然已经搁在了他们脖子上,尤其是暗黑议会美洲之王放出的那句狠话——草翻所有人的祖宗十八代,动了暗黑议会之主,全家百条命赔,不够的,刨了祖坟垫上!

    这他妈得多大的深仇大恨啊?

    就连罗继忠都浑身冷飕飕的,心里已经信了**成,不过还是说道:“孟狂刀,这事儿可不是说说的,你有证据吗?”

    “证据?”

    孟狂刀冷笑道:“证据就是账本,你们平日里也不查账,因为你们太相信社团了,但只要你们稍微勤快点儿,谨慎点儿,不至于被蒙到现在!”

    孟狂刀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悠悠道:“不过我建议你们最好亲自去看,因为那个会计立场不太公正啊,他老婆现在就住在甘尚武家里呢!嘿嘿,甘尚武承诺了人家不会碰那婆娘,结果这几个月来,早就不知道*刀上阵草了多少次了,他爽完了,就连身边的几个亲信都时不时的去玩玩,到现在活着不活着都是两码事了,我估摸着就算没有被传染了性病挺尸,也早不成人样儿了。”

    话说到这里,罗继忠哪里还不知道孟狂刀是什么意思,冷着一张脸,气的浑身都在颤抖着,一拍桌子,喝道:“给老子去拿账!”

    ……

    (加班加到现在,本来承诺五更的,又一次失言,实在对不起兄弟们了,我有罪,我认罪,我承认我欠干,汗……不过兄弟们能不能先**下留情,缓一缓再干俺?明天俺已请假,若再不能兑现承诺的话,兄弟们再下死手?到时,往死里干,俺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