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 孟狂刀,疯狗道【三更求花】

    “孟狂刀?!”

    会议室外,叶无双微微眯起了眼睛,嘴角挑起一丝笑容,低声自语道:“很好,我记下这三个字了!嘿……香港现在这潭子浑水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你放下了大陆给你安排好的安稳生活不过,一掉头就是一个猛子扎进了这潭子浑水里,真不知道你打的个什么主意!也罢,我就看看你是能在这风口浪尖上弄浪起舞,还是一不小心栽个跟头,被一浪拍死在沙滩上!”

    作为异能组出来的人,叶无双怎么能不懂唇语?从那罗继忠的口型上,终于知道了那邋遢男的名字!心里默默记下了“孟狂刀”三个字!

    当初,他也曾经问过叶震麟,只是,就连叶震麟都不知道这邋遢男的名字,因为这孟狂刀顶头上司似乎特别不愿意提起这个人,当叶震麟找上门的时候,因为被叶震麟身份压制的死死的,才不得已之下让这孟狂刀来见叶无双一面,但具体的资料却是没给,只说这个人能帮大忙,最后就是叶震麟查了以后都没能查到,似乎这个人的资料已经从数据库里销毁了一样,整个人身上都披着一层神秘之辉。

    一旁的竹叶青在看了叶无双的神色后,嘴角不禁微微翘起,问道:“怎么?对这个人很感兴趣。”

    “嗯……”

    叶无双从鼻息之中挤出一丝轻哼,道:“我总感觉,这家伙出现在这本来不该出现的地方,似乎图谋不小!”

    能让叶无双对其感兴趣的人,不多,自从进入华夏以后,不过那么寥寥几个而已。

    墨龙算一个,现在这孟狂刀,也算一个!

    竹叶青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外叶无双居然这么直接答应下来一样,缓缓道:“何以见得?”

    “没有什么依据,就是一种感觉,和凭我这双看了太多人情世故的眼睛!”

    叶无双笑了笑,忽然道:“你也曾经在政府部门工作过,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那些所谓的官二代、红三代之类的根正苗红的人,往往都斗不过那些寒门子弟?而且,不光斗不过,甚至斗到最后,得丢命!”

    竹叶青陷入了沉思,虽然不知道叶无双为什么提这个,但听叶无双这么一说,想了想,似乎还真是那么回事!

    “因为寒门子弟更懂得隐忍,也更狠!”

    叶无双冷笑一声,道:“这寒门子弟啊,没背景,没靠山,想上位就得憋着!憋着憋着,心机就出来了,渐渐的,也就成了城府;憋着憋着,这怨气,也就渐渐出来了。这些,可不是那些顺风顺水的官二代,红三代能有的!养了那么多年的怨气,一旦上位了,必然疯狂的找那些曾经辱他们的人清算!这孟狂刀也是一样,忍了那么多年,让他放弃怎么可能呢?他憋了十多年,就等着和大仇人清算呢,现在三合会内忧外患,正是他逮着机会崛起的时候,就算是十头牛都拉他不回,你看着吧,这家伙一会儿就该逮着人往死里咬了!”

    竹叶青陷入了沉默,没说话……只是下意识的看了叶无双一眼,心道:“你又何尝不是养了许多年的怨气,才一口气爆发到了现在的位置?你的狠毒,比之他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灌木丛重新恢复了平静,耳畔到处都是远处三合会的人在搜寻偷袭之人发出的叫喊声和脚步声,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被竹叶青给耍了。

    黑暗中,只是依稀能听到叶无双的一声轻叹:“孔圣大贤,故行圣道;汉武为帝,故行王道;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霸道无双。这孟狂刀……行的怕是那疯狗道啊!”

    ……

    会议室里,三合会的所有大佬已经全都呆住了。

    暗黑议会!

    四字,压塌了整个西方地下世界!

    从莽莽苍苍的非洲大草原上崛起,饮着尼罗河水长大的勇士,追随着能力搏雄狮的黑暗之主跨过地中海打进欧洲,拉开了传奇的帷幕,北征西伯利亚,航船抵澳洲,最后横越大海打到美洲,建立起了横跨数个大洲的暗黑帝国……

    这跟祷告似的话,但凡是地下世界中人,谁没听过?

    自从中世纪地下世界的家族曾经*控过政局之后,暗黑议会就是一座丰碑!

    此时,忽然见到自家会议桌上多了象征暗黑议会之主的令牌,这些三合会的大佬登时噤声了,一个个不明就里。

    罗继忠微微皱眉,沉思良久后,缓缓道:“孟狂刀,你仔细说说,今儿个在座的这些大哥,都给你撑腰!”

    罗继忠不傻,日本侵华还得找个由头呢,暗黑议会之主忽然将令牌打到他们的会议桌上,不可能无缘无故!可这事儿他却丝毫不知,很显然这其中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八成是有所隐瞒,当下直接就表态了。

    孟狂刀那黑漆漆的脸膛子上终于挤出一丝笑容,缓缓道:“那些谢谢忠哥了!我想,在说明白一切之前,还是先解释下这块令牌究竟意味着什么吧!唉……你们在香港呆的太久了,都不肯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竟然连这玩意儿是个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烈焰屠城……嘿嘿,顾名思义,就是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这玩意儿呢,传开的诸多事情里,一共出现了那么有数的几次!我所知道的,大概有三次。”

    “第一次,是暗黑议会征西伯利亚时,西伯利亚训练营的头子口出狂言,三日要摘下暗黑议会之主的头颅,挂在门口,以彰威武!结果惹毛了暗黑议会的人,所以,这玩意在当天就出现在了那家伙的床头,三天还不到呢,也就两天的时间,那家伙就被暗黑议会绞死了,连带着手下的人全都被宰了,老婆也被丢进了非洲的苦窑里,一边挖钻石,一边当那些旷工的泄欲工具,不到一个月就被折磨死了!除了一些出去执行任务的人没有被找到以外,剩下的可真是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第二次,是暗黑议会在北美的时候,非洲却发生了叛乱,所以这玩意儿又出现了。叛乱的是个武装了好几万人的军阀,地上有坦克跑着,天上有飞机飞着,结果不出三月,连根鸟毛都没剩下,全都变成了荒原上的尸体,给狮子和豺狼打了牙祭,据说那次事件后,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非洲大草原上的畜生过的丰衣足食的,再也不用为找猎物发愁,因为遍地都是躺着不会动的食物!”

    “第三次,是南美的一支**武装,那头子也是个傻吊,居然在宣誓的时候拿人家暗黑议会人人尊敬的主母说事儿。结果这牌子根本不用暗黑议会之主往出丢,当晚就被人偷了去,送给了那家伙。当月,那个组织除名,那个傻吊首领尚在襁褓里的孩子都被一个黑心鬼给丢进了大海里,可谓是惨绝人寰。”

    “……”

    说完这些,孟狂刀看了眼会议室里那些面色狂变的大佬,终于满意的笑了,似乎很喜欢这个效果,道:“唔……现在这玩意儿出现在咱们这里,什么意思,大家应该清楚了吧?是暗黑议会之主恨死了咱们啊!要不,哪里会把这有干天和的东西丢出来?我估摸着……现在暗黑议会的人已经在香港了,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

    罗继忠面色阴沉沉了,看了孟狂刀一眼,知道这家伙话还没说完,沉声道:“继续!”

    “俗话说的好,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孟狂刀阴森森的说道:“这东西出现在这里,怕是咱们当中有人惹恼了那暗黑议会啊!”

    说这话的时候,孟狂刀的眼睛,是看着甘尚武的!

    意思,不言而喻!

    (后面叫嚣着要爆俺的嫩菊、、兄弟们,你们能抛弃俺么?你们忍心丢下俺给那些禽兽糟蹋么?义字当头,不能退缩啊!有花,给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