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 北上,却道故人不在【四更求花】

    山林静谧,除了山风淌过树林时发出的“沙沙”声,便只剩下了三人行走时,厚重的军靴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吱呀吱呀”声。

    不多时,三人便已经出现在那小木屋前。

    叶无双笑眯眯的看着这幢小木屋,低声自语道:“墨龙,老子从来就没打算放过你!他娘的,当初在江南的时候,老子不过是装个比放了你,自以为是的认为你丫会因为感动,掉过脑袋投效于我,却不想你个不来事儿的王八蛋居然二话不说掉头就走!之后老子在火车站又是救你,又是美酒的给你送行,结果还是没能留下你。真不知道你真的是个愣头青,还是在装作看不出老子看似送你、实则挽留的意思!”

    “不过,这次你他妈是别想跑了,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你这昔日的青帮头号战将简直就是天生为战而生,种种韬略,岂是陈中正那庸人能识得的?你他娘的是第一个能追杀的老子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人,这个世界上,也唯有老子叶无双才是值得你效忠的那个大有为之主,只有老子才能让你一展生平抱负!”

    叶无双负手而立,脚踩苍茫大地,头顶漆黑天盖,冷月之下,在雪地上洒下一道纤长的背影,忽然朗声道:“墨龙!昔日老友叶无双前来拜会,请出来一见!”

    毫无回应!

    只有声音在四周回荡,但却没有任何回应!

    叶无双挑了挑眉,没有多说什么,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挂着淡定而永恒的笑容,似乎这一切都在其预料之中一样,略一沉默后,再次拔高声音道:“墨龙,故人北上前来拜会老友,请出来一见!”

    仍旧毫无回应!

    叶无双再喊一句,仍旧如石沉大海,小屋还是那小屋,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就像寂静而深邃的海。

    这回,就连叶无双都有些疑惑了。

    最终,虎牙有些按捺不住性子了,不禁道:“这个王八蛋不会是被那豺狼虎豹给当早点吃了吧?草!都这么大动静儿了,里面居然还没有半点儿反应,他娘的,作为一个武士,怎么可能警觉性这么差呢?等他妈回了京华,老子一定叫十二个老鸡再好好伺候伺候他,不,这回老子叫三十六个!给他一个天罡之数,榨干他!”

    说着,一脚就朝那木门踹了过去,叶无双想要制止已经晚了,只听“嘭”的一声,门直接就被踹开了。

    里面,黑漆漆的一片!

    仍旧是毫无动静!

    虎牙目瞪口呆的说道:“这家伙该不会是离开了吧?”

    先前说被豺狼虎豹吃了,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而已,墨龙就是墨龙,是昔日青帮的头号战将,是青帮十多万黑徒中,叶无双唯一一个看得上眼的将才!罕见的风系异能者,素有“快刀”墨龙之称,怎么可能被豺狼虎豹吞掉?如果他真的只有那点儿本事的话,那叶无双才真的是瞎了眼了呢!

    门已开,叶无双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当下迈开步子就走了进去。

    里面,空空如也!

    但叶无双却没有就此离开,反而点燃屋里的油灯后,默默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屋中,用的灯是那种兽油提炼出来的油灯,始一点着,有一股难闻的气味便弥漫开来,弄的虎牙眉头大皱,完全想不通墨龙为什么要在这种环境中受虐。

    昏黄的灯光下,屋子里的一切顿时呈现于眼前。

    墙壁上,挂着几张兽皮,屋内有些简单的锅灶,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还有一些工具,仅此而已。看上去全都是手工做成的,有些粗糙,想来是墨龙自己做的。

    叶无双来回打量着屋里的一切,当走到那桌子前的时候,嘴角顿时挑了起来。

    只见,在那桌上,竟然放着一厚摞书,最上面的一本居然是美国西点军校的教材!书上面很干净,想来应该是经常翻看,毕竟这小木屋很简陋,如果一天不动,估计上面就得落满尘埃!

    “墨龙啊墨龙,你这人是在这山林中是隐居了,但你的心,却还在那沙场上驰骋纵横呢!”

    叶无双摇了摇头,打开了书,只见,在书的第一页上,居然写着一首词,是辛弃疾的《菩萨蛮》。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叶无双文化不高,但这首词还是大致能看得懂的,知道这是一位将军在缅怀从前的军旅生涯!当下,嘴角的笑容愈发的浓郁了起来,随后翻看了起来。

    这本书里面,绝不仅仅是教材那么简单,还有一些墨龙的心得,都在旁边标注了出来,针对书中所提出的一切,发表了一些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叶无双不时看,不时点头。这些看法,放在军事当中未必适用,但在地下世界,却是绝对适用!那都是经验,是在地下世界的血与火中总结出来的!

    “魁!你看,这里有字!”

    教士的声音响起,惊动了叶无双,当下走了过去,却见,在门的旁边,居然留下了一行字——“主人已经外出,归期遥遥无知,访客请回!”

    “草!”

    虎牙当时就骂了出来:“妈的,这个墨龙究竟是搞什么飞机!?”

    叶无双摇头一笑,却是没多说什么,非常笃定的走到窗前,将手伸到兽皮被褥之间一摸,嘴角的笑容愈发深邃了,道:“行了,他不在我们就出去吧,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屋子,咱们这么闯进来可不像那么回事儿!”

    “妈的,我现在有点开始讨厌这家伙了,真不明白这家伙脑子里面在想什么。”

    虎牙咒骂了一句,随即问道:“魁,咱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回去?”

    话语之中,充斥着浓浓的不甘,他们一天之内,赶了两千多公里的路,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结果别说见着墨龙了,连个鸟毛都没见着,焉能甘心?

    “回去,我们为什么要回去?”

    叶无双笑了笑,道:“上一次在江南的时候,我因为小小的装了一下比,结果放跑了这家伙。其实我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那么不上道,看不出我的挽留之意,掉头就走,光棍的很。这回,我是说什么也不想放跑这家伙了,这次,他如果肯出来帮我固然好,不出来帮我,那也由不得他!现在他既然说他出去了,那咱们就等等吧。”

    语落,不理会虎牙和教士疑惑的眼神,率先迈开步子离开了。

    其实……他没有告诉两人的是——那被窝里居然还有温度!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屋里的人刚刚离开!

    墨龙,是不想见他叶无双啊!说不得现在就在某个地方盯着这一切呢!

    所以,叶无双选择了等,看看谁耗得过谁,带种的你他妈这辈子别出现!

    (网站出问题了,12点上不来,一直熬夜等到2点总算能更新了,赶紧给兄弟们贴上来……看俺这么勤奋,给点儿花花小赏什么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