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三章 他是谁?【三更求花】

    下午六点。

    叶无双与虎牙和教士终于赶到目的地。

    一眼望去,四处皆是林海!

    去过那真正的原始丛林中的人都知道,原始丛林里的风,不是柔和的,也不是那种狂猛霸烈的,而是那种阴森森的风,往骨头缝子里面钻,迎面一吹,人就是禁不住的一个哆嗦!

    叶无双此时的身体还没有好,甚至是非常虚弱,始一下车,被这长白山麓周边地带的阴风一吹,登时就是一个哆嗦,不禁紧了紧身上的大棉衣,这才站在停车处极目远眺!

    只见,四下里密林如海,根本看不到地皮子的颜色,树冠与树冠之间连在一起,参天大树接天蔽日,再加上此刻天色已经昏暗下来,黑沉沉的一片。现在这个季节,东北的雪还是没化的,远山,近乎是一片雪白,这一切糅合在一起,令人有种心旷神怡之感,说不出的舒畅!

    而且,在现在这个人类足迹和工业笼盖全球的时代,在这个地方,竟然隐隐可闻那山林之中有猿啼虎啸,端的是一处没有被污染的风水宝地!

    在现代这个社会中,确实已经很难寻到这样的地方了。

    叶无双脚踩覆盖着厚厚白雪的树木落叶与断了的枝桠,每一步前行,都发出一阵沉重的“嘎吱”声,厚重的军靴上染了雪都毫无所觉,缓缓走上一处丘陵后,闭目感受着冷风吹面的感觉,再看那苍茫大地,心中很宁静,更觉一丝许久没有的心旷神怡。

    北国之景,有种粗犷的美,与那烟雨江南的柔和之美完全不同,得有相应的情怀才能真正体会,否则,在那瑟瑟寒风中,除了感觉到寒冷带来的痛苦外,根本无法欣赏到这种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美丽的独到之处!

    不知不觉间,虎牙和教士竟然也已经下了车了,走到叶无双身旁,静静眺望着这夕阳如画、江山非画美如花的景象。说实话,他们喜欢这种感觉,追随在叶无双身后,总能有一些奇特的经历,杀最强的人,喝最烈的酒,走最难的路,看世间最独特的景象,一路坎坷尘土飞扬,他们一直在前进。虽然当中苦难无数,但人这一辈子,说白了也就短短几十年的时候,如果整天呆在家里虚耗了过去,岂不遗憾?

    试着用胸膛去承载这个世间的种种瑰丽与风雨,方为大丈夫所为!

    “很美的景色。”

    叶无双抹了把不知不觉已经在下巴的胡茬上冻结的冰碴,轻声道:“想不到他倒是很有眼光,竟然选了这么一个地方隐居,人若住在这种地方,虽然生活的可能艰苦一些,但不得不说,却是别有一番滋味。没有那红尘俗世的打扰,背离了喧嚣和阴谋,黯淡了刀光与剑影,得一份宁静,倒也不错。”

    “可一般人却没办法在这里生存下去。”

    虎牙苦笑一声,道:“他住的那个地方便是在这原始密林最中央的地带,那里有一块众多矮山环绕出来的小山谷,四周生活着许多猛兽,上一次我来的时候,中间遇到了几头黑熊,遭遇了一次狼群,最夸张的是……居然见到了已经快绝迹了的东北虎!如果没来过,很难想象居然还有这么一块地方,根本就没有被人烟波及!如果不是他,换了他人进去,不出三天就得成了野兽的早点。”

    “哈哈,这也是他眼光独到的地方!嘿嘿,上次如果不是老子留了个心眼,让人来送他的话,估计这辈子都找不到他了。在这茫茫人海中,如果错过了这般大将之才,岂不遗憾!?”

    叶无双大笑一声,道:“走到这里,车是不能开了,咱们徒步进去吧,你们去背上咱们的东西!”

    语落,自己倒是率先迈开步子走进了那原始密林当中,见此一幕,教士和虎牙对视一眼后,飞快去车上拿必要的物品去了。在这茫茫林海之中,手机什么的东西是不能用了,就算是暗黑议会的卫星再牛比也不可能做到在这种地方还有信号,如此一来,辨别方向就只能全靠最基本的指南针了。四下都是林木,这人要是离得太远了,是很容易走失的,就算是异能者都不例外。当下哪里敢耽误时间,飞快整理了一下,就紧紧随着叶无双在雪地上留下的足迹追了上去,生怕几人走散。

    这个世界上的许多地方,人类根本不可能征服!

    从黄昏到日落,在到圆月高悬!

    足足徒步行走了将近四个小时的时间,叶无双与虎牙和教士才终于到了虎牙所说的地方,这是一处小山谷,始一进去,阴风顿时不见,毕竟四面环山,挡下了那大风,倒是确实是个居住的好地方。

    此时,虎牙和教士身上已经全是血迹了!

    是兽血!

    这一路进来,他们遭遇了狼群,所幸数量不是很多,只有十几条而已,要是真碰上那种规模很大,猎食时铺天盖地的狼群的话,就算是他们三个都只有跑路的份儿!但饶是这十几条狼,也足够恶心人了,荒山野岭的,再加上又是初春,食物很少,狼都是饿着肚子的,见了人就眼红,他们只能悍然一战,全部斩杀后才终于脱身。

    这三个突来访客,在山谷中行走了相当长的一段路,才终于看到了一座简单的小木屋!

    见此一幕,三人齐齐松了口气——那个人还没有离开!

    此时,四周已经是黑茫茫的一片了。

    ……

    三人不知道的是,其实当他们与狼群搏斗的时候,饿狼发出的嚎叫,就已经惊动了小木屋里的那个人!只因……他生活在这里,非常清楚这片山谷附近所有的猛兽都有哪些!在这里,狼就已经是食物链最顶尖的存在了,能迫着狼发出最后惨叫的,只有人!因为……一般的野兽是不会随意走出自己的“领地”的,除非是迫不得已,才会走出去觅食!

    黑漆漆的小木屋里。

    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从窗户位置,冷冷注视着入谷的谷口!

    这是一个披着兽皮的年轻男子,满脸胡茬,微长的刘海,有些挡着眼睛,正靠在窗前冷冷看着远方。手里,正在擦拭着一把唐刀,雪亮的刀光,在从窗户射进的月光照射下,闪烁着冰冷的光泽!

    在其身边,放着一把硬弩。

    眸中,杀机四溢!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

    待得叶无双三人走近的时候,这男子终于看清了三人的容貌,诡异的是,眼中的杀机居然一点点消失了,反而涌出浓浓的复杂。

    “叶无双……你终究还是来了么?”

    男子苦笑一声,低声自语道:“我都已经说过要退出那纷争的圈子了,你却还是不肯放过我……”

    怅然一叹,在黑暗中响彻。

    而后,这男子拿起身边的弓弩和刀,正欲走,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从枕边拿起一支笔,走到前门,在门后飞快的写下了一行字后,悄无声息的从后门离开了。

    “嘭!”

    门关上时,四周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

    (剩下的两更可能晚点,喜欢早睡的兄弟们可以明天早上起来看,今天老楚下班晚,但不干玩这五更绝不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