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二章 关外苦寒地【二更求花】

    一日后,吉林,松花江上游,长白山山麓脚下。

    因为已经接近长白山,所以这个地方一下子倒是安静了下来,人迹罕至,人烟稀薄,毕竟,还没有哪个城市能在这海拔接近两千六百米的地方悍然耸立起来呢,因此,在这周边,倒是大都是一些小村庄。

    一辆悍马越野车飞驰在这荒郊野岭之中,一路所过,尘土飞扬!

    车内,叶无双正在正在闭目养神。开车的是虎牙,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是教士。

    现在,华夏正是风起云动、暗流狂涌的时候,怕是打死那些大人物也想到,掀起这一切的暗黑议会之主、他们一直都在关注的那个男人,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不声不响的出关去了东北!

    这一走,可就是接近两千多公里的路啊,直接去了关外的苦寒之地!

    最最重要的是,这东北,可是洪门盘踞的地方,而且还是属于那种大本营类型!毕竟,洪门勇士,至少有接近百分之三十都是东北人,向来以民风剽悍的东北人被世人称之为“东北虎”,几乎是洪门的主战力量之一了!

    在北方,民风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般来说,民风越是剽悍的地方,或桀骜不驯、或好勇斗狠之徒更多!简直就是滋生黑暗的最佳地方,毕竟,在这和平年代,可不是每一个生性剽悍的人都能有用武之地的,在有文化之人主导的光明世界里,好勇斗狠的,几乎全部都被淘汰了!这些人除了走进地下世界,别无选择!

    处在这种地方,就决定洪门在每一个省的势力分布情况都不同,民风越是剽悍的地方,洪门的势力就愈发的庞大!若是细说起来,大致有三个地方最为鼎盛,东北,晋西北、山东!

    东北的虎,晋西北的狼,山东自古多豪杰!

    所谓的北人好斗,说的便是这三个地方了!

    洪门地下最能征惯战的武士,有将近百分之八十五的人全部都是这三个籍贯!十几年前,华夏地下世界爆发的那场的南北火并,洪门武士震惊天下!

    先有晋西北的洪门武士叩雁门关而战,一口气打退了青帮数千精锐,再有东北的洪门武士几乎是一鼓作气就攻入了京华,最后,山东的洪门武士在长江一带以少战多,杀的青帮撂下残尸无数。这三个地方的人,就是在那一战打出的名气!

    当然,青帮下面的两湖两广一代的武士,也是在那个时候出了名的,挑起了青帮的脊梁骨!

    对于这一切,叶无双可是深有体会,因为他亲身参与了那一场争斗!当华夏政府出手的时候,他不知道斩了华夏地下世界多少黑徒,尤其是洪门!对于北方这头苍狼的剽悍,大概比他了解的人没有多少了。最为令其震撼的一次便是——面对上百异能者的围攻,百多名洪门武士居然二话不说挺着刀子就迎战,直至战到最后一人!

    因此,叶无双对北方这头苍狼一直都是极为忌惮的,直到进入地下世界后,仍旧如此!

    在京华市的那场火并,就足以说明一切了。如果不是因为华夏的枪械禁绝的太厉害的话,估计洪门早就打出国门,将势力往俄罗斯那边拓张了!洪门的武士,在某方面来说,素质可是一点都不比暗黑议会驻其他几个大洲的普通成员差啊!

    如今,在明知道这一切的情况下,叶无双居然还敢只身跑到人家洪门的老巢来,当真是大胆至极!

    ……

    车内,安安静静的。

    叶无双正在闭目养神,过了良久,才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沉声道:“还得多久才能到?”

    “大概半个小时吧。”

    虎牙道:“他选的地方颇为隐秘,当初我送他去的时候,几乎是一片荒凉,他花光了在地下世界赚的所有钱,买下了一个小山谷一百年的使用权,在那里居然亲自盖房,亲自种地……”

    说到这些的时候,虎牙也是颇为无语,显然想不通这么受虐是为啥,关外可是很冷的,他就在这种地方隐居到了一个小破屋里,不是找虐又是什么?

    “大概是他厌倦了地下世界的纷争和杀戮了吧。”

    叶无双忽然笑了笑,饶有深意的说道:“他这个人,是我此生见过的最矫情的一个家伙了。”

    “确实!”

    虎牙道:“我觉得他根本不属于这个时代一样!不过……有本事倒是真的,我想,如果被他近身,他全力攻杀我的话,我未必能挡住十秒钟!”

    “你本来就不是一个擅长近身搏杀的人,而他却是天生的刺客,想和他近身格斗,你就是找死!”

    叶无双嘴角挑出一道极为玩味的弧度,淡淡道:“有意思啊!这一趟华夏之行,当真有意思!嗯……说实话,在回华夏的时候,我从来没想过,居然在华夏能碰到这么多有趣的事,有趣的人,算是真的开眼了。华夏确实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如今,霸气和九纹龙已经尽归我麾下,如果少了他,那可真就无趣了呢!他可是最有趣的一个呢!”

    最有趣!

    确实是最有趣的!

    叶无双这么一说,虎牙也想到了在江南发生的所有事情,想起了那“十二美人”,当时就笑出了声!

    甚至就连教士这个不苟言笑的人都发出几声低沉的笑。

    “说实话,我没想到今生还能见到那个家伙,如果魁你真把这个家伙请出来了,我估计这一次香港之行就有热闹的了,嗯……能和他共事,想想就有趣!”

    虎牙一边开车,一边道:“老大,你说洪门现在如果知道您就在东北的话,那个雪狐他会怎么做?”

    “能怎么做?当然是杀了我。”

    叶无双淡淡道:“雪狐带着雄心壮志南下,结果却背负着耻辱被赶回了北方,说到底,一切都是拜我所赐!那个老头子八成现在都恨死我了,如今就我们三个人跑到了他的地盘上,真要让他知道了,他会毫不犹豫的调集所有武士干掉我,哪怕因此死上一万人都值得!只要我躺了,议会必崩,就算随之而来的是疯狂的报复,也有华夏政府挡下。到那时,华夏忙着挡议会,二虎相争,恰好给了他机会,他雪狐就能从容的去收拾云天会这个身上揣着无数财富的‘孩子’了。”

    此话一出,虎牙脑门子上的冷汗嗖嗖就出来了,这些东西,在来之前他可是真的没想到,只是觉得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到自己敌人的土地上,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此刻听叶无双一说,小心肝儿吓的扑通扑通直跳,不禁问道:“魁,虽然我很喜欢这家伙,但您为了他这么冒险……是不是有点……”

    话还没说完,就被叶无双打断了,对此,叶无双只说了一句话:“他值这个价!”

    而后,便闭上眼睛,不在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