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 脸绿的霸气【一更求花】

    维也纳,坐落在阿尔卑斯山北麓一个山清水秀、风景如画的小盆地里,波光粼粼的多瑙河穿城而过,风景非画美如画,完全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为美丽的城市之一!

    来了维也纳,最不可错过的就是这里的音乐!这里……是古典音乐最为繁盛的地方,有着最为纯粹的音乐家和最干净的音乐!

    ……

    维也纳国家歌剧院。

    一辆奔驰普尔曼s600防弹车缓缓停在这歌剧院旁边,一个一身黑衣的青年满脸悠闲的缓缓从车子上走了下来,四处打量了四周一番,嘴角这才露出一抹笑容。

    叶无双很喜欢维也纳的夜,宛如缪斯的爱抚,让人心灵能获得一种宁静,此刻站在这世界最出名的歌剧院旁边,隐隐约约之间甚至能听到悠了扬的小提琴声,沐浴晚风,得了片刻享受。

    闭眼沉醉很久,叶无双这才“嘭”的一把将车门关上,大步朝维也纳对面一所翻译过来店名应该叫做叫做“金色华年”的家庭式度假酒店走去。

    这里……便是秦歌给他的地址了,那位让叶无双都不禁产生了兴趣的汉王室“奇葩”就住在这里!

    秦歌是个心思缜密的女人,无论做什么,都会在事先将一切都算计道,就算是在处理汉王室的事情上,也不例外。在她决定扶持自己那位奇葩弟弟上位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事情一旦执行秦无道会陷入危机泥潭中,因此,早就在国内的时候就已经遥控安排好了一切,甚至……将霸气都直接派了过来,贴身保护那位汉王室的未来传人!

    可……打死叶无双也没想到,秦歌居然把他那位弟弟藏在了这里!

    一般来说……为了躲避仇家追杀,别人往往是跑的越远越好。

    可秦歌却偏偏不那么做,反其道而行之,不光非常嚣张的把秦无道藏在了汉王室旁边的维也纳,而且还藏在了维也纳最为繁华的地段!

    这种逆向思维,就算叶无双都觉得佩服!简直就是走钢丝啊,可偏偏,这钢丝还走的真他们稳当,看上去惊险,实则是有惊无险,根据秦歌接到的霸气传来的情报……自己那位弟弟……现在仍旧活的活蹦乱跳的!

    而且……似乎还活的非常潇洒呢,至于究竟是怎么个潇洒法,霸气就有些语焉不详了,索性秦歌也没细问。

    ……

    这一次,叶无双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这也是秦歌要求的。虽然觉得美丽的夫人有些太过小心了,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还是依言来了。

    去过欧洲的人都知道,欧洲的酒店与华夏的有所不同,呃……最起码不是密集集中在学校跟前的,为许多深夜寂寞难耐的学生提供一个良好的开房约炮身体交流的良好的场所……

    欧洲的许多酒店,都是家庭式的,说白了……就是那种自家公寓剩出来的房间,很温馨,住进去也确实很舒服,主要是心理上不绝的孤单。

    而这“金色华年”,便是一座典型的家庭式假日酒店。

    只不过,这所家庭式假日酒店,却大了很多,这里的主人空出来的……不是房间,而是成片的西式小院!

    据说,这里的主人是一对老夫妻,家里好几代人以前就已经拥有了这里,那时候这里还是一片农场,慢慢的才改建成了成片的西式小院。

    说实话,在歌剧院旁边这种繁华地段,出现这么一片占地面积极广的西式小院,本身就有些浪费,政府也曾几度表示花高价购买开发这里,建成商业大楼,只不过被这对老夫妻严词拒绝了,对于这对老夫妻来说,能给客人提供一个温暖的住宿环境是他们最大的快乐。到最后,政府只能作罢。久而久之的,这里居然成了维也纳歌剧院旁边的一道风景线,许多人来这里听完歌剧,都喜欢在这里住上一夜。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虽然有万千不是,但在土地这一点上……做的真的比华夏到位!与之明确的土地保护权相比,华夏当真逊色,国人住在这片土地上就跟欠了那些黑心开发商钱似的,处处受制,又是强拆、又是打人的,哪里是在购买开发,根本就是在活抢!而且抢的是那般凶残,就算是强j了他们祖宗十八代女性,那么折腾人也差不多了!弄的是怨声载道……

    ……

    在外围观察了这片公寓式宅区一会儿,叶无双发现这里的安保倒是真的挺不错,只是他这一次是秘密而来,因此,也不打算和那些保安打什么交道,身子渐渐隐没在空气中,只在空气中留下一片诡异的波纹。

    风遁术!

    樱的看家绝技,只是叶无双却学的不是很精,碰到同一级别的高手肯定是没用的,不过,糊弄普通人,倒是差不多了!

    做完这一切后,叶无双如回家一般潇洒潜入。

    十分钟后,叶无双便已经来到这酒店深处一幢墙体雪白的二层小洋楼前,环境很不错,篱笆将小洋楼圈起,留下一块面积不是很大的小院,篱笆前植着大数,看上去很是雅静。

    这里,便是秦无道居住的地方了!

    叶无双没有现身,悄无声息的潜伏了进去了,在门前停留了一会儿,正欲推门,忽觉身后有冷芒跃动!

    叶无双心中一惊,知道有高手已经识破了他的隐身术,这个高手究竟是谁,不言而喻!

    当下,也没有回击,侧身一避,紧接着一柄青芒湛湛的古剑几乎是贴着他的脸穿了过去。

    叶无双一跃,登时避开数十米才现身,道:“自己人!”

    抬眸时,顿时看见一名白衣男子倒提古剑站于不远处。

    银发、古剑、白衣似雪!

    夜风中,那不应该是这个时代该出现的白衣猎猎作响,让人不禁想到那一剑惊魂天下无敌的剑客——西门吹雪!

    此人,不是霸气又是谁?!

    “怎么会是你?!”

    霸气显然也认出了叶无双,眸中冷意退去了一些,毕竟……两人曾经并肩作战过,也算是惺惺相惜了,只是却没有收起太阿剑,冷哼一声,道:“说吧,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鬼鬼祟祟的!”

    叶无双没有生气,这是一个和自己站在一个平行线上的人,最起码,在个人武力上是这样的,笑了笑,道:“秦歌让我来接汉王室那位小王子走!”

    霸气不为所动,沉默了一下,缓缓道:“我信不过你!”

    “你倒是很谨慎。”

    叶无双无声笑了笑,从兜里摸出一块上面刻写着古体“汉”字的令牌,直接抛给了霸气。

    那是……秦歌的信物!

    霸气拿着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这才点头道:“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对你们汉王室内部的纷争……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叶无双道:“秦无道现在在哪里?”

    霸气面色顿时怪异了起来,隐隐可见绿光……低不可闻的冷哼道:“那个混账东西……”

    说着,抬起了头,道:“就在二楼第一个房间,你上去吧!”

    霸气的嘀咕虽然低,但叶无双还是听到了,一时间也有些好奇,不禁问道:“怎么了?你难道不上去么?!”

    “要上你上去!”

    霸气很烦躁的摆了摆手,毫无征兆的就直接爆发了,面色难看到了极点,看上去跟要吃人一样,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的,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现在见到他,我怕我会忍不住一刀宰了他!”

    呃……一定有状况!

    叶无双心里下了定论,不过看霸气这样子也知道什么都问不出来了,因此也就不问,直接进了别墅。他有预感,自己一定赶上了什么好玩的事情。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