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困兽【二更求花】

    血鹰划定区域中心,有一座独立的小院。

    这里,便是恰尔巴耶夫养伤的地方了。

    屋内,灯光有些昏黄,自从被叶无双以高尔夫球杆击倒在绿草如茵的球场上后,恰尔巴耶夫便喜欢上了这种阴沉沉的环境,似乎……唯有如此才能与他阴沉的心境相应和,让他舒服一点。

    恰尔巴耶夫背靠靠枕半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一双干枯的手掌轻轻抚摸着自己已经完全扭曲变形的双腿,老脸不时抽搐着,眼窝深陷,碧绿的眼珠子在眼眶里不断转动着,看上去宛如明灭不定的鬼火,说不出的阴翳!

    “叶……无双……叶无双!”

    低沉嘶哑的吼叫在昏暗的室内不断响起,宛如一头受伤的野兽在怒吼一般,渗人至极!

    仇恨!

    倾尽伏尔加河河水也难以洗去的仇恨!

    一言一语,一字一叹,都含着刻骨铭心的仇恨,似……恨不能生食仇家血肉,寝其皮囊!

    恰尔巴耶夫就这般坐在床上,那张没多长时间就衰老的不像样的脸上此刻看似平淡,却偏偏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狰狞味道!

    整整一个月了!

    从那个狠毒的男人一球杆将自己击倒在地,然后活生生敲碎自己膝盖骨关节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十三天了!

    三十三天,宛如一个世纪般漫长!

    仇恨在煎熬心灵,愤怒在燃点着身上的每一寸血肉!

    虽然身体遭受重创,但恰尔巴耶夫在过去的这三十三天里,每天休息的时间却极为有限,最多不超过五个小时……因为,每当他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不由自主浮现出那根球杆挥起落下而后鲜血飞溅的场景,耳畔挥不去的,是自己的骨头碎裂时刺耳的响动!

    他……睡不着!

    如果不是时刻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报仇的话,恰尔巴耶夫甚至怀疑自己会因为困倦活活累死!

    ……

    就在恰尔巴耶夫出神之际,一连串突兀的枪声直接将他惊醒了!

    心中一惊,不禁回头看向窗外,顿时如遭雷击!

    却见,窗外的夜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染成了赤红色!冲天大火在不远处燃起,此起彼伏!中间,甚至还夹杂着人在临死前发出的惨叫声!

    恰尔巴耶夫一生行走在地下世界,怎能不熟悉这样的场面,顿时便知……那是战火的颜色!

    难道……那个男人居然忍不住动手了?可是……没有理由啊!我最近根本没有做任何激怒他的动作啊?就算是一心想回俄罗斯,但他没发话,我也没敢走啊!?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他疯了吗?难道他不知道,在没有找到足够的理由和证据之前就动我,会让那些依附暗黑议会的家伙陷入人人自危的境地,甚至……引发动乱?!

    一时间,千百个念头瞬间闪过脑海,想了半天,恰尔巴耶夫也没想明白,究竟为什么那个男人会在这个时候动手!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

    三四十名浑身是血的血鹰武士“呼啦”一下就冲了进来,紧随其后的,是一名满头棕发的白人男子,身材高大,足有一米九左右,长发及肩,满脸络腮胡子,上半身穿着皮夹克,下身穿着一条灰色工装裤,裤脚塞在军靴里,一副披头士造型,倒是很像八十年代美国的摇滚吉他手,倒提一把正在滴血的军刀缓步而来,看起来颇为狰狞。

    此人,正是血鹰头号战将——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斯特洛加诺夫!

    难道是……斯特洛加诺夫?!

    恰尔巴耶夫一颗心渐渐沉入谷底,对于自己这个教子的性格,他实在是太清楚了,虽然火并、冲锋陷阵是一把好手,但却生性鲁莽,喜欢闯祸!这些年经过自己调教,虽然好多了,也学会开始用脑子行事了,但种种计谋,实在是幼稚到了极点!

    他……惹了叶无双?

    恰尔巴耶夫一颗心已经渐渐沉入谷底。

    此时,斯特洛加诺夫已经冲进了房间,见到自己的教父后,原本的满身狰狞顷刻间化为柔水,看向恰尔巴耶夫的时候,眸子里写满了浓浓的孺慕之情……

    恰尔巴耶夫虽然仅仅是他的教父,但终究是养了他二十多年,不是生父,胜似生父!

    在父亲面前,他永远是个孩子。

    斯特洛加诺夫转过身偷偷将络腮胡子上沾的血珠抹去了才转过身,脸上顿时挂上了柔和的笑容,就像孩子见到父亲一般,充满依恋的看着恰尔巴耶夫,轻声道:“教父……现在外面出了点儿事情,您已经不再适合呆在这里了,我……这就背您离开!咱们回俄罗斯,继续喝咱们伏尔加河甘甜的河水,您可以每天都享受最纯正的格瓦斯,不必继续忍受中国人那做给鬼喝的发酵饮料了!”

    恰尔巴耶夫盯着斯特洛加诺夫看了很久,原本打算呵斥,可迎上这个年轻男子的那写满孺慕之情的眼睛时,顿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是别过脑袋,轻声一叹,幽幽道:“斯特洛加诺夫,我的孩子,是你惹了叶无双了吗?!”

    斯特洛加诺夫一愣,有些愧疚,但还是点头承认了下来,道:“不错,是我!”

    果然如此!

    恰尔巴耶夫脸上苦笑之意更浓,有些无奈的说道:“说说吧,你究竟是如何惹他的?”

    斯特洛加诺夫虽然不愿意,但他最尊敬的教父问起,也不敢隐瞒,只能如实说了:“前段时间,叶无双遭到了汉王室的攻击,坠落山崖,生死不知。我以为……我们颠覆暗黑议会的机会到了,所以,就暗中挑动暗黑议会的人给他们的魁复仇……到时候,只要暗黑议会和中国打起来,必是两败俱伤的局面,那么……我们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说此一顿,斯特罗加诺夫不禁长叹一声,道:“可谁知……那叶无双居然活着出现了,还是在……他的舰队已经打到马六甲海峡,马上就要进入华夏领海的时候回来的!功亏一篑啊!”

    恰尔巴耶夫此时面色已经完全变了……

    这一切……他根本不知道!甚至,他都不知道血鹰成员已经在他们住地外围围起了一圈铁网!

    很显然,这都是斯特洛加诺夫瞒着自己做的!

    斯特洛加诺夫……完了!

    他知道,这已经碰到叶无双的逆鳞了!任何一个霸主,都决不允许别人试图颠覆自己的统治!哪怕……仅仅是心里想想!

    恰尔巴耶夫面色铁青,理智告诉他,此刻最好的选择就是立马抛弃斯特罗加诺夫,只有如此,才不会引火烧身,可……整整养育了二十年的孩子,哪是说抛弃就抛弃的?!就算是一只小狗,养的时间长了都有感情了,更别说这是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无比爱自己的孩子!

    沉默很久,恰尔巴耶夫终于做出了决定,沉声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斯特洛加诺夫一愣,不过还是如实说道:“暗黑议会人多势众,而且手段狠辣,但凡是敢挡他们的全都被杀了,我们根本无法阻挡!大部分兄弟选择了放弃抵抗,现在已经沦为俘虏,只有完全忠心于我的二百人跟着我死战,不过打到现在……就剩下外面那些人了,而且……子弹已经打光,只剩下了手里的刀!现在,暗黑议会的人已经朝这里包围过来了!”

    “什么?!”

    恰尔巴耶夫惊呼一声,随即一把抓起斯特洛加诺夫的手,语速飞快的说道:“听着,我的孩子,你现在必须逃走,趁着还能来的急,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活在地下世界,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斯特洛加诺夫一愣,随即看了恰尔巴耶夫的腿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恰尔巴耶夫心中一暖,斯特洛加诺夫在这个时候还能想着他,也不枉费他的一番养育之恩了,只是,他却一点儿都不急,一脸笃定的说道:“你先走就好!放心吧,叶无双现在还没有足够的理由杀我,他……不会杀我,也不敢杀我!如果他朝着我举起屠刀,那他就不是叶无双,也不配坐在铁王座上了!你赶紧走吧,留在这里,才会影响我,我怕我……做出什么不理智的决定!”

    斯特洛加诺夫还是有些犹豫……

    过了半响,终于做出了决定,正准备说什么,但……已经迟了!

    小院外,一声断喝,登时二三百名端着自动步枪的黑衣武士冲了进来!

    是暗黑议会的人!

    百名武士簇拥下的,正是叶无双!

    “杀了!”

    冷冰冰的两字从叶无双口中吐出的时候,枪声……接连响起,此起彼伏!

    耳畔想着夺命枪声,斯特洛加诺夫却是忽然笑了,笑的很轻松,似乎……解脱了一般!单膝跪地,轻轻在恰尔巴耶夫干枯的手背上轻轻一吻,低声道:“教父,现在我走不了了,呵呵……不过这样也好,我就不用挣扎着做一个有可能让我后悔终生的决定了。”

    说着,站起了身,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指引他前进的老人一眼,淡淡道:“血鹰武士,要死也是战死!逃走,那不属于我们……”

    语出,字字铿锵!

    声落,长笑一声,大步朝屋外走去!

    (嗯……还差26朵花花第二次加更~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