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天下无不散筵席【月初狂求花】

    暗黑议会来势凶猛,可走的也急,堵死了马六甲海峡的无尽战舰顷刻间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了无穷无尽的恐慌。

    诚如叶无双所言,印尼……就是个小土狗!在暗黑议会撤离之际,屁都没敢放一个,更没有派出任何军舰阻拦!

    原因很简单,苏门答腊岛始一遭受攻击,印尼总统的办公室桌上就收到一份紧急文件,是他们的美国大哥发过来的,内容很简单,翻译成中文大概是这么一句话——一个猛男,毅然决然的砍断自己的胳膊,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这是一种很聪明的做法。

    呃……应该是“壮士断腕以全质”吧?

    美国佬的语言没那么多的内涵,反正,差不多是那个意思就行了呗!

    没有美国老大撑腰,印尼……说白了还真的就是只山上的土猴子,除了咬咬牙吞下苦果外,实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事实上,他们也知道自己这次踢到铁板上了,除了咬着牙挨打外,什么都不做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对于这次事件,美国政府也颇为无奈,印尼遭到打击,已经威胁到了他们在亚太地区的利益,若是换了别人,说不得他们就跳出来了!可偏偏,动手的是暗黑议会,一个和幕后掌控美国的众多家族保持良好关系的存在!

    打吧,估计连议会都不能通过,闹到最后就连美国总统都得被那些幕后的庞大家族给废了!

    不打吧,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经营了多年的印尼就这么给人灭了吧?

    于是,一个馊主意就出来了——让印尼忍,用最强硬的态度强迫他们咽下苦水!

    忍,是种智慧!

    嗯……一定是这样的!

    于是,苏门答腊岛就这么悲催的被美国佬和自家政府商量着给卖了,无数印尼猴子被炸成焦炭,茫茫大海,只留下一座战火熊熊燃烧的废岛在孤独的徘徊,遗落遍地的殇。

    ……

    只是,这一切已经不是叶无双需要关心的了。

    当叶无双乘坐暗黑议会的专机回到上海市空军训练基地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了,偌大的机场上空荡荡的。

    只有……一个站的笔挺的中年男子负手立于跑道旁!

    是许定国!

    一下飞机,叶无双便洋溢着笑容朝着自己这位外表2b,但内心实则颇为高贵的岳父迎了上去:“怎么就您一个人了?”

    “都走了,主席、你父亲、我父亲、还有我妹妹……他们都回京华去了!”

    许定国深深看了叶无双一眼,道:“马六甲海峡所发生的事情是警钟,足以把所有人都敲醒了!有些事情,有些关系如何处理,都应该有个新的章程,你觉得呢?!”

    话,虽然没说明白,但有些东西,需要意会!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东西就是如此,明明只是隔着一层膜,但最好还是别捅破的好!就像处女的那层膜一样,相信很多男人都很介意……说话做事也是如此,别说死,也别做死了,除非……不想和这个人再有什么瓜葛,那么……不妨一棒子打死,彻彻底底的打死,不留后患!

    说话做事留一线,留下那一线是个什么意思,就需要自己去意会了。

    尤其是年轻人,懂得意会,才能走的更高,更远。

    叶无双微微眯起了眼睛,仔细一琢磨,便明白了个大概,闭目沉思了良久,才终于笑了。

    或许……自己在和这个国家与民族的定位上从始至终都有些问题……

    这是祖国、这是自己的民族,力所能及之下,能帮就帮是应该的,但却……不该放弃自己的立场!

    暗黑议会终究是暗黑议会,是叶无双一家的暗黑议会,不是华夏的暗黑议会!

    关系,从新考量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对自己好,对华夏……也好!

    既如此,为什么又要组织华夏去改变这种关系呢?!

    轻轻一笑之间,蕴含了太多的东西!

    许定国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时间心中也是复杂无比。

    心胸豁达,腹有沟壑万千,对敌人狠,对兄弟义,对长辈敬,对亲人、爱人亲……

    一个成功者应该有的气度与修养全都有了,未来……不可限量,究竟能走多远,已经不是人所能猜测的了,头角峥嵘,一身铁血,注定是人上之人!

    这份素质……就连许四友都没有!

    许定国知道,经过这么多以后,这个男子已经跳出了迷惘,斩断了从前,看清了什么叫做家、国、天下!只是不知,这对于华夏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沉默了半响,许定国才抛开胸中对这个年轻人的忌惮和钦佩以及那纷杂的想法,从怀中摸出两封信递给叶无双,道:“这是我妹妹和女儿给你留的信,你自己看吧,我就先走了!”

    说着,最后看了叶无双一眼,低声道:“话说回来,你在印尼做的事情……真他妈的痛快!”

    言罢,大笑三声,扬长而去。

    叶无双苦笑着摸了摸鼻子,凝望着这位华夏出了名的2b将军,一时无言。

    这次的事情,或许最开心的就是华夏“铁血鹰派”的那群人了吧?九八年,印尼一叶,给了炎黄子孙触目惊心的伤痛,只是碍于当时形势,华夏无法出兵,但相信,每一个血性未息的华夏男儿都不会忘记那件事情,尤其是对于这些军人来说。

    暗黑议会一口气将无数印尼猴子屠了个鸟朝天,这事……怎能不大快人心?

    不过,叶无双也仅仅是无言一笑罢了,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心绪澎湃的感觉!有些仇,是国仇,当靠国人去报,而不是某些“英雄”去报!

    若不是事发突然,不受自己控制,这一次的英雄……他不想当!

    这……并不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国度!

    叶无双对这一点领教的太深了,英雄……向来都不得好死!若做好事的下场是死亡,他宁愿做尽天下恶事!

    ……

    夜风微冷,晴空已殁,唯留一许黑暗。

    叶无双深深呼吸了一口冷空气,心旷神怡……他喜欢这种环境!

    无声无息之间,轻轻打开了手里的两封信。

    第一封,是钢笔小楷,字迹清新隽永,很漂亮。

    这种字,曾经无数次出现在叶无双批阅的暗黑议会文件上,那是……许艾玲帮他批阅的。

    想起那个平日间威严无限,在自己身边又温婉动人的女子。叶无双嘴角就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一抹笑意,又有些愧疚……这段时间,烽火不绝,倒是确实冷落了这些自己所爱的人了。

    这封信上,话不多,也只有几句而已——此去后,京华等你归来。若去欧洲,切记小心,战场之上,刀枪无眼,还需多留个心眼才是,冲锋陷阵的事情,交给别人去做就好!江南一事,烟消云散,沿海数省天地已换,有太多事情需要解决,我便先离开了,你多珍重。

    叶无双看完后,心里暖暖的,没多说什么,打开另外一封信径自看了起来。

    呃……比起她姑姑的字迹,许平澜的字……就实在不敢恭维了!

    嗯……怎么说呢?很霸气!说的好听点儿那叫恣意挥洒,行云流水,说的难听点,简直他妈的就是抓了只虫蘸了墨水爬出来的!居然大小都不一样!

    仅仅看了一眼,叶无双顿时放声狂笑了起来——草啊!真他妈不容易,苦苦寻觅了二十几年的时间,总算他妈的找到一个字写的比自己都难看的了!

    叶无双想不明白的是,许平澜这妞儿咋这么没自知之明呢?字迹不好可以理解,但能不能学学自己的低调?一般来说能不写字就尽量不屑!可这妞儿倒好,明明字写的龙飞凤舞,连大小都不一样,可却偏偏学她姑姑装什么文艺女青年写信!女汉子就是女汉子吗,就该霸气侧漏!

    再看内容,叶无双花了好大劲儿才终于认出了那究竟是个什么字,顿时面色精彩了起来——叶无双,我草你!你给老娘等着,下次见面的时候老娘一定不穿军装,不穿军装,老娘只能是个女人,一个愤怒的女人!看你他妈的怎么给老娘扯立场问题!等着吧,搓衣板给你备着呢,到时候你不跪,我他妈跪!

    信至此,没了……

    叶无双摸着鼻子顿时苦笑了起来……搓衣板?那玩意儿还真没试过!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不过应该很**吧?

    ……

    看完之后,叶无双收起了两封信,扬长而去。

    离别当洒脱,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短暂的分别,只为下一次见面时的感动。

    (月初了,咱们居然连上榜的资格都没有啊……太悲催了这个……汗!兄弟们加把劲儿啊,14年这个开端不太好嘛~求兄弟们给力支持啊~现在开始统计,还差28朵花花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