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失踪的血手【三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说着,这头暴熊居然真的把另一只手朝着墨龙裤裆里探了过去!

    墨龙瞳孔急剧收缩,自己的**可是活着么大都没被一男人摸过!这回是真的再也不能在淡定了,看得出来,这头暴熊真的会把自己的蛋蛋一颗接着一颗捏碎的!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墨龙脑海里浮现出的居然是这么一副诡异的画面——在自己年少习武的时候,为了练手部力量,偷了师父走了好几十里地的山路才买来的草鸡蛋,放在手掌心里往烂捏,“啪嚓”一下,蛋壳直接就碎了,里面的蛋清、蛋黄什么直接就溅了满地……

    难道自己今天没能血溅疆场,却“蛋黄”洒满地了?

    当即,墨龙的眼睛就红了,眼眶都瞪裂了,两道殷红的鲜血自眼眶滑落,淌过面颊,说不出的狰狞,宛如一头野兽般吼了起来:“草你妈的,有种就杀了老子!”

    北极熊却是一点儿都不介意,咧着一张大嘴笑的很开心。.而教士也是一脸漠然,虎牙更是满脸笑容的在看好戏。

    他们……早就没了那种尊敬血性男儿的心理了,残酷的战争让他们的心坚韧如铁!

    不是说没有那种骨头硬的能让他们尊敬的人,而是获得他们尊敬的敌人全都死了!

    这么一来,竹叶青却是看不下去了,墨龙好歹也是青帮头号战将,虽然性格大大咧咧,而且比较贱,但却从来没什么坏名声,据说他反对青帮卖毒品,也禁止手下的人做皮肉生意,更不会欺负普通老百姓,反而对那些普通老百姓爱护有加……在地下世界这片分不清善恶的地方已经算是一个大好人了!

    种种作为,当得起汉子两个字!这些年为青帮南征北战,也算是威名赫赫……

    这么一个人,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在战场上将之杀死,就算是俘虏了,也应该给个痛快!这是对一个好对手最基本的尊敬,而不应该这么折辱人!当下,一声断喝:“够了!”

    登时打断了北极熊的动作。

    北极熊虽然不认识这个女人,但也看得出来……这是朋友!所以,倒是没有直接发飙,问道:“为什么?”

    “把他带给叶无双吧。”

    竹叶青理了理光洁额头上散落的青丝,淡淡道:“他追杀了你们的魁一路,你们的魁现在心里还有气呢,我觉得你们应该把他交给你们的魁处理,而不应该就这么把人玩死了!”

    北极熊没放下墨龙,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虎牙,虎牙耸了耸肩膀,道:“别问我,其实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老大身边的女人,具体是什么身份我也不清楚!”

    北极熊面色当即就变了!

    魁……自从回国以后……嗯,yd了许多……一般来说,只要是跟在他身边的女人,几乎都是被他上过的……

    那么眼前这位……是大嫂?

    “好吧,就把他交给魁吧!?”

    北极熊撇了撇嘴,一把将墨龙丢在地上,低声嘀咕道:“老大看上的女人咋都这么……丑?!”

    这话弄的虎牙和教士一愣,两人这才回头仔细打量起了竹叶青,登时发现……这个女人有一双很美丽的眸子……勾魂夺魄!而且身上的其他地方也是十分诱人,绝对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祸水!

    这样的女人……丑?

    两人有些不敢领教这熊瞎子的审美。

    这三个家伙的嘀咕,竹叶青自然听得到,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有反驳,那双勾魂夺魄的美眸深处,竟是隐隐约约有一丝向往……

    墨龙坐在地上缓了很久,才总算是缓过气儿了,有些复杂的看了竹叶青一眼,沉默了一下,忽然道:“谢谢,如果我还能活着,今日大恩,日后必定报答!”

    “先别急着谢我。”

    竹叶青没看墨龙,只是淡淡说道:“叶无双……可是一点儿都不比方才那几个人心软,你究竟是死是活现在还无法确定。”

    “我知道,不过我也知道,叶无双就算要杀我,也会给我个干脆,这是……直觉!”

    墨龙笑了笑,掸了掸衣衫,负手而立,没有半点儿要逃走的意思,他很清楚,自己根本没逃走的机会,傲然道:“大丈夫何惧一死,只要不辱人就行!”

    竹叶青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落入敌手……哪有不受辱的?

    换了别人,那是宁可受辱也要活着,可是这家伙……是宁死也不受辱!

    竹叶青忽然发现这家伙身上有股子中国古人才有的那种傲骨,虽然……外表是比较贱了点儿!

    ……

    吴兴夜总会内。

    北极熊和教士并肩走了进来,一捶胸,朝着叶无双鞠了一躬,齐声喝道:“魁,我们来了!”

    叶无双笑着点了点头,这才注意到了竹叶青押进来墨龙,脸上的笑容更盛了。直接绕过北极熊和教士来到墨龙身边,伸出右手食指挑起墨龙下巴,阴阳怪气的说道:“啧啧,瞅瞅这是谁?我们的墨龙小正太哦!哎哟……瞧瞧,这小脸这是咋了?看上去跟只熊猫似的,这是谁打的呀?他可真残忍,连这么萌的小正太都舍得打!”

    墨龙眼角抽了抽,一挺腰杆子,淡淡道:“叶无双,请你不要侮辱人,今天落在你手里,是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随便!”

    叶无双一挑眉,问道:“想求个痛快死?”

    “嗯”

    “你他妈做梦!”

    叶无双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随后一拳砸在墨龙脸上,墨龙只觉眼前一黑,直接就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草你妈的,王八蛋,这几天撵的老子满世界跑,老子让你嚣张!”

    叶无双甩了甩手,这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教士眸光一闪,忽然笑了,试探性的问道:“魁,您喜欢这小子?”

    叶无双耸了耸肩膀,淡淡道:“这是个人才,身手好不说,脑子也转的快,这些天追杀我的人很多,可就这小子能找到我,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可是不多啊!如此人才,若是不能为我所用,那不是很可惜吗?”

    “这可是个硬茬子啊!”

    教士看了倒在地上的墨龙一眼,道:“表面上看上去嬉皮笑脸的,可绝对是个硬骨头,要想拿下……没那么容易!”

    叶无双没回答,抬起眼皮看了教士一眼,忽然问道:“你见过熬鹰吗?”

    教士摇头,叶无双也没给出具体的回答,只是一挥手,道:“把他给我带下去,看守好了,老子要慢慢和他玩!”

    ……

    几个暗黑议会成员很快就离开了,一时间,整个一楼酒吧里只剩下了叶无双、苏樱雪、北极熊、教士、虎牙以及竹叶青几人,就连山猫的尸体都被人清理了。

    教士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可却有所顾忌的看了竹叶青一眼。

    叶无双眼观六路,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摆了摆手,道:“有什么话就说,她值得信任!”

    竹叶青眸光一闪,深深看了叶无双一眼,没说话。

    而教士在略微沉吟后,直接开口道:“魁……血手失踪了!”

    闻言,叶无双眼角抽了抽,心里却是情不自禁的想到了秦歌!

    这个女人离开了,走的悄无声息,叶无双曾经给血手打过电话,可暗中保护秦歌的血手手机居然关机了!只不过当时又恰逢苏樱雪出事,他根本没工夫详查。想不到……真的出事了!

    诡异,实在很诡异!

    难道……秦歌遭遇了什么不测?连带着血手也跟着挂了?

    这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登时就让叶无双有些坐立不安,上次东突事件后,秦歌就知道了血手的存在,也没明言反对什么,选择了默认,当是还让叶无双狠狠高兴了那么一会儿呢!可谁知……从那以后,两人就一起消失了,就像蒸发了一样,实在是太诡异了!

    沉默了一下,叶无双沉声问道:“有什么具体线索没有?!”

    “还没有!”

    教士叹了口气,道:“我们暗黑议会之人用的手机里都安装着一个信号发射器,就算是关机了也在运行,凭借着这个,我们找到了血手的手机!”

    说着,教士从怀里触出一个塑料袋,包裹着一个破破烂烂的手机,看样子分明是让人摔碎的!

    叶无双接过手机,面色有些阴晴不定。

    教士继续说道:“这部手机是在苏州一家酒店内的衣柜下找到的,事后我们曾经询问过酒店人员,那间房里确实住过两个女人,登记的人是一个叫李玫的女子,两人深居简出,很少出去玩。就在五天前吧,房间里忽然传来打斗声,当酒店人员上去的时候,里面已经空无一人,整个过程……不足五分钟!”

    不用说也知道那打斗声是怎么来的,绝对是血手在和人打斗!

    不足五分钟?!

    这说明了什么?那个人用了不到五分钟的就是放倒了血手!这是个什么概念?

    叶无双有些头大,这次……碰上高手了!这个世界上能在五分钟内放倒血手的人可没几个!叶无双只知道三个,一个是自己,另一个是拿着石中剑的爱丽丝,如果樱全力以赴的话,应该也能做到!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秦歌一定出事了!

    李玫,不就是夫人身边的那个私人医生么?在新加坡的时候,根据那位至尊财团的首席执行官张效武所说,和秦歌一起离开的,就是这个女人!

    这一切联合起来,只能说明——秦歌去了苏州,然后碰上了仇家,连带着血手和李玫全都出事了!

    叶无双眼角在抽搐,胜利的喜悦登时消失的一干二净,沉声道:“还有呢?”

    “再没有了!”

    教士苦笑一声,道:“我们的所有线索到此为止了!”

    “混蛋!”

    叶无双一拍桌子,怒喝道:“查,调集暗堂的一切力量给老子查!妈的,堂堂三阁四堂之一首领失踪了,居然就找到这么点儿线索,老子养暗堂的人是吃干饭的吗?告诉冷箭,如果这事儿他不能给老子一个交代,他就滚回欧洲自裁于铁王座下吧!”

    “是,魁……”

    发了一通火,叶无双才总算平静了一些,坐在椅子上,目光有些迷离。

    其实……他更担心秦歌。

    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是不让人省心,你说你他妈不愿意见老子就不愿意见吧,老子不去打扰你就行了,麻痹的你全世界到处躲个什么劲儿?

    一时间,就连叶无双都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滋味了,有些自责,怨自己在打不通血手电话的时候就因为忙碌放弃寻找,也有些恨,恨秦歌这个女人的桀骜和!

    (第四更比较晚,兄弟们先去睡觉吧,明天早上起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