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说法很多,你是哪种?【二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见叶无双这样子,许艾玲“噗嗤”一下便笑了,轻掩小嘴,方才的紧张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望着床上那个男人,眸中闪过一丝迷离,情不自禁的想到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的感情,真的要比男人特别……男人之间,瞬间的生死与共,就是一生的兄弟;可是女人则不然,她们的感情……可以在一种很平淡的环境下培养的很深很深,有可能,一起逛上几次街,她们之间就能建立起最基本的交情,然后联系相处上那么几年,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简称“闺蜜”!

    许艾玲、竹叶青和苏樱雪这三个女人,一起走过动乱的几天,本身就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如今这么一逛街,顿时发现对方有许许多多方面和自己相似,这么一结合,直接就成了闺蜜……

    闺蜜之间,往往是没有任何保留的!

    最起码,苏樱雪对竹叶青和许艾玲没有任何保留,居然直接带着这两个女人去了——情趣内衣店!

    当时,看着那一块块轻薄的小布片,许艾玲可是闹了个大红脸,却不料苏樱雪竟是一把拉住了正欲躲到外面的她,饶有深意的说道:“如果……你想拉住他的心,就要学会把你最美丽的一面展现给他!”

    他指谁?不言而喻……

    许艾玲愣了,随即将目光投向了竹叶青。.

    却不料竹叶青只是耸了耸肩膀,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不知道,但我所见过的男人,几乎都是下半身动物,要想拉住他的心,最起码得先拉住他裤裆里那东西才行!”

    许艾玲脸更红了,但是却罕见的没有躲到外面去,而是有些迷茫的睁着那双大大的美眸问道:“那……难道真要那个不可吗?”

    “天!你不是个性冷淡吧?”

    竹叶青无奈的一拍额头,道:“就那头色狼……你觉得不满足他裤裆里那玩意儿能行么?那可是个吃肉的,不是个吃素的啊!什么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狗屁!占有、从心到身体的征服……才是他喜欢的方式!”

    不得不说,竹叶青虽然和叶无双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对叶无双的评价简直就是一针见血!

    然后……也不知道几人怎么聊的,聊着聊着,许艾玲就决定在今晚把自己交给叶无双了,然后……她居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想不到的是,苏樱雪和竹叶青居然表示无条件支持,并且尽力给她创造条件……

    然后……两个女人甚至给她挑选了现在这身光是看上一眼就让人脸红心跳加速的装备……

    再然后……一回家,苏樱雪和竹叶青就直接消失的无影无踪,给她和叶无双创造了绝对的环境!

    ……

    一场艰难的抉择!

    想到自己做下的决定,又想到了那日两人决裂时的那种撕心裂肺,许艾玲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不那么紧张了。

    爱了就是爱了,于她这种女人来说,一生,可能也只会爱一次罢了,她不屑,也不会再将自己第二次交出去。

    既然性格就已经注定人生百年只能爱一回,那么……为什么不爱的轰轰烈烈,彻彻底底呢?

    许艾玲想到了那日叶无双一刀斩在二人之间后,自己做出的决定——拼上这一生,忘掉善恶荣辱,忘掉的世俗伦理,真真实实的爱上一场!哪怕是和自己的侄女抢男人,她也干了!

    这就是她的性格,敢爱敢恨,敢作敢为,华夏铁娘子,在感情上,同样不会犹豫!

    想到这些,许艾玲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就这么静静看着叶无双,很宁静,仿佛一位拈花而笑的女尊,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淡定而永恒的轻柔笑容,风华绝代的容颜和气质……

    一下子,就足以令世间三千粉黛了无颜色!

    叶无双此时也从那震撼中惊醒了过来,虽然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个大概,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激动,故意装蒜问道:“你这是……”

    “装蒜。”

    许艾玲似笑非笑的看了叶无双一眼,轻声道:“我要做你的女人。”

    说着,单手扶着墙,然后拉开了皮靴侧面的拉链,轻轻抬腿的瞬间,虽然双膝已经在竭力并拢了,但叶无双还是借着外面的灯光于电光石火间瞥见一抹漆黑。

    黑色蕾丝边……

    准确的说,应该是黑色小裤裤!

    上下一套的!

    叶无双顿时嘿嘿笑了起来,他喜欢女人内衣的上下色调一致,有一种协调诱人的美感。

    在叶无双看来,那种bra和内裤色调都不一致的女人,绝对是品味有问题——想想吧,一个女人在你面前轻解罗裳……首先,上衣没了,哇草,白色bra暴露眼前,配合着那大片雪白的肌肤,嗯……很纯洁,宛如冰山上盛开的雪莲花。

    然后,袜子脱掉了,嘶……好一双柔嫩美腻的玉足!

    再然后,打底裤脱了,妈呀……好一双修长圆润的**!

    最后,遮挡着最后阵地的羊毛短裙一脱……尼玛个弊,红色大裤衩?哇草,后面还印一蜡笔小新?

    白色文胸配红色大裤衩……这得多恶寒?想想那个心理落差吧,你还能有**么?

    所以……叶无双对许艾玲这搭配很满意,一个女人的品味,决定着她的魅力,有很多时候,可比一张漂亮的脸蛋儿来的更加有女人味……

    女人味=诱惑力!

    此时,许艾玲已经脱掉了那双长靴,登时,一双被网袜包裹的小脚丫子踩在地上,有种说不出的诱惑力,随后,轻轻一抬脚,“嘭”的一下踹上了门,摇曳着身姿朝叶无双走来,如弱柳扶风,最是那低头抬眸瞬间流露出的温柔,宛如一朵盛开的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这一步步走来,当真是女王范儿十足!

    此时,叶无双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有妞不上,大逆不道!

    随后,根本不给许艾玲反应的时间,待得女人走到自己身前不足一米的地方时,伸手就把女人揽入怀中,随后一翻身就压了上去,近乎狂乱的吻了上去。

    如果非要叶无双此时发表什么获奖感言的话,那就只能是——在你瞌睡的时候送来一枕头,怎一个爽字了得!?刚刚还在yy这女人呢,这女人就立马送上门来了,简直比宋江还及时雨!

    红帐翻滚,衣衫乱舞,很快,两人就“坦诚”相对。

    最后一刻马上就要到来,虽然许艾玲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在这最后关头,还是不自禁的紧张了起来,娇躯都在轻轻颤抖着。

    叶无双自然也察觉到了女人的异常,不过这方面,他可是老油子了,哪里会有半分慌乱,嘴角不禁浮现出一抹笑意,伏到女人耳畔低声道:“知道……我们做的事叫什么吗?”

    许艾玲一愣,那双已经满是水雾的朦胧眸子闪过一丝不解,不知道叶无双为什么问这么白痴的问题,不过这话让她怎么回答?索性直接把回答权丢给了叶无双:“叫什么?”

    “这个可学问大了去了……”

    叶无双朗声一笑,一脸猥琐,挤眉弄眼的说道:“这事儿啊……文艺小青年叫它xxoo,工人叫它活塞运动,生物老师叫它本能,物理老师叫他摩擦生火,英语老师叫它ml,文人叫它共赴巫山……至于农民工嘛,就叫它草比。”

    一长串……直把许艾玲说的一愣一愣的,可怜这一代官场铁娘子,活这么大谁敢对她说这些?直接就被唬住了,愣了半天,“噗嗤”一笑,俏脸满是红晕,有种惊人的美丽,魅眸开阖间水光朦胧,轻笑着问道:“歪理倒是很多,既然说法这么多,那你又是哪种呢?”

    叶无双一咧嘴,道:“我就一俗人,和农民工一样!”

    许艾玲登时就有些受不了了,那么多说法,干嘛选择那么粗俗的一种?狠狠白了男人一眼,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娇喝道:“你给我滚下去,谁要给你草……”

    说着说着,许艾玲说不下去了。

    而叶无双眸中则闪过一抹红光,这话……有点儿太刺激了,尤其是从许艾玲的嘴里说出来!

    有时候,语言的魅力,无限大……

    此时,许艾玲已经不在那么紧张了,时机已经成熟,傻比才愣着!

    叶无双不是个傻x,所以,他动了,电光石火间,腰身一沉。

    一声痛呼,几点梅花落……

    许艾玲欲哭无泪,总算明白叶无双为什么说这些了,不就是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不再那么紧张么?

    不紧张了才好下手嘛,要不然一疼还不得直接踹开他啊……

    想不到……自己也三十好几的人了,居然就这么被一个男人哄着哄着,就把身子给哄了去……

    (友情提示:请带着一颗yd的心阅读,你会获得更大的嗨屁~友情再提示:看完请投花花,做人要厚道,兄弟们看的嗨屁了,不能让老楚夹着pp写书吧?菊紧啊~如果花花再不涨,肯定月末得被白菜干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