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看似无情实有情【一更求花】

    吴兴明珠顶层,一件豪华到极致的总统套房。.

    饭后,叶无双便带着苏樱雪、竹叶青以及许艾玲回到了房间。好吧,千万不要想歪了,叶无双可没打算玩什么大被同眠的游戏,这总统套房里有好几个卧室呢,足够四个人分开住了。其实要说做某些嗨屁的游戏的话,和许艾玲叶无双倒是不怎么介意,两人之间除了那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捅破以外,从某种意义上已经算是有亲密关系的男女了,最关键的是竹叶青啊,这娘们可毒的厉害来着,打死叶无双也不敢和这个女人发生什么亲密关系,谁知道会不会被太监掉啊?已经从安吉丽娜身上狠狠体会了一把毒妇是怎样炼成的以后,叶无双对于这种剽悍到没上限的女人现在是心有余悸。

    水晶吊灯,红地毯,柔软舒适的沙发……

    这总统套房,装潢的简直和皇宫没什么区别!

    好吧,虽然这种金碧辉煌的装饰有些刺眼,但叶无双还就他妈喜欢这种感觉!有钱就是有钱,别到处显摆就行,生活质量上还是得重视的嘛,很明显,这种金碧辉煌的感觉比朴素更加让人有成就感,别拿品味什么的说事,嫌俗的那只能是*裸的嫉妒!

    洗了个澡,穿着浴袍径自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随手倒了一杯波尔多红酒,一边抽烟,一边享受着美酒,叶无双当真是惬意到了极点,因为连续作战逃亡而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咚咚。”

    沉闷的敲门声传来,叶无双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了来人是谁,当即朗声道:“门没锁,自己进来吧!”

    不多时,一个金发男子就走了进来,身上穿着一套黑袍,赤着上半身,不是虎牙又是谁?

    只是,此时的虎牙脸上已经没了平时那醉人的笑容,而是一脸沉重,手里捧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横搭着一条叠的整整齐齐的白毛巾,在那白毛巾上,放着一把一场锋利的大马士革军刀和一块黑铁令,令牌上只写着一个字,是汉字——电!

    步态沉稳的走到叶无双面前,而后……虎牙竟是“噗通”一下单膝跪倒在地,高高将那铁盘子举过头顶,沉声道:“魁,是我害死了几百兄弟,打乱了您的全盘计划,以至于您被困华夏江南,请您处罚我!”

    叶无双没说话,只是有些复杂的看着这个从欧洲开始就追随自己南征北战的下属,其实……在他心中,七铁卫又何尝只是他的下属?更是他的兄弟啊!这些人,伴他走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若是换了别人,他现在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拿起那柄大马士革军刀割断其脖子,但是换了虎牙……他下不了那个手!

    此时,听到客厅里的动静,苏樱雪、竹叶青和许艾玲三个女人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见此一幕,顿时一声轻呼,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小嘴。

    苏樱雪也是被这一幕惊住了,不用问也知道那跪着的汉子是个什么意思了,一步上前,似要劝阻叶无双,却被许艾玲一把拉住了。

    苏樱雪不解的看着许艾玲,许艾玲脸上却浮现出一抹的苦笑,轻声道:“一直听说暗黑议会家法严苛,但凡是有犯了错,或者是有了什么本不该出现的失误的人,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苏樱雪更不解了,不禁低声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是暗黑议会的规矩。”

    许艾玲苦笑一声,有些复杂的看了那盘子里的那块黑铁令的一眼,轻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男人就是暗黑议会麾下三阁四堂里的电堂之主,绰号‘虎牙’,也是叶无双手底下最能征惯战的大将之一,见证了叶无双成就暗黑议会那段波澜壮阔的征途。虽然不知道他具体犯了什么错,但看那天劫狱以后叶无双的表情,也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小错!呵呵,想不到,暗黑议会的法……就连七铁卫都逃不过啊!他今天就是来为自己的犯下的错赎罪来了,如果……如果叶无双真要杀他,就会用他盘子里的那把刀割断他的喉咙,然后收回那块令牌,寓意……他的忠诚到此为止!”

    说到这里,许艾玲轻声一叹,道:“电堂之主啊……呵呵,多少小国的领导人见了都得卑躬屈膝的一个存在,想不到居然如此死忠于无双……也不知道无双会怎么选择,真要杀掉这个男人,怕是暗黑议会将出现有史以来最大的人事变动,七铁卫……铁王座下永不垂落的勇士,难道真的要有一个人折在中国了吗?”

    而苏樱雪,此时面色也彻底变了!

    许艾玲看了苏樱雪一眼,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阻止你了吧?这是暗黑议会的家事啊,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无法而国不立,虎牙既然犯了错,就得付出代价,至于他会付出多大的代价,就得看无双的了,这事儿……你我不方便多说什么啊!”

    许艾玲的话,苏樱雪懂,可就是不忍心,那个虎牙看叶无双时的目光她也注意到了,简直就和八年前的叶无双看那飘扬的国旗时的目光一般无二,那是一种愿意献上一切的忠诚,包括生命!

    1号啊1号……你难道真的会杀掉一个赤忠于你的人么?

    ……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叶无双面沉如水,也不说话,总之……很压抑!倒是虎牙很轻松,也很豁达,似乎根本不知道他这么做究竟意味着什么!

    沉默了许久,也不知道是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叶无双忽然笑了,轻声道:“我为什么要处罚你呢?告诉我,你有什么错?”

    虎牙一愣,情不自禁的抬起了头,脸上写满了错愕,张口正要说什么,却被叶无双一挥手打断了。

    “其实,真正错的是我啊!下达不反抗命令的是我,也是我小觑了苏家和萧家,现在的一切……全都是因为我的自负一手造成的!”

    叶无双舔了舔嘴唇,看着虎牙时候的目光也渐渐阴沉了下来,冷冷道:“你现在给我来这么一出,是想提醒我我犯了错了,也应该按照议会的规矩接受处罚吗?”

    “没有……”

    虎牙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轻轻垂下了头颅,别人看不见的角度里,眸中溢出一丝泪光。

    现在这情况……如果他还不知道叶无双究竟是什么意思的话,那他就白活了!

    诚然,造成现在这局面,叶无双有责任,但他虎牙就没责任吗?如果不是他很嚣张的大摇大摆的闯海关的话,会被苏家逮着空子把人扣下么?说白了,也是因为他太自大了!

    叶无双现在把所有错一口气揽到自己身上,其实是爱护他啊……七铁卫犯错,会被制裁,但暗黑议会之主犯错,谁他妈敢制裁?

    暗黑议会,终究是暗黑议会之主一人的议会!

    叶无双上身往前探了探,淡淡道:“从今日开始,无论见了谁,无论和谁说,这件事情……都是我叶无双犯的错,和你无关,明白吗?!”

    虎牙点了点头,从始至终都没抬头,他不想让人看见眼里的泪水——叶无双的意思,他明白,众口悠悠,如果他虎牙犯了错而没受惩罚的话,势必会被人指指点点,到时候,这个铁卫也就别想干下去了,千夫所指,无疾自终啊!

    叶无双这是把所有的罪都揽到自己身上了啊!

    一个敢为小弟扛事的老大,这个世界上有几个?

    而许艾玲见此一幕,嘴角不自禁浮现出一抹笑容,自己果真没看错人——这个男人,看似无情,实则有情,而且他的情,远比一般人炽烈,只不过被雪藏在心底罢了!

    (打赏似乎够数目啦,今天加更,顺便喊嗓子求花花啊,兄弟们有花的就甩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