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钱六指【二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湖州,东邻上海,南接杭州,西依天目山,北濒太湖,与无锡、苏州隔湖而望,地理位置很好。.

    可就是这么一块儿宝地,青帮却从始至终没能拿下来,原因很简单,这儿盘踞着两个规模不是很大,只有千八百号人左右,但却都是一伙儿亡命之徒的帮派——潮州帮和湖州帮。

    潮州帮是外来帮派,都是广东来的人。而湖州帮则是一个本土帮派,也就是改革开放以来才出现的,成员多是江浙民系,因为敢打敢拼,在浙江倒是也算一方霸主了!

    青帮曾经数次围剿湖州,想夺下这块儿宝地,但都失败了,损兵折将无数,就连上一任老大都被潮州帮派出的一个浑身绑满雷管儿的狠人给炸飞了,据说事后青帮在事发地点找了好几天,结果只找到那位倒霉的青帮老大一条腿,没办法之下,只能先把那条腿入土为安了……

    从那以后,对于湖州这块儿地方,青帮是闭口不言,实在是让打怕了啊,让北方的洪门好生嘲笑了一段时间。

    ……

    湖州,吴兴区,凤凰街。

    一路无话,山猫带路,很快车队便来到了一个叫做吴兴明珠的夜总会门前。

    一声令下,三百多号人直接跳下了车,满身血腥,差点儿没把看门的两个小弟给吓死,只以为是砸场子的来了,当即惊呼一声就朝里面跑去了。

    见此一幕,叶无双摸了摸鼻子,道:“山猫,你这位老朋友的兄弟……这胆子可真不咋地啊?!”

    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弄的山猫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不是说潮州帮都是一群亡命之徒吗?怎么这俩看门小弟怂到这地步?

    “估计都是些外围小弟,没胆子也可以理解,碰上咱们这架势,别说一个矮骡子了,就算是正规军的士兵都得吓尿了。”

    山猫苦笑一声,道:“走吧,咱们先进去吧,两三年没见老a了,还真是怪想念这家伙的。”

    说着,一行人就直接走了进去。

    此时正是白天,这夜总会里面也没什么人,虽然看上去冷冷清清的,但那金碧辉煌的装饰还是给人一种纸醉金迷的感觉。

    叶无双一屁股坐在舞池下的一个卡座上,径自燃起一支烟默默抽了起来。

    “蹬蹬瞪……”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登时所有暗黑议会成员眉毛就立了起来,不动声色的分散开了。

    “谁他妈要砸老子的场子?!”

    人未至,一声虎吼倒是率先传来了,却见,无数提着砍刀、钢管、甩棍的汉子从上面一口气涌了下来,其中有许多还穿着服务生的衣服。

    这种现象在很多酒吧都很常见,只要是在酒吧当过服务生的都知道,在进入岗位以后,老板就会告诉你一些信息——比如,钢管、甩棍什么的在哪个酒柜里藏着,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抄家伙,如果你要是不敢的话,那么你也就可以和这份工作说拜拜了。

    当然,这也只是在一些涉黑的酒吧里有,也有许多正儿八经的酒吧夜场没这种现象。

    这“呼啦”一下子,大概涌出二百来号人,成环形将他们包围了起来,不过暗黑议会的成员却是看都不看这些人一眼。以他们的身手,就算是受伤了,要空手夺白刃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根本就没把这些人看在眼里、至于那些特种兵,就更加轻松了,废话,老子腰里别着枪呢,还怕你个玩刀和甩棍的?

    不多时,一个寸头汉子就从楼上下来了,只穿着个背心和红色三角裤衩,左手提着一把斩马刀,不是那种由唐代的横刀演变来的宋代步战斩马刀,而是仿陌刀造成的那种明代步骑两用的大长刀,刀身呈弧线,细窄,外形姿态很接近日本刀,是镐造刀。

    虽然这个穿红裤衩的汉子造型有点儿雷人,但这家伙在刀上还是很有品位的!叶无双一辈子见过很多好刀,排除龙牙、大夏龙雀等不可复制的神兵外,最牛叉的刀应该就是日本武士刀了,接下来就是唐刀,斩马刀虽然见过无数,但说实话,叶无双觉得那刀血槽不深,除了锋利以外,没啥优点了,不适合捅人放血。

    可是这汉子手里的这把斩马刀……实在是牛比,就连叶无双看着都心动,而且明显精细淬过,估计就是撞上日本武士刀也能一口气削断!又长又锋利,血槽还深,根本他妈就是给那种勇力惊人的杀神准备的,抡着这刀冲进人群里转上两圈,估计他妈最少能看似十几人,全是削脑袋的!

    光是这把刀,也值个二三十万!

    有时候,看人气息也能看出这个人的性格,一看这汉子的模样,叶无双就知道这绝对是个非常剽悍的主!

    “他就是钱六指,也就是老a。”

    山猫弯着腰在叶无双耳旁说道:“你看他右手,只剩下大拇指了,那是以前被俘时候给敌人切掉的,所以道上人们都叫他钱六指。”

    叶无双点了点头,没说话,只是翘着二郎腿静静看着这风风火火汉子。

    此时,钱六指已经冲了过来,不过直接就愣住了,盯着山猫仔细看了两眼,顿时一拍额头,叫道:“哎哟,是山猫大哥啊!我草,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嘛!”

    说着,哈哈大笑一声,就那么穿着个红裤衩一步上来就和山猫来了一个拥抱。

    看两人模样就知道,这两人情谊很深,虽然是一声大笑,但那笑声里所蕴含的东西但凡是有生死兄弟的人都能听出来。

    待得两人放开的时候,山猫才一指叶无双,笑着介绍道:“1号,也算是和我同生死共患难过的兄弟!”

    老a一咧嘴,几步走到叶无双面前,一下子把刀插在地上,伸出左手笑道:“老a,多指教!”

    这家伙一往叶无双身边站,叶无双顿时就微微皱起了眉,因为他闻到一种浓郁的女人的味道……嗯……准确的说,是某种女性分泌物的味道!

    当下,不禁打量起了这钱六指,却见,在其六块腹肌棱角分明的肚皮上,很明显有那么一些透明的薄痂……

    嗯,有那么极少数女人在gao潮的时候,会喷出那么一些东西……很明显,这家伙肚皮上的应该就是那玩意儿了!

    再看这钱六指的造型,不用问也知道,绝对是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

    叶无双苦笑着和对方握了握手,握住对方那粗糙大手的同时,心里却是一个劲儿的嘀咕——妈的,这家伙应该没爱爱前抠抠的习惯吧?要不可就恶心了去了。

    一番热络后,钱六指才挥退了手下,看了山猫一眼,问道:“山猫,你突然来找我是有啥事儿吗?”

    山猫深深看了这汉子一眼,沉默而来一下,点头道:“不错,是有一件事情。”

    “啥事,说吧!咱们兄弟之间还用来这套嘛!”

    “还记得你欠我一条命的事儿么?今天我来……就是让你还那条命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