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官匪不两立【二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见叶无双一直都是面色阴晴不定,就连许定国都有些急了,一拍手,道:“你倒是开口啊!这事儿……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沉默了良久,叶无双才一咬牙,狠狠道:“行,我应了!这事儿……我欠你个人情。.”

    许定国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朝着一旁一名身高一米八左右,穿着迷彩作战服的汉子招了招手,那汉子顿时一阵小跑过来了。

    许定国顿了顿,这才对那汉子说道:“他就是叶无双,从今天开始,你就带着你的人跟着他,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你也可以称呼他为1号,明白吗?!”

    “是,将军!”

    那汉子朗声一喝,随后一个后转,对着叶无双就“啪”的敬了一个军礼,凝声道:“山猫报道,请1号指示!”

    1号,一个令人神往的称呼!

    也是一个非常狂的代号,在华夏,也只有一些军区首脑或者是中央军威的头儿才有资格称之为1号,但这,就是叶无双的代号,而且当初在异能组的时候,也没人敢多说什么,只因……1号,就是华夏军中战无不胜的战神!光这一点,就足以让那些士兵心甘情愿将他奉为真正的1号看待。

    只是,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

    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不可能回来了,那峥嵘的青春,那伤感而苦涩的岁月,终究是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岁月的沧桑,已经摘去了他头上的辉煌,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华夏军人了!

    叶无双眸子里闪过一丝怀念,还有一丝伤感,任何一个在部队中生活过的人,这辈子也不会忘掉那青春激昂的滋味!沉默了一下,终究还是没伸出那只缩在袖子里的手,还上一个军礼,只是淡淡说道:“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军人了,所以,不必朝着我敬军礼。”

    山猫一愣,随即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见这些下属还算乖巧,许定国也就放心了,哈哈一笑,拍了拍叶无双的肩膀,这一次,叶无双没躲。脸上的笑容也不禁更加浓郁了几分,道:“好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这一次我是秘密出来的,离开的太久不好!”

    叶无双一愣,问道:“不到里面坐坐了?!”

    在那小木屋里,可是还有许艾玲呢,总归是的许定国的妹妹,难道来了也不去见一面?

    “没什么好坐的。”

    许定国笑了笑,压低了声音,道:“今天这件事情注定不能被外人知道,就算是老爷子和我妹妹……也不行!”

    叶无双会意,也就不多说什么。

    临别之际,许定国上车前,忽然拉着叶无双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也挺怨艾玲的,不过看在我面子上,就不要为难她的工作了,她也是履行自己的职责,是不得已而为之啊,看在我们老许家和你关系还算融洽的份上,你就别给她难堪了!”

    虽然和叶无双相处不深,但许定国也知道这是个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人,许艾玲昨天干的那事儿肯定让他心里不是很痛快,以叶无双的性格,要是往后了不整许艾玲才真的有鬼了呢!

    可惜,许定国不知道的是,两人之间已经不仅仅是工作上的纷争了,而是背叛与信任的问题!

    叶无双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只是和许定国告了声别,而后便就这么站在原地目送着许定国离去,心里却是无声一叹。

    是啊……她只是在履行她的职责,可这,正是两人之间无法缓冲的地方!

    心有点儿乱,叶无双不禁狠狠甩了甩头,将那混乱的念头驱逐出脑海,而后一把将自己身边的山猫拉到身旁,低声道:“一会儿你就带着你的人上车离开这里,最好弄出你们其实已经跟着许将军走了的假象,明白吗?”

    山猫一愣,面色多多少少有些不好看。

    叶无双一见这汉子如此表情,哪里还能猜不到对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忍不住在对方胸口捶了一拳,笑道:“麻痹的,瞎j8想什么东西呢,老子又没让你去干掉老许,你他妈脸绿个什么劲儿?老子只不过是让你做戏而已,做戏,明白吗?!”

    山猫面色这才好看了一些,只不过看着叶无双的时候,多多少少有些不好意思。

    叶无双却是没想那么多,不留痕迹的从兜里拿出一张卡塞到山猫手里,道:“你们这几天的费用都在这里面,密码三个六三个九,需要什么都由你负责,可这劲儿的给老子刷,好吃的好喝的尽管来,千万别亏着兄弟们,明白吗?!”

    山猫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就是一个纯粹的军人,让他收钱,真有些做不出来,总觉得跟贪污受贿似的。

    叶无双眸子里却是闪过一抹欣赏,中国的官员或者是军人如果都能像这汉子一样那该多好?办的都是实事,不会打官腔装犊子,弄的自己很了不起似的,其实也就他妈一傻比!真要那样,以华夏的潜力,不用说百年崛起之路了,五十年就他妈能干的山姆大叔跪了!心里也是有些喜欢这汉子了,那是一种单纯的欣赏,笑着在山猫肩膀上捶了一拳,道:“别跟老子整那些客套的,没意思,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兄弟们给我办事,总不能亏着兄弟们不是?!”

    见山猫还是有些犹豫,叶无双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我说你这人……好吧,话我也不妨和你说直了吧,你看我现在这样子和你们将军那态度,也应该知道这一次干的是些什么买卖了!虽然是为了华夏,但兄弟们也是人,要上战场了多享受几天也是个罪?你就给我收好了,这是命令!”

    这么一说,山猫倒是不再推辞了,他不傻,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啥事儿,但肯定不小,丢掉命很正常!

    人他妈都要死了,多吃吃喝喝点儿,多玩俩娘们……过分吗?一点儿都不过分!

    叶无双这才笑了,再次压低声音,道:“一会儿离开这里以后,你们就去希尔顿酒店先住下,然后去买点儿便装,把这军服换下来,这玩意儿玩命的时候是方便,但实在是太抢眼了,影响大了不好,明白吗?今天白天你就先带着兄弟们放松放松去吧,晚上有活儿干,到时候我去找你!记住,兄弟们里还有处男的都他妈给找个小姐!哈哈……”

    山猫也是莞尔一笑,知道叶无双是开玩笑,觉得这老大似乎也不错,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朝自己手下的弟兄招了招手,登时就带着一大帮子人“呼啦”一下上了停在一旁的悍马,紧随许定国之后,扬长而去。

    从始至终,叶无双和山猫都是背对着那小木屋的,许多小动作里面的人根本看不见,究竟是在防着谁,用屁股想也能想明白!

    就像许定国说的,两人这次合计的事情,就算是对着亲妈都不能说。

    ……

    这完这一切后,叶无双直接便回了小木屋,却见许艾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止住了哭泣,除了眼睛红红的以外,竟是再无异样,甚至就连眉宇之间那股威严都已经恢复了,哪里还有方才半分柔弱的样子。

    叶无双看都没看这女人一眼,直接躺倒在床上闭眼就睡,倒不是能睡得着,而是心里默默盘算着今天晚上的事情!

    见叶无双这样子,许艾玲心里疼的厉害,咬了咬唇,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推了推叶无双的肩膀,道:“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心里,总是还是有些希冀的,希望男人只不过是一时之气。

    叶无双睁开了眼睛,深深看了许艾玲一眼,淡淡道:“没什么真不真的,我也是刚刚才明白过来,你我之间根本不可能是一路人,你是官,我是匪,官匪不两立,道不同,不相为谋!”

    说着,再次闭上了眼睛。

    而许艾玲则轻轻转过了身子,她不想让男人看见自己那已经咬破的唇和眸子里不断落下的眼泪。

    是啊,官匪不两立,身份就已经决定了他们两人在彼此生命的位置——最多最多相安无事,不成为敌人就已经再好不过了,做朋友……甚至情人,根本没那个可能!

    说这些话的时候,叶无双很平静,许艾玲不是个傻子,自然看的出来,叶无双说的绝对是真话,一个人只有在说真话的时候才会那么坦然,也只有在彻底觉悟了以后才会那么平静!

    只是……若是许艾玲看的再仔细点,或许会发现叶无双眸子深处那一闪而没的痛楚,那是一种深沉的痛楚和哀伤……

    有时候,错过就是这么简单,稍微一个不注意,就可能错过了。缘分这东西,就是如此,跟看书一样,看得不经意会错过,读的太认真,又会流泪。

    (兄弟们……太绝情啦,一朵花不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