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缘起缘灭,无奈情深【五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没有反抗,没有躲闪,许艾玲就这么轻轻闭上了眼睛,昂着臻首,准备用那柔嫩的脸蛋儿来迎接比狂风骇浪更加可怕的一击!她见识过叶无双的力量,也知道这个男人一旦动手,就绝对没有手下留情这么个说法,更知道,这一巴掌要是抽实了,就算是当场被打的皮开肉绽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可许艾玲打算承受,这是她欠他的!

    等了许久,那巴掌终究是没有落下来,当许艾玲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一双深邃的几乎把人吞噬的眸子尽在咫尺,几乎都快贴到她脸上了。

    那一巴掌,叶无双终究还是没抽下去,就这么蹲在女人面前,眼神很复杂,沉默了良久,才淡淡道:“我以为……我们已经是自己人了。”

    自己人,是不应该帮着别人来算计自己人的!

    叶无双忽然笑了,笑的有些嘶哑,道:“我发现我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幼稚的会去相信一个政客,居然把一个政客当成了自己人,实在是……太幼稚!”

    言罢,霍然起身,正欲推门离开,却发现裤管被人拽住了,是一双白皙纤长的手,攥的很用力,甚至连指关节都有些发白。

    许艾玲就这么死死攥着叶无双裤脚,咬着嘴唇,很用力,居然有一抹刺眼的嫣红在唇上绽放,只是一个劲疯狂的摇着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情绪失控的这么厉害,只知道,男人这一步要是踏出这个门,那恐怕这辈子两人都回不到从前了。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许艾玲居然想到了叶无双对苏樱雪的疼爱,以及苏樱雪在三生石前的那一段自言自语,恍然间似乎有些明悟——这是一个极端自负的男人,他要的,永远是一个愿意陪着他六道轮回的女人,而不是一个会算计他的女人……

    其实,许多枭雄式的男人都是如此,他们只会疼爱那些信得过的女人,一个会算计他的女人,留在他身边……他会睡不着。

    叶无双负手而立,皱了皱眉,抬头道:“放开!”

    “不放……就不放!”

    许艾玲疯狂的摇着头,满头青丝乱舞,说话时,声音已经开始发颤:“你打我吧,只要能消气,你打我吧……我不怪你!”

    叶无双低头看了这女人一眼,眸子很冷漠,淡淡道:“何必呢?从始至终,你都很清楚你的阵营,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要挤到我这里?这是间谍,你知道吗?!当我把我的打算告诉你,你却将之完完整整的告诉别人那一刻起,于我而言,你就是间谍!”

    “没有……”

    泪水朦胧了视线,更是让许艾玲有些看不清男人,似乎觉得这个男人正在一步步远去一般,那种感觉……让她心里发慌,拽着叶无双裤管的手更加用力了,道:“我只是不想看见生民涂炭而已,真的没有故意泄露你行踪的意思……”

    “对啊,你只是不想看见生命涂炭而已。”

    叶无双嘴角掀起一抹弧度,有些苦涩,轻声道:“我就是一个恶魔,是一个只知道杀戮的刽子手,而你呢?你是华夏的一部之长,是高官,是爱民如子的好官!咱们,天生就不是一条路上的,可笑我居然还把你当成自己人,殊不知,这世界上最难改变的就是立场。你的立场,我改变不了,所以……还是各走各的吧!”

    语落,猛的一抬腿,却听“嗤啦”一声,那块被许艾玲拽着的地方直接被扯烂了,只留下一块巴掌大的白布在许艾玲手上,推门大步离去。

    “嘭”的一声,门关上了。

    瞬间,许艾玲只觉浑身力气全都被抽去了,有些无力的靠在门上,眼泪宛如断了线的珠子滚落脸颊,只是盯着那块留在自己手中的破布一个劲儿的看,眸光……有些呆滞,脑海中却是不自禁浮现出的两人相处时的一幕幕。

    第一次见面,他*着自己走过血之朝圣路,一脚踢倒神像,自己坐在了神的位置上,很狂妄。对于那种狂妄,许艾玲有些火大,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很霸气,有一种气吞河山、为我独尊的霸气!

    ……

    杭州机场,一骑当千,以一己之力,将数百青帮成员永远的留在机场冰冷的跑道上。飞机上,那生死之间,一笑就成永恒!那一天,这个男人让许艾玲知道,原来人生真的可以这么刺激,这么精彩!

    ……

    再后来,青帮围困西湖国宾馆,这个男人背着自己纵横敌阵,无人可樱其锋!从那十层高楼跃下时,许艾玲看到了这个男人的恐惧,短短二三十秒的时间,两人一起经历了一个生死轮回,那种生死相依的感觉,很好!也在那个晚上,许艾玲说出了许多她想都不敢想的话……

    ……

    两人相识时间不长,直到男人一脚甩开她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影子已经永远的烙印进了她心里。

    来的很快,走的很快,却是那般深刻!

    情之一字,就是如此奇妙,根本不能以时间来计算。有的人,遇见便已相恋,牵手就是一生;有的人,面对面相互看上对方一辈子,也仍然觉得怎么看对方怎么别扭!

    望着手里的那块破布,许艾玲已经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只知道,从今天开始,两人已是陌路!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弄的苏樱雪和竹叶青都有些猝不及防,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已成定局!当下,两人看着许艾玲时的目光,也就无限复杂了起来,她们怎能看不出……许艾玲其实动情了,而且用情至深!是那种……根本没有经历过爱情,一旦动情,就不知道深浅,一个劲儿往里陷却自己不知道的类型!

    这种情,一刀斩断时,让人受不了!

    望着这个仿佛丢了灵魂的女人,就连竹叶青这种心志坚韧的人都觉得有些不忍心。这还是华夏那个铁娘子吗?分明就是一个心伤透了的小女人!

    苏樱雪看着许艾玲,目光有些复杂,沉默了一下,忽然道:“他……说的不错,你和他……真的不是一路人,你一天是华夏的官,就一天不可能是他的同路人!”

    许艾玲咬着唇,没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拿袖子擦干眼泪,轻轻将那块碎步叠了起来,叠得很认真,也很小心,然后踹到了衣兜里,这才抬起头,问道:“苏……那些照片……你还留着吗?”

    苏樱雪一愣,点了点头,从裤兜里摸出一沓照片,这些都是前两天游玩时几人拍下的合照,即便是逃亡时候,她都没忘记放到身上。

    虽然苏樱雪也很珍惜这些,但还是将之递给了许艾玲,她知道,这个女人只是想留个念想。

    “谢谢!”

    许艾玲轻轻说了一句,有些颤抖的看了看照片,为首第一张……是在西湖畔,一个男子咧着一张嘴笑的很灿烂,一手搂着一个绝世美人,左边的女子笑靥如花,亲密的从后面搂着男人的腰,而右面的女子却似乎没那么自在了,一个劲儿的盯着男人放在自己腰部的手看,双手抱胸,面色很不自然,眉宇之间,没有快乐,倒是满是威严。

    那张威严的脸,此刻在许艾玲看来,那般刺眼!如果……也能笑若桃花的话,那这张照片就完美了!

    忽然间,许艾玲觉得自己有些愚蠢,为什么当时不笑一笑呢?为什么当时不好好珍惜一下那段短暂而快乐的时光呢?为什么……为什么昨天夜里要手贱的打那个电话呢?

    可惜,没人回答,时光不可能倒退,错过了的就是错过了,做错的就是做错的,一定会付出代价。

    只是这个代价……是否太沉重了?葬掉了一世唯一的情,虽然那是一段本就不该发生的情。

    看着这张照片,不知不觉间,泪湿了眸子,“啪嗒啪嗒”不断打落在照片上,溅开一朵朵花,有些凄冷。

    (五更啦……兄弟们,求花花啦求花花~哦呵呵呵,,明天继续五更!~这大周末的,老楚不去玩还在码字,兄弟们不觉得感动么?感动的话就花儿甩起来,赏赐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