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 岳父驾到【四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灵隐寺后山,一间小木屋,这里就是叶无双和许艾玲等人暂时的安身之处了。.

    小木屋很简单,大概就是几个人就能搭建起来的那种,外面青竹排在一起,里面是木板,虽然简陋,不过在江南这地方,倒是也足够了,最起码这里没有北方的凛冽朔风,在现在这个季节呆在里面也不至于太冷。最关键的是,这里足够隐秘,建于灵隐寺后山人烟最稀少的一块地方,处于一片林子的中央地带,方圆一里之内了无人烟,是普惠大师平日间修养的地方,游客止步,很隐秘,不用说苏家和萧家的人了,就算是许多在灵隐寺吃斋念佛十多年的和尚都未必知道这地方,这也是应许艾玲的要求——条件怎么样无所谓,关键是足够隐秘。

    房间内的摆设也很简单,一张红木桌子,一张椅子,外加一张床,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不过几人都是来避难来的,也就对这些没那么多的要求了。所幸那条木床倒是足够大,光是宽度就足有一米八,几个人横躺着挨得紧点儿倒是还能睡得下,要不然,叶无双估计得打地铺。

    抱着许艾玲回到房间,把女人放到床上后,叶无双就直接和衣躺倒在了床头处,就这么满身血腥的闭眼就睡。竹叶青和苏樱雪都是戎马出身,自然没有那么多问题,人在累了的时候能有张床睡就不错了,哪里还在意那么多?当初在战场上的时候,实在是累的不行了,他们还在死人堆里睡过觉呢,这又算得了什么?紧随其后,直接躺倒在床上,三人睡成一排,苏樱雪挨着叶无双,竹叶青挨着苏樱雪,竟是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等人身上的血腥和脏乱。

    唯独许艾玲一个人坐在床尾处,眸光有些迷离……

    从离开中国到了新加坡以后,她的人生就发生了一个惊天大逆转,短短几天之内,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人世下游,什么叫做残酷的丛林法则!官场凶险,人人为了往上爬不惜踩着别人的肩膀,可那对决,都是用的阳谋,你来我往,拼的是智慧、手段和人脉资源;但是地下世界却是截然不同,这是一片人吃人的世界,想活着,就得杀了别人!她已经记不清在这短短几天时间内,自己究竟在生死之间穿梭了多少回了,当真是玩的是心跳、挑战的是死神!

    现在这么一静下来,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就不断在许艾玲脑海里闪现,整个人虽然累了一天,但是却精神的很!

    沉默了一下,许艾玲忽而问道:“叶无双……你,接下来是怎么打算的?”

    叶无双挑了挑眼皮子,掀开一条缝儿,瞟了许艾玲一眼,道:“等!等暗黑议会的人抵达华夏!”

    “如果他们到到不了呢?”

    许艾玲咬了咬嘴唇,问出了一个很残酷,但却很有可能发生的问题:“如果……如果他们再一次被海关扣下了呢?!”

    叶无双一愣,眸中爆出一抹寒芒,一闪而没,随即敛去,轻轻翻了个身,背对着许艾玲,也不知道是不想让女人看见自己的脸,还是单纯的只是想换个舒服的姿势,挪动了几下身子,声音这才从黑暗之中飘了出来:“放心吧,他们扣不下的!”

    一听这话,许艾玲的脸色当即就复杂了起来。

    青帮这一次是彻底惹怒叶无双了啊!

    叶无双的意思,许艾玲懂——如果还有人敢拦,那就打进来!

    以前叶无双在尽力的避免着这种直接冲突的发生,所以在海关扣下他的先锋队伍时,他选择了沉默,可是这几天在江南的遭遇,彻底激怒了叶无双,甚至不惜亮出獠牙!

    许艾玲这段时间总算是对暗黑议会的人有了一定的了解,他们连血之朝圣路这种东西都能弄出来,更别说杀几个人了!论战力,这一次叶无双调动的全是这些年跟他南征北战,打的整个西方地下世界都噤声的亡命狂徒,根本不是缺乏训练的海关人员能挡得住的。论武器,暗黑议会完全不同于华夏的黑帮,人家用的不是刀子,是枪、是重武器!装备上一点儿都不比华夏海关的人差,甚至还犹有过之!

    海关的人,碰上暗黑议会的武士……那将是一场流血的悲剧!

    难道……真的要让这样的悲剧发生吗?错的,是那些自私自利的高层官员,不是下面的人,难道真的要因为那些垃圾让整个海关尸血遍地吗?

    可是……暗黑议会成员进入华夏,势在必行!只要能灭掉苏家和萧家,什么样的代价都值得!

    许艾玲在挣扎,利弊她都懂,可就是下不了那个狠心,总觉得让那些无辜之人遭了横祸挺愧疚的,恍惚之间,似乎看到了无数怨魂在怒吼和咆哮!

    许艾玲有些挣扎,沉默了一下,再次问道:“那……你被扣下的那一千人怎么办?”

    叶无双没说话。

    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报复,如影随形!

    叶无双当真是累了,玩了一天,晚上又厮杀了一夜,就算是铁人都扛不住,没有再和许艾玲说什么,很快悠长的鼻息声就已经传来,而苏樱雪和竹叶青,已然入睡。

    一时间,房间里彻底安静了下来。

    黑暗之中,许艾玲就这么坐在床上挣扎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一个小时,也可能是两个小时,总之,她似乎已经能听到灵隐寺的和尚在打钟了,这才下了床,看了一眼手中满是汗水的手机,又看了一眼床上沉沉入睡的男人,眸中闪过一丝愧意,咬了咬牙,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

    从日出东方,到夕阳西下……

    这一觉,叶无双几人竟是整整睡了一整天,中间,普惠大师曾经几次来给他们送饭,见几人睡的香甜,都没有喊醒他们,只是无奈摇了摇头,而后便离开了。

    就这样,一直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叶无双他们才被一阵刺耳的轰鸣声吵了起来。

    叶无双这一辈子最熟悉的声音就是军车开动、惨叫和枪声了,一听这声音,登时就已经确定,这是军用越野车的声音!

    “唰”的一下睁开眸子,刚刚爬起来,就见苏樱雪三女也睁开了眼睛,在听到这声音后,苏樱雪和竹叶青都是面色大变,唯有许艾玲悄悄垂下了臻首。

    叶无双与苏樱雪、竹叶青对视一眼,几乎同时从床上一跃而下,而后弓着身子朝门口掠去。见此一幕,许艾玲咬了咬牙,也跟了上去。

    借着门缝,叶无双这才看清了外面的场景。

    只见不知什么时候,这小木屋门前的树林里,已经停了十几辆军用悍马,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士兵,很特殊的迷彩,不出意外,应该是华夏军中的特战队的迷彩作战服。

    最中间的一辆车此时车门缓缓打开,一个军帽戴的歪歪斜斜中年壮汉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伸了个懒腰,看了周围一眼,扯着个破锣嗓子就道:“嘿……这几个家伙还真挺会找地方的,环境不错!”

    一开口,一股浓郁的2b气息扑面而来!

    如果不是这人肩膀上那穗花三星闪闪发光的话,谁又敢相信,华夏居然会有这么个2b上将?

    此人,不是华夏之虎,南京军区司令员,许定国许上将又是谁?

    叶无双眼角抽了抽,随即将目光投向许艾玲,沉声问道:“你通知的?!”

    许艾玲美眸中闪过一丝愧意,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叶无双眉毛当时就立了起来,抡起大巴掌就朝着女人脸蛋儿上抽了过去!

    (后面差距越来越小,前面差距越来越大,兄弟们……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