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佛,度不了我【三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几人把分开以后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许艾玲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了叶无双一眼,道:“天不早了,咱们去休息吧?!”

    “休息?!”

    叶无双一愣,问道:“就在这里?!”

    “对啊……这里暂时就成了咱们的藏身之所啦!”

    许艾玲笑了笑,道:“我就不信萧家和苏家的眼线能安排到着寺院里!”

    见叶无双有些半信半疑,许艾玲有些无奈的解释道:“这里的方丈我认识,和我挺熟的,具体的情况我已经和他说了,他给我们安排了住处,让我们现在这里避几天!”

    闻言,叶无双眸光一闪,爆出一抹精光,沉声问道:“这个人……可信吗?!”

    凝视着叶无双的眸子,许艾玲有些心寒,男人的意思……她明白!只不过还是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太歹毒了些,谁都不信,在他落入危难的时候,就算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来他身边,怕是都会被他放着,说不得就是一刀子干掉都有可能!

    一个真正的枭雄!

    许艾玲叹了口气,道:“普惠大师是个好人,如果说在现在这个商业化的社会中,还有什么高人的话,那就一定是他了!所以,你最好不要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要不然……可是真的会被千夫所指!”

    叶无双撇了撇嘴,心中的杀意却是一刻都没落下。.

    高人?!

    呵呵……人心诡诈,这个世界上值得信任的人能有多少?不是说没有,实在是不多!尤其是那些总是一脸慈悲的高人,表面上大慈大悲,暗地里还不知道干的些什么龌龊勾当呢!

    就比如那海关缉私局的一把手薛金山,许艾玲说那是一个好官,可是呢,直接扣下了自己的人,助纣为虐,帮四大家族为祸华夏!

    “施主,你身上的戾气太重了。”

    就在此时,一道很温和醇厚的声音自小林里传来!

    叶无双一惊,下一刻邪刀龙牙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手中,直指右侧的小树林,在哪里站着一个老者,白须白眉,身披袈裟,双手合十而笑,宁静而永恒。

    见此一幕,许艾玲心里一惊,一下子挡在叶无双身前,很难想象,一个扭了脚的人竟然可以有那样的速度,道:“不要!他就是普惠大师,是他给我们提供了容身之所。”

    叶无双却是没放下刀,眸子从始至终都警惕的盯着着老和尚,他能看得出……这个老家伙很厉害,眸中精光湛湛,精神矍铄,面目抖擞,那一双合十的双手皮如古树,指关节*,轻轻往那里一站,就有一种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的从容和淡定,绝对是个练家子,不出意外,身上应该兼修南少林的好几种武术,绝对是个高手!

    不能小看和尚!

    这是叶无双当初还在平定非洲的时候就明白的一个道理,当初在非洲的时候,他曾经碰上一个来自于华夏的行僧,看上去很普通的那种老和尚,慈眉善目,总是带着温和的笑意,叶无双一直觉得同是家乡人,所以对这脾气好的肯定会吃亏的老家伙是照顾有加,直到有一次他带着老家伙去了摩加迪沙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是多心了,这老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高手!

    当时,在摩加迪沙的街上,老和尚见几个当地军人在欺负老百姓,慈悲之心大发,上去劝解,对方不听,反而挥刀就要杀那平民,可惜,刀子还没落下去,就见老和尚来了一招纯正的佛门狮子吼。

    那是叶无双第一次见识真正的少林功夫……太他妈牛比了!很难想象,原来一个人的声音真的可以高到那种程度,宛如一声炸雷,直接就把那几个当地军人给震倒在地,眼神呆滞,动都不动,叶无双一看那几个人的情况就知道耳鼓膜八成被震碎了,整个人都震懵了!

    从那以后,叶无双总结出一点——别小瞧和尚,里面真有牛叉到无上限的存在!

    而今这普惠大师,显然是个比那行僧更牛叉的存在,浑身气势内敛,返璞归真,绝对是一代宗师!

    你说……叶无双怎能不防?

    倒是许艾玲似乎对这老和尚很尊敬似的,转身双手合十鞠了一躬,道:“大师,您别生气,我这朋友他戒心实在太高了点儿。”

    普惠大师却是一点儿都不在意,轻声笑道:“心中无贪、无嗔、无痴,自然就不会贪嗔痴,呵呵……施主,你太客气了。”

    许艾玲总算是松了口气,扭头对着叶无双使了个眼色,道:“你这是干什么?普惠大师……是异能组那些少林俗家弟子的师父,难道连他也不值得信任吗?!”

    此话一出,叶无双顿时愣了。

    异能组……有一个怪胎群体,是一群少林俗家弟子,各个身怀绝技,全都是一群外家功夫练到巅峰的存在,很强!

    这些人,从来不参与异能组内部的纷争,除非是在有任务的时候才会出现,平时都是自成一个群体,叶无双曾经和这些人一起执行过任务,对这些俗家弟子的评价只有一个——赤诚男儿!

    当下,叶无双轻轻收起了邪刀,眸中的敌意很明显淡了不少,能调教出那么一批赤诚男儿的人,总归不是什么恶人!

    见叶无双敌意已经很淡,普惠大师双手合十,轻声道:“施主,你身上戾气太重,这样下去,于你而言,不是什么好事,今日碰上了,老衲就多嘴一句——做人不可太尽,事不可太尽,凡是太尽,缘分势必早尽,到那时,大难将至!”

    不可太尽……一种智慧!

    无非就是做人留一线,做事留一线,不要把事情做绝了。

    叶无双皱了皱眉,没说话,拉着许艾玲转身就走。

    “哎哟!”

    许艾玲一声痛呼,一瘸一拐的朝前跳了几步。

    叶无双苦笑道:“都说了拉伤韧带了,最好不要走动,你刚才拦我的时候跑那么快干嘛?活该!”

    嘴上说着,却是矮下身子,一把将许艾玲横抱而起,也不管女人顷刻间变得通红的脸,朝着苏樱雪和竹叶青使了个眼色,大步离去。

    星光朦胧,背影越行越远,一直走出三四十米开外,叶无双才忽然停了下来,悠悠道:“你的佛,度不了我,事不做尽,人不做尽,在我的世界里……活不下去!”

    言罢,不再停留,大步离去。

    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普惠大师叹了口气,忽而朗声道:“施主,送你一句话,不成大神,就是大魔,希望你能抱守心中明月,莫要彻底落入杀道里!”

    叶无双心中的明月是什么?

    普惠大师没有明说,但是已经走远的叶无双却明白,普惠大师是让他守住心中柔软的地方,留下了感情,才不会成了一个冰冷的近乎机器的暗黑大帝,虽然高高坐在铁王座上,但已经不能说是一个人了。

    (兄弟们有花花的甩老楚几朵吧……老楚哭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