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烈酒,美人【百万字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砰!”

    “砰!”

    两声巨响,几乎同时响起,原来在叶无双结束战斗的时候,竹叶青和苏樱雪那边也结束了战斗,彻底将青帮成员赶进了楼道里,锁上了楼道连接安全通道的门!

    叶无双大口喘了几口粗气,这才感觉到自己手上似乎捏着什么,软软的,绵绵的,很有弹性,嗯……手感很棒!完全是下意识的,又捏了那么几下。冰火!中文.而被他夹在左臂之间的许艾玲则是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叶无双下意识的低头一看,顿时愣了,自己的大手……居然放在人家胸前的*上!

    不用说也知道叶无双方才捏了几下的那东西是什么了!

    顿时,叶无双愣了,方才情急之下根本没注意细节,一把抱起许艾玲就走,谁知……居然犯错误了!

    这么一来,弄得叶无双也不好意思了,一下子就放开了许艾玲。他这一放不要紧,许艾玲“啪”的一下就摔在了地上,浑圆挺翘的小pp登时就和坚硬冰冷的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疼的泪花都在眼眶里打转儿!

    方才这混蛋捏自己*的时候,许艾玲是因为羞涩、再加上叶无双救了自己,所以才没好意思发飙,可这次居然就这么被叶无双撂在地上,登时就怒了,高声叫道:“叶无双!!我和你没完!”

    叶无双此时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再加上危机在即,也就没心情和这女人拌嘴了,叹了口气,忽然蹲了下来,一把抓起女人右脚就将女人的鞋子给脱了。

    许艾玲一慌,脚可是一个女孩子的敏感之地,于她而言,更甚!当即挣扎了起来,不过这一动,登时就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脚……扭了!

    “你最好别动!”

    叶无双冷冷看了许艾玲一眼,道:“我劝你这个时候还是尽量别惹火老子,反正今天老子能不能活着从这儿走出去都是个问题,真惹毛老子,老子一点儿都不介意先干了你个*!这华夏一部之长的味道如何,老子还真的没尝过呢!”

    说着,还舔了舔嘴唇……

    *?

    许艾玲眼角抽搐了几下,正要反驳几句,可迎上叶无双的眸子时候,所有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这个王八蛋,不会真的想在这节骨眼儿上行那禽兽之事吧?

    嗯……有这个可能!不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么?谁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想些什么啊!

    无怪许艾玲这么想,实在是叶无双现在的眼神……有些邪气!再加上此刻满身血腥,看起来跟个地狱里冲出来的恶魔没什么区别,登时心里也有些没底了,不禁闭上了嘴见这个女人难得的乖巧下来了,叶无双嘴角不禁浮现出一抹笑意,轻轻剥下了女人鹅黄色的小棉袜,登时,就将一只玲珑剔透的小脚丫子握在掌心,只觉入手处一片滑腻。

    而此时,许艾玲整张脸已经红透了,男人不知道的是,这脚……是她身上最为敏感的地方之一,一点儿都不比上半身和下半身那两个地方差!

    不过叶无双却是毫无所觉,观察了良久后,才抬起头叹道:“拉伤韧带了!”

    说此一顿,长长吐出一口气,帮女人套上袜子,穿上了鞋子。

    许艾玲咬了咬牙,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和他们两个走吧,我留在这里!我好歹也是华夏组织部的部长,就算是落入他们手中,他们也不会拿我怎样!”

    “放屁!你知道人在杀红眼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吗?!”

    叶无双瞪了这女人一眼,一屁股坐在地上,靠在楼道的墙壁上,默默为自己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几口,道:“我叶无双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从来没抛下自己的战友!今天,就是背,老子也要把你背出去!”

    战友么?

    许艾玲垂着头没说话,长发挡住了她的脸,谁又曾注意到她眸中的泪光?

    不离不弃,大概说的就是这种了吧!

    一时间,就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而此时,苏樱雪和竹叶青已经在顶好门后过来了,不禁将目光投向这里的主心骨,那个正在抽烟的男人,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叶无双吐出口烟,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苏樱雪有些迟疑,随后看了一眼电梯,道:“你说……我们坐电梯杀下去行吗?”

    “绝对不行!”

    竹叶青苦笑一声,抹了把溅在脸上的血,淡淡道:“现在下面肯定有数不清的青帮成员在等着我们呢,贸然冲下去,好不了!”

    叶无双沉默着,如果要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话,别说两千青帮成员,就是来上一万,也拦不下他!

    可问题是这里还有一个许艾玲和苏樱雪没能力突围呢,难道要抛下她们么?

    不,绝不!

    苏樱雪此时已经笑的有些艰涩了,道:“难道我们真的是插翅难飞了?!”

    插翅难飞?!

    叶无双一愣,脑海中闪过一抹灵光,似乎是抓住了什么,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皱眉沉思了三四分钟的时间,总算明白自己想到了什么,嘴角不禁浮现出一抹笑意,饶有深意的说道:“不,我们可以插翅而飞!”

    “啊?!”

    “什么?!”

    “……”

    三个女人同时抬起了头,一脸希冀的看着叶无双。

    叶无双却是没多说什么,一把将许艾玲横抱而起,登时弄了许艾玲一个大红脸,不过他却没在意这些,而是直接抱着女人回了房间,弄的三个女人满头雾水,不过也不打断他,只是在后面默默看着。

    开窗,然后探出脑袋想外一看,叶无双顿时笑了,只见,在窗户右边三十公分左右,有一根落水管,直通地面!

    顿时,叶无双放声狂笑了起来,在方才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张志浩。

    这个狠人当初逃亡天下的时候,曾经被军队和警察联手堵在十几层的楼上,可当警察和军队把那幢楼一层一层的控制,直到冲到他那层楼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凭空消失了!

    这位爷究竟怎么消失的……成了一个谜!一直到他进入暗黑议会之后,叶无双有一次才在好奇之下问起了这事儿,结果张志浩告诉他——自己是从贯通整个楼的落水管上下去的!

    论楼层,张志浩那是十几楼,可是自己这才十楼!

    论身手,二十个张志浩都赶不上自己一个!

    既然如此,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做到当初张志浩做的事情呢?

    叶无双笑的很得意,一指那落水管,道:“我们从这里下去!”

    许艾玲登时就瞪大了眼睛,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吐沫!

    而苏樱雪和竹叶青却是眼睛一亮,走过去一看,对视一眼,几乎同时点了点头!

    这个办法……可行!

    那落水管不是一根通到底,中间有铁箍子什么的可以拉拽的地方,以他们的身手,要在掉落三米的距离时一把抓住铁箍子缓冲掉落趋势,实在是太简单了!

    竹叶青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问道:“就这么定了?!”

    “就这么定了!”

    叶无双笑了笑,然后把许艾玲放在床上,背对着对方蹲下身子,道:“上来!”

    许艾玲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大概在她这一生中,也只有今天脸红的次数最多了,或多或少有些迟疑,道:“还是不要……”

    “不要什么?!”

    叶无双皱了皱眉,道:“你觉得除了我,她们两个有那个体力和力量背你下去吗?!”

    许艾玲不在说话了,默默趴在了叶无双背上。

    “抱紧点儿!”

    “……”

    许艾玲有些郁闷,哪有对一个女人这么粗暴的男人啊?不过还是依言抱紧了,心脏“扑通扑通”一个劲儿的跳着。

    现在两人的姿势,实在有些让人受不了!

    却见,许艾玲一双修长圆润的**紧紧盘在男人腰部,那私密地带,简直就是彻底贴在了男人腰上,甚至就连胸口那对玉兔都被挤压的变形了!

    叶无双双手托住女人的小pp将之往上抬了抬,登时,许艾玲的面色更加红润了几分。

    不过,叶无双可没注意到这些,只是喝道:“把她绑在我身上,绑紧点儿,要下去就一起下去,我不想一不小心丢掉她!”

    不想一不小心丢掉我?

    许艾玲心中一动,脸上的红晕淡了几分,连带着心情也放松了许多,轻轻将下巴搁在男人肩膀上,这个姿势……比较舒服一点儿。

    竹叶青和苏樱雪则是忙碌了起来,不多时,拿床单彻底将许艾玲绑在了叶无双身上,很紧,勒的许艾玲有些喘不过气来,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能感觉到男人的热量,紧紧贴着那如山般厚重的脊背!

    叶无双活动了一下两条胳膊,满意的笑了,绑得不错,一点儿都不影响自己的动作,看了是竹叶青一眼,道:“把你的酒给我,我喝口!”

    竹叶青笑了笑,从腰间摘酒葫芦丢给叶无双。

    拧开盖子,芳香弥漫。

    一口烈酒下肚,叶无双只觉烈焰在身上蒸腾着,不禁笑道:“好酒!”

    而后,一把抱住苏樱雪,在女人脸上“吧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