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报复,才刚刚开始【四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西湖畔,一家名叫“风雅居”的茶社。.

    茶社内,古香古色,非常古典的建筑,非常古典的装饰,颇有那么点儿穿越时空回到古代的感觉,坐在这里面喝茶,确实是一种享受,不光是身体上的享受,更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这种古典建筑,大概在整个中国,现在也只有苏杭能寻到了,在这华夏文明和特色几乎快被钢筋水泥混凝土淹没的时代,要说能看到古时华夏一角的地方,大概也就只有这里了,江南小桥流水人家,总是能让人找到一种心的宁静。

    桌上水汽袅袅,茶香四溢。

    在这西湖,要喝茶,自然是西湖龙井,一种味道很淡,但却很香甜的茶。

    叶无双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雨……总算是小了一些,湖面上白烟笼罩,恍如仙境之河。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叶无双肚子里的墨水不是很多,就算读过那么几首小诗,现在也忘得差不多了。可在这个时候,奇迹般的脑海里的居然蹦出这么两句。

    凝望着窗外那有些飘渺的神色,叶无双想到了秦歌,一个……如现在这西湖一般的女子!身上总是带着传承千百年的世家熏陶出来的典雅,睿智而美丽,就像是西方神话传说中的女神雅典娜,象征着智慧与美貌,但于他而言,却很飘渺。

    “秦歌啊秦歌,夫人……呵,你现在究竟在哪里啊?!”

    叶无双嘴角浮现出一抹苦意,心里竟是涌起淡淡的伤感,他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只是……真他娘的有点儿想那婆娘啊!

    竹叶青手托香腮,就这么在一旁看着叶无双,只觉得,越看越像曾经的那个少年……

    暗黑议会之主……

    其实仔细想来,似乎叶无双能取得今天这成就,一点儿都不意外!从他还只有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具备了成就一番霸业的潜质,一路走来,只不过更加成熟,道行比以前更深而已!

    人都说三岁看到老,这话……确实不错!

    叶无双此时已经收敛好了心情,嘴角也不自禁的翘起一道好看的弧线,以他那敏锐的洞察力,怎能察觉不到竹叶青在看他,只不过也没有回头,有些飘渺的声音字自口中吐出:“帅么?!”

    完全是下意识的,竹叶青张口就道:“帅!像你以前那么……”

    说到这里,戛然而止,差点儿说漏嘴了!

    待得反应过来时候,整张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嗯……怎么听怎么有那么点儿花痴的味道!恨恨瞪了叶无双一眼,一时间倒是不说话了。

    而许艾玲,则笑了,这一幕,确实很有喜感,谁曾想……华夏异能组的第四颗獠牙,居然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至于苏樱雪,眸光则是饶有深意了……当一个女人看一个男人看到出神的话,这事情嘛,就稍微有那么点儿大条了!不过她也不准备盘问什么,在经历了这一次的事件后,她看得更开了——不管发生什么,留在男人身边就好!

    叶无双似笑非笑的看着竹叶青,当真有些想不通,这个女人为什么自从落水一次以后,行动会这么反常,难道冻坏脑子了?

    要是换了别人这么看着自己,竹叶青一定不会在意,八成还会笑眯眯的告诉对方——在看我眼睛可是会瞎的哦!可问题是,现在这个盯着自己的人,可是叶无双,一个从五岁起就开始牵挂在心里的男人!当下,也就有些吃不住了,有些尴尬的转移了话题:“说吧,我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提议,自是结盟的提议!

    一说起正事,叶无双也就敛去了脸上的笑容,静静看着竹叶青,眸光很深邃,也很明亮,闪烁着一种洞察的力量,似乎能将一个人看透一般。而竹叶青则一脸坦然的抬起了头,她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心里那些小小的羞涩早就被彻底敛去了。

    叶无双的食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着,很沉稳,“蹬蹬瞪”,极有节奏,在无形之中就给人一种压力,沉默了良久,这才开口了:“我凭什么相信你?!”

    “很幼稚的问题。”

    竹叶青笑着拿食指虚点了点叶无双,轻声道:“这个问题你让我怎么回答呢?其实你我都很清楚,对于你这种人来说,信与不信都只听自己的,就算是我说的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你的看法!”

    叶无双笑了,似乎和这种很干脆的女人这么说话,倒是自己才是婆婆妈妈的那个,沉默了一下,忽然道:“帮我去杀个人!”

    “谁?!”

    “江南航空公司的董事长!”

    “为什么?!”

    “串通苏家和萧家,与青帮暴徒合谋,欲击杀我于机场!”

    “……”

    “确实是死罪!”

    竹叶青轻轻说了一句,光凭这一点,就足以判苏家和萧家死刑了!沉默了一下,抬起眼皮看了叶无双一眼,问道:“这算是……投名状?!”

    “可以这么说吧!”

    叶无双轻轻一笑,道:“你知道的,这是规矩。”

    想让自己信任,那就拿敌人的鲜血来证明!

    “好,我接了,三天内,必定双手送上他的人头!”

    竹叶青轻轻一笑,然后伸出了自己白皙纤长的右手。

    “啪啪啪!”

    三击掌,算是誓言!

    两人,都认可了这种达成信任的方式。准确的说,是叶无双认可了这种方式。

    ……

    一天后,杭州,滨江以南,萧山区。

    一幢复式小楼,二层,一个中年男子闭着双目坐在椅子上,不时倒吸一口凉气。在他身前的书桌下,一个女人正钻在下面,趴在他两腿间臻首飞快的耸动着,不时还能听见“啧啧”的*声,在干嘛,不必多说。

    这个中年男子,便是萧远山,江南航空公司的董事长。

    他姓萧,那么一切也就不难解释了……但这个萧,并不是他一生下来就拥有的姓氏,准确的说,是萧家之主赐予他的姓氏。

    说起萧远山这一生,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了,最起码他的一生还是颇有戏剧性的。

    小时候,他只是一个孤儿,在那个时代,可没什么孤儿院和福利院,只能浪迹街头,吃百家饭才活到了十来岁。

    在他十一岁那年,村里来了一批很有派人的人,其中更是有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嚣张不可一世,这个年轻人,叫萧破虏。

    萧破虏开发了他们村西山那片荒地,招工的时候,萧远山去了,可得到只是嘲弄……他还是太小了!

    当时,萧破虏戏弄他,让他叫声爸爸就给他活儿干。然后,萧远山叫了!于是,他有了份工作……

    萧远山本人挺聪明的,升迁的也很快,十六岁的时候,就成了那片开发区的头儿!那个时候,萧破虏一跃成为了萧家家主。

    四年相处,萧远山已经渐渐博得了萧破虏的信任,在他十六岁那年,萧破虏让他改姓萧,从那以后,他也算是半个萧家之人了。

    萧破虏在不断提拔他,慢慢的,他坐上了江南航空公司的位子。

    萧远山是个聪明人,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接受了那么多的恩惠,总有还的一天!

    这一天,终于到了……

    前不久,萧破虏找上了他,话没多说,只告诉他——享福这么多年,是该给萧家办点儿事了,全力协助青帮在机场干掉叶无双!

    萧远山多多少少知道萧家最近碰上了什么事儿,知道这事情要是一办,自己估计立马就得玩完!可是没办法,如果不办,萧家有一万种方法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然后,他硬着头皮上了,干完那一票后,就立马躲了起来,然后从公司找了个长的漂亮的空姐,每天呆在家里除了玩这娘们还是玩这娘们,日子过的别提多无聊了。

    这人啊……要是习惯了忙碌,真一闲下来,还真有点儿无所适从的感觉!

    此时,裤裆里钻着的那婊子吸的更加卖力了,萧远山不禁几声闷哼,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爆发前夕,异变惊起!

    却见,一个穿着旗袍绣花鞋,黑巾蒙面的女人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萧远山面前,手里,握着一把虎牙军刀,茭白清冷的月光下,刀身上跳跃着冷冷的弧光!

    萧远山一愣,下一刻,眸子大睁,张嘴叫要叫,可惜……迟了!

    那女人只是拿刀子在他喉咙上的轻轻一抹,登时,就直接割断了声带,鲜血狂涌,染红了衣襟。

    女人轻轻摘下面纱,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不是竹叶青又是谁?

    竹叶青有些厌恶的看了这个还在抽搐的男人一眼,用嘴型说了一句:“报复,才刚刚开始!”

    而后,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就像来的时候一样。

    气管、声带……全都被割断了,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但却很痛苦,萧远山浑身抽搐,发不出声音,只是捂着脖子一个劲儿的蹬腿……

    对这一切,*那女人毫无所觉,还当男人爽翻了,就快要交货了呢,当下……吸的更卖力了!

    嗯……萧远山,确实是爽翻了……

    而那女人,也不知道,她正在给一个死人做口活……

    獠牙之蛇,最强刺客,名不虚传,如此悄无声息的杀人方式,天下谁人能比?

    (有花不给老楚的,嗯……半夜绝对会有女僵尸趴到床上给你做口活儿……哈哈~四更送上,明天六更,嘿嘿,这只是个开始!让鲜花来的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