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邂逅在她还青涩时【一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哗啦”

    水破声传来,下一刻,一个女子从水中挣了出来,只露出一颗脑袋,满头青丝湿漉漉的粘在脸上,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人都说湿身诱惑,可没见过实在没法想象,原来有的女人仅仅是湿了脸蛋儿就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第三颗獠牙?狂战士?!

    两个身份重叠在一起,那么就只有一个人了!

    凝望着男人那张写满落寞的脸,竹叶青眸中水光闪现,也不知道究竟是那西湖之水,还是泪光!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只是,真的不曾相识吗?

    竹叶青嘴角浮现一抹苦笑——曾经相识,可惜再见面他却没认出自己而已!

    难怪……在第一次见到叶无双的时候会觉得熟悉……他,根本就是赋予了自己生命的那个男人啊!

    竹叶青的眸光或多或少有些迷离,一时间竟是忘记上岸了,就那么呆在水中,思绪却是穿越时光,回到了十多年前。.

    ……

    1998年……那是一个动乱的年月!

    说起家庭,其实竹叶青曾经也有家庭,如果不是因为老天捉弄的话,或许现在她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山村姑娘,不会是象征着铁血与荣耀的第四颗獠牙,更不会是代表着死亡和杀戮的獠牙之蛇!

    只要是90年初以前生的人,都会清晰的记得,98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特大洪涝!

    一场席卷大半个中国的特大水灾,只要是脑子里面还有点儿印象的,就不会忘记那段时间里电视上播出的那一幅幅感人至深的画面!

    竹叶青家本在松花江下游的山区,她的父亲,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教师,在八十年代末毕业后就到了山区支教,然后就落地生根了,认识了她的母亲,生下了她……

    可惜,因为难产,她母亲从她一生下来的时候就离开了她,然后,她的父亲就喜欢上了酗酒,每次喝酒前后,总会把她关进屋子了……那个时候,说实话,竹叶青还挺恨她父亲的,可到长大以后她才明白,她父亲是爱护她的——她父亲怕酒后管不住自己,打她……

    竹叶青印象里的父亲,是个沉默寡言,有些忧郁,有些消瘦的男人,很沧桑……

    ……

    特大洪涝爆发前夕,也就是四月份的时候,其实,各地就已经有了灾难降临的预兆,比如……他家所在的那片山区!

    毫无征兆的……山体滑坡,彻底的摧毁了她的家,然后,她和她的父亲,成了无根之萍。

    没办法之下,她的父亲只能带着她去印尼投靠身在雅加达的亲戚。

    一路坎坷!

    也正是那一路坎坷,让竹叶青明白了父亲对她的爱,就算是兜里只剩下一个馒头了,也会给她吃,当她递上一半的时候,她父亲总是冷冷说上一句——我不饿!

    缄默的爱,但却伟大的爱!

    到现在竹叶青都清晰的记得那段岁月,如果没记错的话……从中国到印尼,整整四五天的时间,她父亲只喝了一些水,不是很干净的水,也不知道他那瘦削的身子是怎么挺住的。

    就这般……历经千难万险,他们总算是到了雅加达!

    可那个叫做上帝的王八蛋似乎真的和他们过不去一样,就在他们刚刚落脚雅加达,多少能有个温饱的时候,灾难再次毫无征兆的降临到了他们头上!

    印尼震惊世界的“黑色五月暴动”,在他们刚刚抵达印尼的时候……爆发了!

    谁都知道,那是一场由印尼这个被狗给日了的政府策划的行动!为了缓解亚洲金融风暴带来的动乱,为了化解因贫富差距过大带来的危机,一些政客直接将华人当成替罪羊丢了出来,鼓动暴徒对华人展开了一场屠杀……

    强j,轮j妇女,杀人,抢劫,焚烧,甚至……分尸!

    总之,这群还没开化的黑皮猴子干出了一切不是人应该干的事情!就算时至今日,也仍然能在网上找到当时的照片,除了触目惊心,再无其他感慨!

    而华夏政府,对此也是无能为力,因为华人……并没有华夏的国籍,准确的说,他们是印尼的公民,华夏无法插手,否则就是干涉别人内政!

    就像是……叶无双在肆虐李家那几位姨太太时候一样,华夏就算是想管都没借口!

    ……

    那是一段充斥着黑色和血腥的岁月,很不巧,正好被这对落难的父女给碰上了!

    犹记得,那是黑色暴动开始后的第二天。

    一群暴徒,忽然闯进了竹叶青她父亲那位亲戚的家中,那位开着一家手表修理店,约莫五十来岁的华人被一刀刺死,很平静的死去,没有反抗,没有怒吼,就像人杀猪样那般,就那么安安静静的让人给杀了,然后……老婆和女儿被好几个男人关进房间里亵玩至死……

    然后,暴徒冲上了二楼。

    可是,竹叶青的父亲选择了反抗,把女儿放在卧室床上后,只拿着一把剔骨刀就那么站在门口,挡住了那些暴徒的路!

    竹叶青清晰的记得那个时候父亲的样子……宛如怒虎!有些瘦削的身子,就是一座伟岸的山,一把剔骨刀,一颗不屈的心,这就是他父亲的全部,很难想象,一个文弱书生会有那样的力量,愣是拿着一把剔骨刀砍死三四人!

    那时,竹叶青只有五岁。

    再后来……一队年轻人来了,是华夏派来带走自己公民的特殊部队!

    竹叶青清晰的记得,来的五个人……都好年轻!亦或者是说,都很稚嫩,看上去最大的也就十五六岁!

    可就是这群少年……将家里的三四十名暴徒全都撕成了碎片。

    然后,几人上来的。

    ……

    在见到楼上的场景后,几个少年都很震惊。

    为首一个看上去十多岁的少年,直接一把冲上去扶住了已经摇摇欲坠的竹叶青的父亲,道:“放心吧,现在您已经安全了,我们是华夏派来的军人,解救身在印尼的公民。”

    那个时候,她父亲笑了,笑容很宁静,只是睁着眼睛看了一眼天花板,轻声道:“带我女儿走吧,谢谢你们能来。”

    那个少年却是没理竹叶青的父亲,只是吼道:“四号,用你的能力治疗他!”

    “不用了!”

    命令刚刚下达,就被竹叶青的父亲阻拦了,他笑的……真的很平和,仿佛解脱了一般,深深看了那少年一眼,淡淡道:“你难道还没看出来么?其实……我已经死了!”

    少年一愣,将手放在竹叶青的父亲胸口上一摸,脸色豁然变了——心跳,果然停止了!

    很诡异的一幕,但那少年似乎完全能理解,与他的同伴看向竹叶青的父亲时……目光饱含敬意!

    这男人,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凭意志在坚持着……保护女儿的意志!

    同样的事情,曾经也发生过,而且还不少。

    不论这些凭着意志力硬是战胜死亡,从死神手上夺来时间的人身份如何、地位如何,他们全都可以称之为……最伟大的战士!

    说完那些话以后,竹叶青的父亲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嘴角仍然含着那丝让人很难理解的平静笑容。

    那少年以及他的同伴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满脸肃然的朝着那个战至最后的男人敬了一个军礼!

    他……虽是一介文弱书生,但却绝对当得起最伟大的战士这几个字!

    ……

    一个军礼,一张稚嫩的脸……

    那是竹叶青第一次见到这个影响了她一生的男子,那个时候的他,真的好年轻……甚至是,稚嫩!可却那般伟岸。

    ……

    叶无双前不久给过竹叶青一个评价——这个女人,不会对男人动感情,因为她太妖孽了,妖孽到感情这东西对她没作用,除非……能和这个女人邂逅在她还青涩的时候!

    (兄弟们,求花花,今天至少四更,明天六更,后天五更!!兄弟们加把劲儿,支持给力,大后天,大大后天……咳咳,你们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