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两颗獠牙,龙虎之争【一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叶无双眸光顿时凛冽了起来,轻轻将苏樱雪和许艾玲二人拉到自己身后,面色凝重。.

    这个女人,让人看不透,难道不是么?行事实在是太过诡异了,刚刚成为獠牙,就立马叛国,思维方式绝对与常人有很大差别!

    一天前碰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两人仅仅是站在对立面而已,如今再一次碰上,是友是敌,很难预料!

    叶无双不会忘记张效武和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异能组的四颗獠牙里,要说刺杀之术,绝对是这个女人最强!因为她要杀人,从来没有失手过,而且往往是一击必中,绝对不会第二次出手!

    因此,她在异能组中更是有这样一个称号——獠牙之蛇!

    蛇,其实是世界上最好的刺客,难道不是么?

    如果是单独碰上这个女人,叶无双自然是毫无畏惧,可是如今他身边可是带着苏樱雪和许艾玲呢,如果动起手来,这两个女人哪里能挡住号称异能组最强刺客的竹叶青全力一击?

    最重要的是,叶无双对这个女人的异能是什么一无所知!他只能感觉得到,这个女人的力量不是来源于身体,是一个后天异能者!

    许艾玲是第一次见叶无双露出如此凝重的神色,心下不禁好奇,低声问道:“她是……谁?!”

    苏樱雪仍旧是那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淡淡答道:“异能组的第四颗獠牙!”

    一句话,登时让许艾玲倒吸一口凉气!

    作为华夏高官,许艾玲怎能不知道第四颗獠牙的存在?

    一个离奇的战士,象征着獠牙荣耀的刺青刚刚刺到手臂上的时候,就悍然叛国,没有一点儿前兆,没有任何理由,就那么直接就叛国了!就算是事后异能组的负责人绞尽脑汁的回忆,也想不通她为什么会叛国!

    因为她的叛国……使得獠牙似乎成为了不祥的代名词!

    两颗接连叛国的獠牙……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居然碰上了!

    看着对面三人那如临大敌的模样,竹叶青却是忽然笑了起来,笑声很清脆,宛如银铃一般,轻轻从腰后拿出那个酒葫芦,刚摘开盖子,登时,芬芳四溢!

    是一种叫做竹叶青的酒特有的香味,属于汾酒,但是度数却不一定,有低度酒,也有高度酒,味道绵延醇厚,甚至还带着一丝丝的甜味,很是芬芳,不过后劲也很大,是属于那种上头之前喝上两斤都没事儿,但一上头就直接让人一天下不了床的酒。

    很显然,这竹叶青酒葫芦里的酒,绝对是高度酒,是很罕见的烈酒,要不然是绝对不可能有那么馥郁芬芳的味道的,实在是太浓了,只要是个熟悉的酒的人,闻上那么一鼻子绝对就能确定——这酒他妈的不低于六十度!

    檀口微张,饮下一口烈酒后,竹叶青轻轻闭上了眼睛,一脸的享受。

    叶无双也是个爱酒的人,只不过不喜欢和人拼酒罢了,在他看来,喝酒其实喝的是一种心态,人生太忙碌,醉一场又何妨?而这竹叶青酒,恰恰是他最喜欢的一种酒,是他老家山西的土酒,馥郁芬芳,能喝出一种又有汾河水的味道,当初还在异能组效力那会儿,经常让托人从山西的手工作坊里给自己带一些,就是出任务的时候都常常随身带着,不管是蛰伏在北国的冰天雪地里,还是潜伏于江南的茂密丛林中,能喝上一口这酒,那实在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此刻,见这女人喝的那么嗨屁,叶无双肚子里的酒虫也被那四溢的酒香给勾起来了,喉结滚动,不自禁的咽了口吐沫。

    很细微的一个动作,竹叶青却是注意到了,举了举酒壶,笑道:“想喝?”

    叶无双不喜欢虚伪的装犊子,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必要遮遮掩掩的,当下点了点头。

    “呵呵……你倒是坦然,这可是我自酿的酒,一般人喝不到呢。”

    竹叶青笑了笑,说着就将酒葫芦抛给了叶无双,竟是一点儿都不介意那酒葫芦可是刚刚她用过的。

    虽是女儿身,却有一颗男儿心,没有那娇滴滴的女儿姿态,却有一种男人才有的落落大方!

    叶无双一把接住酒葫芦,咧嘴一笑,也不道谢,抄起葫芦就灌了一大口!

    “咕咚!”

    一股暖流入腹,驱散了身体上的寒意,唇齿鼻息之间,尽是那竹叶青酒馥郁芬芳的酒气!

    长长呼出一口气,叶无双才睁开了眼睛,眸子很明亮,不禁赞道:“好酒!已经有八年多没尝过这滋味了!”

    “我喜欢你!”

    竹叶青那双勾魂夺魄的美眸盯着叶无双,忽然笑了,道:“就凭你喜欢这个酒!”

    叶无双挑了挑眉,没开口,也不会自恋的认为竹叶青嘴里的那种喜欢是男女之间的喜欢——那是一种近乎欣赏的喜欢,就像一个长辈指着你说“我喜欢这小子”是一个意思!

    竹叶青这种女人,几乎是不会对一个男人动感情的!于这种女人而言,或许唯有与她邂逅在她尚还青涩的时候,才可能和这个女人发生些什么……一旦过了那个年龄,一旦成了一个妖孽……男人于她这种人而言,和一个女人没区别,异性相吸这话完全不作用于她这种人身上!

    两人就这么在雨中对视着,四周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外,安静的令人心悸!

    过了良久,叶无双方才淡淡问道:“别告诉我,你我的相遇只是一个偶然……说吧,你大老远的从新加坡跟着我一路到了这杭州,有什么目的?”

    竹叶青莞尔一笑,轻喝道:“一战!”

    “难道那天还没分出胜负么?!”

    叶无双耸了耸肩膀,道:“说实话,我很忌惮你,也不想与你为敌,没那个必要。”

    “那也得战过才行。”

    竹叶青轻轻别过了头,静静凝望着笼着白烟的湖面,低声说道:“我曾经对一个于我而言很重要的人许下承诺,必杀绝四大家族之人!可惜……你不让我动手,上一次更是直接挡住我的路,让我不得已退走,所以,唯有打败你才行。”

    叶无双沉默了,雨水打落在头上,自略微有些挡住眼睛的碎发上滑落,看上去面色有些朦胧,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下一刻,叶无双忽然动了,信手抛出那酒葫芦,竟是直接朝着竹叶青头部砸了过去!

    速度奇快无比!

    “哗啦!”

    油纸伞在竹叶青手上一转,宛如一朵飞花般脱手而出,直接朝着那葫芦撞了过去,从始至终,脸上始终带着一丝笑容,宛如一尊拈花而笑的女尊,淡定从容,却处处杀机无限!

    “啪嚓!”

    电光石火间,油纸伞与那葫芦撞在一起,伞断,葫芦碎……

    橙黄色的酒液溅了一地,不过,却有一滴直接朝着竹叶青洒去,“啪嗒”一下就打在了她脸上,溅起一朵酒花,而后,自颧骨处缓缓滑落!

    一招,已见输赢!

    伞没了,宛如牛毛般的雨丝全都落在竹叶青身上,打湿了衣衫和青丝,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似是凄迷……

    叶无双轻轻摇了摇头,道:“你知道的,你打不过我的!”

    “不试过怎能知道?”

    竹叶青伸出白皙纤长的手指,轻轻拭去脸上那一滴酒液,道:“上一次,我被你惊退,守了你我之间的约定,没有杀四大家族家长,但却负了另外一个约定,这几日……我坐立不安!所以,今日必须有个了断……”

    “一战!”

    一声轻喝,竹叶青化作一道残影,径自朝叶无双扑杀了过去,端的凶悍!

    这个世界上……可没几个人有勇气率先朝暗黑议会之主发动进攻!

    (兄弟们……你们手里那些美腻的花花呢?如果那些美腻的花花不绽放在老楚这里的话,那老楚粉嫩的菊花就得绽放在别人**上了~~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