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五章 叶落风起时,他来了【二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看着萧破虏激动的模样,苏语堂沉默了,这个老头子,因为儿子的死,早就已经疯了,难道不是么?

    居然在期盼着那个男人南下!

    苏语堂心里无言的苦笑,沉默了一下,道:“仅仅是我的推测而已,根据我的情报,今天早上他就已经离开新加坡,只带了两个女人走了,不知道是什么航班,也不知道他的行程如何,只知道……他现在在路上!”

    可是,仅仅这么一个情报就够了,难道不是么?

    叶无双离开了新加坡,还能去哪里?当然是来华夏,南下……横扫他们!就像当日释放他们时候说的——一点一点的剥夺他们的东西,让他们在失去的痛苦里懊丧,在懊丧里疯狂,在疯狂中死亡!

    “只有一个人?!”

    萧破虏脸上笑容更盛,道:“好胆!希望他不会因为他的自负和狂傲后悔!”

    苏语堂更沉默了几分,萧破虏现在是已经彻底疯了,甚至已经忘记,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即便只是孤身往那里一站,本身就是一块儿金字招牌!

    沉吟良久,苏语堂抬头问道:“你这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准备好了,一定会给他一个惊喜的!”

    萧破虏舔了舔嘴唇,道:“青帮离不开我们,只要是我们的要求,青帮不会不答应的!”

    苏语堂眸光一凝,沉声道:“你没告诉青帮那几个老狐狸他的身份吧?”

    “没有!”

    萧破虏深深看了苏语堂一眼,淡淡道:“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些什么,不过放心吧,我还没你想的那么不堪!”

    说着,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道:“我这里还没坏,不至于告诉那几个老家伙他的身份,自断一臂!呵呵……暗黑议会的事情,早就被世界各国给封锁的死死的,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说呢?说不来,把人吓跑了可就不好玩了!”

    迎着老家伙眸子里那宛如鬼火一般闪动的阴沉目光,苏语堂满意的笑了,青帮……这个贼船,上了可就下不去了!也唯有把青帮绑在他们战船上,他们才有一战之力!

    诚然,萧破虏是疯了,但却是冷静的疯狂,一般来说,这种思维很清晰的疯子,往往才是最可怕的!

    ……

    京华市,许家。.

    一个小院,一杯清茶,一位老将军的暮年。

    二楼,仍然是那个叶无双与老将军煮茶论天下的地方。

    许四友老将军坐在窗户前的棋盘前,静静盯着棋盘上的子儿,在思考着自己的套路,眸光很深邃,也很专注。在他对面,同样坐着一个人,只不过已经不是叶无双了,而是叶无双他老爹——华夏上将叶震麟!

    相比于许四友老将军的淡定,叶震麟就显得有些焦躁了,很难想象,这位华夏最大的铁血雄鹰居然会有如此一幕,有些心不在焉的喝了口茶以后,试探性的问道:“老首长……你知不知道……无双再过两个小时就要回来了?!”

    “嗯,有所耳闻。”

    许四友从鼻息之间挤出几个字,道:“艾玲早就已经和我通过话了,我不光知道无双马上要回来了,还知道……他是一个人回来的!”

    “什么?!”

    叶震麟当即就有些坐不住了,急道:“这不是胡闹呢吗?总参的人刚刚才给我打电话,似乎青帮这两天调动很频繁,今天刚刚才从上海的总堂里调了五百精锐成员,显然是要有什么大动作了!他这个时候……一个人回来,那不是往刀子口上撞呢么?!”

    “震麟,你慌了。呵呵,共事三十余年,我可是第一次见你变色啊?!”

    许四友老将军没回答,而是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了叶震麟一眼,淡淡道:“当初老山轮战的时候,定国受伤,你给他包扎,那时候正是越南鬼子炮击老山的时候,弹片四处横飞,几乎是在擦着头皮跑,可正在取弹片的你可是连手都没抖一下啊!即便是事过三十年,对那一幕我也是从未忘记啊,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有大将风采,不过……现在你却是心乱了,让我老人家很好奇呐!”

    “这……这不一样!”

    叶震麟脸上神情一窒,随即道:“现在整个华夏都在看着华夏呢,为了无双,多少华夏忠良赌上了一辈子的荣耀和英明啊!这荣耀和英明……要想攒起来很难,也不知道得做多少大事、好事才行,可要想毁掉,那只需要一件错事就足够了!关系到华夏的稳定和那么多人的前途命运……说实话,我这现在还紧张的手心里一个劲儿的冒冷汗呢!”

    “真的只是为我们这些为无双作保的人和国家担心吗?!”

    老将军似笑非笑的看了叶震麟一眼,眸子里闪烁着一种叫做睿智的光芒,淡淡道:“你是在为无双担心,是么?因为,在四大家族面前,你也怕了,所以,你才担心无双有什么闪失,对么?!”

    说此一顿,许四友压根儿没给叶震麟继续说话的机会,缓缓道:“连我这个算是外人的人都信任你的儿子,为什么你就不信任他呢?呵呵……四大家族,在你看来可能很厉害,但在无双看来,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你这个当爹的……却是从来没看到自己儿子的优秀啊,气压世界三百国,这份豪情,这份力量,古今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能媲美而已!”

    叶震麟沉默了下来,老将军的话,让他想到了许多……似乎,自己还当真没有正视过叶无双的本事,从始至终,他在自己心里始终都是当年那个爱胡闹的混小子!

    而老将军却是悠悠道:“一人回国,也没什么不好的,最起码不会惧怕暴露自己的底子,我相信,无双肯定早就安排人潜伏到了华夏,以他那性子,要嘛不动,要动,那就是狠了心要打个石破天惊,是不可能没后手的!而且……再不济,还有个定国在那边呢,他那浑人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事情都敢做!”

    说这话的时候,老将军嘴角不自禁的噙起一丝笑容……

    嗯……似乎很自豪?!

    叶震麟有些无语,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位老将军……似乎对自己那2b儿子真的很满意似的,甚至远远超过了对许定邦的期许!

    蓦地,叶震麟想到了老将军曾经说过的一些话——敢死敢战,方才是男儿!

    忽然间,似乎也有些理解老将军为什么对许定国那2b那么青睐有加了。

    而老将军,此时则已经起身,负手立在窗前,静静眺望着外面的风景。

    深秋季节,一片萧杀!

    老将军嘴角噙着一丝笑容,眸子不自禁的投向了南方——无双,别辜负老头子对你的期望,整个华夏都在看着你!我们赌上了自己的命运,期待的就是这一天!

    叶落,风起,他来了。

    这天,也该变了!

    (汗……一天一朵花,兄弟们是真的要抛弃老楚啊……咱不带这样的,做人得负责!求花花,还差八朵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