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江南。.

    长江中下游流域以南,南岭、武夷山脉以北,涵盖上海、江西、湖南、浙江数省全境,一片经济相对发达的地方,从古至今由来如此,其中尤以江浙一带的小江南最为发达!

    嗯……很骚包的一个的地方,难道不是么?从古至今,不是盛产的什么才子,就是盛产佳人,一汪金陵水,三尺西湖镜,留下了太多太多骚包的故事,让人听了都不由自主的狠狠向往一把,那风流之事,谁不喜欢?

    而这江南,更是盛产豪门,最起码,京华四大世家如今几乎都盘踞在这里,苏、萧两家自不必说,那是这里的土豪了,从数百年前开始就已经在这里经营丝绸、织造,传承到现在,已经是根深蒂固,对沿海一带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在经济方面的,在江南这地界上,他们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从某方面来说几乎控制了整个市场,想让谁发财,那这个人就一定能发财,想让谁挂掉,第二天这个人就得破产倒闭,一世荣华尽葬入长江水里,留下一地遗恨!

    控制了江南的市场!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力量?或许他们的武力不是很强悍,但对华夏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而自从暗黑议会之主雄踞京华之后,就连曾家和李家都将所有势力转入江南,着重开始经营江南,远远的躲开了京华市,生怕被某个瘟神找上门。

    一时间,江南风起云涌!

    而这,并不是江南所有的力量,如果四大豪门深似海的话,那还有一头猛虎盘踞在江南地界儿上——青帮!

    一个纵横华夏三百余年的帮会,创建于雍正年间,大江南北,帮众数之不尽,尤其是到了晚清末年到民国初年,更是风骚到了极致,因为有那么几个很骚的人被誉为“青帮三大亨”,立身上海滩,在民国、日本人还有各方军阀之间吃的很开,甚至可以说是通吃,端的是拉分无比。

    嗯……上海滩,一直都是许多风骚人物都在争抢的一块头地盘,难道不是么?

    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三个无处不骚的人物,当初在哪里可是留下了不朽的传说!也只有在他们那个时代,中国的黑帮才算是接轨了国际,和现在世界各国的黑帮一样,对整个国家有着莫大的影响!

    四大世家、青帮……

    有这么几头猛虎盘踞在江南地界儿上,根本就是建起了一道令人绝望的墙!

    多少北地人杰带着荣耀南下,可却带着屈辱北归?

    总之,这是一片梦想的发源地,也是一片人杰的埋骨冢。

    ……

    浙江,杭州。

    11月的杭州,略微可以算是清凉,但因为空气里水分较多的原因,所以,到处都是雾气蒙蒙的,笼罩了小桥流水和罕见的保存下来的古典建筑,恍如仙境。

    不得不说,这里的景致还是非常迷人的,比之北国的空旷悲凉,多了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但却无处不在的柔软味道。

    杭州郊区,一座充斥着古典意味的大宅子耸立于旷野中,很霸道,四周竟是不容再有别的建筑,竟是圈地为王,在它周围方圆一里之内,不许别人抢它半分风骚。

    这座宅子那满含古典意味的大门匾额上,没有多些什么字,仅仅一字——萧!

    这,就足已经说明太多东西了,难道不是么?在江南这个地界儿上,敢这么霸气的萧家,只有一家,一家传承了数百年的家族!

    萧家内宅。

    这里,已经是只有萧家内部人员才能进入的地方了,可能是因为规矩森严的原因,甚至就连空气中都充斥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味道叫做压抑,萧家之人,不管是给他们打工的,还是萧家本家之人,就连走路时候都是垂着脑袋,原因很简单——在这内宅里,有个暴躁的老头子!

    从新加坡回来以后,萧破虏整个人都已经发生了莫大的变化,简直就成了一个暴徒,只要是看萧家之人不顺眼,就是一顿毒打,跟条疯狗没什么区别。

    因此,这萧家内宅里这两天是安静的可怕!

    一切的一切,都让萧家之人嗅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一些消息比较灵通,地位也不低的萧家之人更是知道——萧家,大难临头了,有一个男人,很快就会杀过来了!

    不是像羞辱李家那般欺负他们,而是要彻底平掉他们!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不过今日,一个人的到来却是彻底打破了这里的平静,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浑身上下到处都充斥着阴森的味道,一双眸子,更是宛如鹰隼!

    此人,不是苏家的家主苏语堂又是谁?

    形色匆匆,没有在周围多做停留,苏语堂径直去了一间看起来有些昏暗的屋子。

    一进门,苏语堂不留痕迹的皱起了眉头,在这房间中,有一股沉闷的腐朽味道,一般来说……只有那些将死之人的身上才会散发出这种腐朽的气息!

    凝眸间,苏语堂在房间中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萧破虏!

    只是……这还是昔日那个纵横华夏豪情天纵的萧破虏吗?

    整个人蜷缩在沙发里,手里捧着一沓子照片,眸光呆滞,甚至就连身上的大红色唐装上都是脏污不堪,根本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

    苏语堂无声一叹,萧子善的死,对这位萧家家主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轻轻来到老者对面坐下,也不废话,沉吟了一下,缓缓道:“两个坏消息!”

    萧破虏闻言,眼神这才恢复了一下活气儿,稍微坐直了一些,这才开口,只不过声音嘶哑的已经不像是人的声音,反而倒像是金属在摩擦一般:“说吧,都现在这样了,还有什么坏消息是你我所不能承受的呢?”

    苏语堂一愣,随即苦笑了起来,是啊……还有什么是他们承受不了的呢?短短几天之内,他们在国外的所有势力就全都被连根拔起了,被暗黑议会杀的血流成河,甚至有许多家族的嫡系成员都被活活绞死了,损失不可谓不重,而这……全都因为一场联姻!

    结婚,本来是好事,可是错就错在,他们抢了一个他们惹不起的男人的老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迎接那个男人的屠刀!

    不过,也别无选择了,唯有一战,难道不是么?

    苏语堂调整了一下心态,道:“我刚才去见李御邪和曾立人了,商议联手的事情,可惜,他们直接将我拒之门外!”

    “早在预料之中。”

    萧破虏轻轻一笑,笑容说不出的轻蔑,淡淡道:“李御邪是和我一起长大的,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那凉薄的性格了,碰到这事儿,他要是敢往自己身上揽才真的有鬼了呢!还有那曾立人,根本就是一颗墙头草,现在是生怕给那叶无双动刀子的理由,哪里还会和我们搀和在一起啊?”

    说到这里,老头子剧烈咳嗽了几声,道:“都说我萧破虏最鲁莽,可这事儿上我却比他们那些聪明人看的清楚——这一天,我们躲不过的,那个人从回到华夏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是打定主意和我们清算了,就算是没有子善你女儿那事儿,叶无双也会找到其他理由拿我们开刀的!”

    “可笑……他们居然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被一个暗黑议会早就吓破了胆子,枉为英雄汉!”

    “……”

    望着一说起这事儿就开始激动起来的萧破虏,苏语堂无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意思,世道险恶,人心诡诈,其实李家和曾家的态度从来都在预料之中,难道不是么?沉默了一下,道:“还有第二个坏消息。”

    说着,沉沉叹了口气,道:“如果我的消息显示没错的话,他……应该要回来了!”

    “唰”的一下,萧破虏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很难想象他那腐朽的躯体竟然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一双有些发红的浑浊眼睛盯着苏语堂看了很久很久,忽然笑了,笑声宛如夜枭的哭泣:“哈哈……这哪里是什么坏消息?这是好消息啊!老子……早就在等他了!”

    ……

    (这两天这是都怎么啦?都不冒泡……真心无力啊!

    顺便喊嗓子求花,前面差距越来越远,后面距离越来越近,今天一天都没一朵花儿了……汗,这是要被爆掉的节奏啊!求兄弟们火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