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战场在华夏【三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叶无双的卧室,准确的说,应该是他抢来的卧室,这间宽敞明亮的屋子从前那位主人现在已经被绑在外面的柱子上喝风去了。.

    叶无双临窗而立,上本身只穿着一条紧身背心儿,将肌肉线条近乎完美的勾勒了出来,没办法,他的外套已经给了许艾玲了。

    静静眺望着这片开发区,看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苍茫大地……

    他喜欢这样的感觉,凝望那天地,望那漫天云卷云舒,总是能找到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一如他那波澜壮阔的一生,本就是一幅瑰丽的图画!

    在叶无双身后,一名女子静静站着,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看着男人的背影,眸光有些复杂……她看不懂着男人!

    这女子,正是许艾玲。

    至于苏樱雪,则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就是想给叶无双提供一个安静的谈话环境,她知道,接下来男人和这个据说是个大麻烦的女人之间的谈话绝对是惊世的,是属于那种注定要被尘封进历史角落的机密,无论是内容,还是参与谈话的人员,都会被永远抹掉,因为有些事情……不能见人!

    其实,主要是苏樱雪不想过多参与这些,异能组八年征战,她已经见识过了太多的黑暗、内斗以及杀戮,不想再接触那片世界,只想傻傻的做个女人,男人需要她的时候陪在男人身边,男人忙的时候,在一旁耐心的等候。

    傻……也是一种福气,难道不是么?知道的东西越少,这人啊,也就活的越幸福、越轻松!

    ……

    沉默了许久,一直到之间的烟蒂燃尽时,叶无双才终于开口了,一双黑眸静静凝视着远方天地,轻声叹道:“大好河山……大好河山呐!”

    说罢,长长吐出一口气,整个人的心境似乎因为这一口气的吐出而放轻松了许多。

    大好河山……究竟葬下了古今多少英雄豪杰的统一梦?甚至就连他叶无双都不例外,不甘的凝望着亚洲,总是想将之纳入囊中!

    唯有将这最后一洲拿下,暗黑议会的版图才全面了,难道不是么?

    从始至终,许艾玲都在观察着叶无双,虽然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男人写满刚毅、棱角分明的侧脸,但仍然能通过玻璃窗上印着的男人模样看到——男人眼中闪烁的那惊人亮光!

    那是一种叫做野心的目光,很炽烈!

    当一个人的眸光那般炽烈,写满野心的时候,只能证明,这个人的血液都开始因为那野心沸腾了,燃烧了斗志,要在极尽升华中一战!

    忽然,许艾玲似乎又有些看懂叶无双了,只是心中终究还是有些余怒,说话的时候未免也刻薄了一些:“是啊,大好河山……只是很可惜,因为有了你这种人,所以一切都不再那么美好了。呵呵,铁蹄踏碎山河,生民流离失所,这就是你想要的么?”

    叶无双没说话,只是手指很有节奏的在窗台上敲击着……

    许艾玲觉得这节奏很熟悉,想了很久才若有所悟,这似乎是一首叫做《向天再借五百年》的歌曲的节奏,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里面有几句歌词是这样的——沿着江山起起伏伏,伏温柔的曲线,放马中原爱的北国和江南。

    面对冰刀雪剑风雨的无情,珍惜苍天赐给我的金色的华年。

    做人一地肝胆,做人何惧艰险。

    豪情不变年复一年……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我站在风口浪尖紧握住日月旋转……

    忽然之间,许艾玲觉得似乎自己跟上了这个男人的思维,也明白了这个男人心中的天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天下——有人争的天下,才是瑰丽壮美的天下,诠释着一代又一代雄主波澜壮阔的一生和遗憾。

    其实仔细一想,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长得那么帅那么美,没人追你,你还是一朵默默无名的野草或者是野花,孤独的在角落中从盛开到绽放,注定不会惊世……

    不惊世的美,不叫壮美,唯有壮美,才最让人心动!

    男人心中的大好河山,是壮美的河山!

    逐鹿天下方逞豪杰本色!

    他……是要将自己的一生永远的镌刻进着河山中啊,最起码要证明……自己来过,活过,争过!

    就在许艾玲神思不属之际,叶无双终于开口了,似乎是在说给自己听,又似乎是在说给许艾玲听:“试问今日之亚洲,竟是谁家之天下?”

    一句话,野心毕露!

    许艾玲叹了口气,他知道,男人是在警告她,亦或者是在传达自己的决心——这亚洲,老子要定了!

    而这个时候,叶无双则转过了神,静静凝视着这个眉宇之间刻写着威严的女子。别人可能理解不了自己的想法,但是这个女人……一定行!沉默了一下,忽然问道:“你是来阻止我的吗?!”

    问的有些突兀,但许艾玲却知道他的意思,低头思索了一下,道:“没人会阻止你什么,我来,只是传达政府的意思。”

    “哦?说说看。”

    “很简单,苏、萧两家惹到了你,按照你和我们的约定,你可以出手,我们不会拦着!”

    “……”

    叶无双霍然变色,眸光瞬间凌厉了起来,一股子久居上位磨砺出来的威压朝着许艾玲铺天盖地的压了过去,而许艾玲也不简单,一挺那不甚宽阔的肩膀,气势毕露,竟是与叶无双硬碰硬!

    仅仅瞬间,叶无双就收敛了气势,他知道,女人不是在耍他,这确实是华夏的态度!可是……真的很诡异,难道不是么?

    叶无双从来没觉得与主席的那场口头约定有什么用,涉及到了国家安危,只有两个字能行得通——利益!承诺什么的都是狗屁!

    可是……现在华夏的态度就有些诡异了!

    沉默了一下,忽而问道:“为什么?!”

    “因为有人给你作保。”

    许艾玲的眸光多少有些复杂,轻声道:“他们赌上了自己一辈子的荣耀和英名,有的甚至连生命都赌上了,为的,就是给你作保!”

    “我需要付出什么?!”

    叶无双的心里有些颤抖,隐隐猜到了什么,可又有些不敢相信,问道:“他们……又是为了什么?!”

    “你需要付出的,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平苏、萧两家后,摆平一切余波,尽量别使华夏受到波及!”

    许艾玲叹了口气,道:“那些人保得就是这一点,他们用自己的荣耀和生命保证,你不会置华夏于不顾!这也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来监督你!1号不敢压上国家的命运,所以,他需要做些防备!呵呵……他是赌上了自己的命运,但却给国家留了一手!”

    是啊,1号确实是赌上了自己的命运,如果叶无双事后真的一拍屁股跑掉的话,无论造成的损失是大是小,1号都会下台!监督……只不过是给国家留下了条后路,而不是给他自己的后路!

    说此一顿,许艾玲一字一顿说道:“至于他们的目的……简单!驱李、曾、苏、萧四家,拔毒瘤,还天下一片朗朗晴空!”

    叶无双没说话,面色阴晴不定,轻轻转过了身子。

    定余波……

    很不简单!

    就算是现在他去做这件事情,也会付出莫大的代价,有损自身利益,是很大的利益,大到他自己都不得不谨慎!

    许艾玲也没说话,只是从裤兜里拿出一块叠得很整齐的纸,递给了叶无双。

    叶无双一愣,随即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恍遭雷击,直接立于原地,只觉喉咙上似乎堵着什么东西一般……

    纸上,只有一些名字……

    上到1号首长,总理,许老爷子……

    再到叶震麟、许定国、许定邦、许艾玲……

    最后到司徒郁孤等军方大佬,以及总参等部门的首脑……

    一个又一个的名字,一个又一个龙飞凤舞,力透纸背,饱含着决绝意味的方块字……

    整整半个华夏政府的顶层大员!

    叶无双使劲儿眨了眨眼睛,有些液态东西似乎在往上涌,仅仅是一个名字,他看到了太多的东西,看到的是一颗颗跃动的忠心,忠臣之血淌成一条河!

    这个国家,中低层官员或许乌烟瘴气,醉生梦死,但是高层却都是清醒的,明白什么叫做家国天下,要不然……国早亡了!

    四大家族之祸,从古至今一直在延续!

    最起码,叶无双感触就很深!

    当初,自己被迫害的远走天涯,难道真的是最顶层那些人的意思吗?不,一切都是四大家族的人在背后使幺蛾子!他们在军政的关系都很深,再加上自己确实犯了法了,足以把自己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然后,异能一组的事情,真的是最顶层的人的意思吗?不,不是!也是四大家族干的!老八战死警局门外,剩下的兄弟被害海外……

    迫害忠良,为其罪之一!

    不过……有这些,也足以判他们死刑了,难道不是么?

    这还仅仅是发生在叶无双一个人身上的事儿!

    这个世界上,成长到让四大家族颤抖地步的人,可能只有叶无双一个,但要说被四大家族迫害的人,何止千千万!他们的家族能传承千百年,那是踩着无数人的尸骨得来的!

    在看到这张纸后,叶无双忽然平静了下来,只是问道:“为什么你也在保我?!”

    “因为只有你能灭掉四大家族,只有你有那个能力,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许艾玲叹了口气,道:“我相信父亲他们的眼光,所以,我选择拼一把!四大家族……早该灭了!”

    叶无双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只留下一句话在房间内飘荡:“好好休息吧,这间房让给你了,明天早上就要回国了,我们的战场在华夏!”

    望着男人的背影,许艾玲笑了,她知道……男人接下了这个重担!

    在叶无双伸手关门的瞬间,许艾玲看到,在男人的手臂上,有一副刺青,很简单,只有一颗染血的獠牙,仿佛闪烁着森寒光芒一般,栩栩如生!

    他……已经是暗黑议会之主,却从未洗去华夏打在他身上的烙印!

    这……足以说明许多东西了,难道不是么?

    獠牙,锋利无匹,能撕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