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章 又见血之朝圣路【五更求花】

    《凌云霸主》最新章节...

    新加坡,圣安德烈教堂。<冰火#中文.

    曾经洁白无瑕的神之使者,现在已经成了披着血染霞衣的恶魔,那据说造价无比昂贵的石膏墙上,到处都是干涸的血迹,经过几天的蜕变,已经成了暗红色,远远望去,白与红交织出一幅战图,有些凄凉。

    如今,这里已经不再是人们朝圣做礼拜的地方,而是成了暗黑议会盘踞的大营,只因……暗黑议会之主就在这里!

    外围,到处都是暗黑议会成员扎起的帐篷,那日一战留下的尸首已经被焚毁,只留下遍地的骨灰粉。

    内部,一间窗明几净的大屋,这是便是叶无双和苏樱雪的临时住所了,本来,这间屋子是属于布鲁斯教父的,不过教父现在都已经沦为臣虏,哪里还有资格继续住在这里啊?早就和其他俘虏一样,被绑到教堂外面洁白的柱子上吹吹冷风、晒晒太阳什么的,清醒去了!

    要说这群俘虏里谁最幸运,那么毫无疑问就是张效武了,因为秦歌的原因,叶无双也不可能太过虐待这家伙,很幸运,他是第一个落到叶无双手里没褪上一层皮就离开的俘虏!

    ……

    房间里,阳光明媚,有佳人相伴,亦有美酒可尝,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一天,难道不是么?!

    叶无双靠在沙发上,一边猥亵着他最宝贝的9号,一边喝着红酒,端的是惬意无比。

    “咚咚咚。”

    一阵很有节奏的敲门声传来,叶无双直接道:“门没锁,进来吧!”

    门开了,来人是萨克尔,北极熊手下的一员骁将,敢死敢战不说,而且还有着暗黑议会那些大老粗所不具备的细腻,叶无双身在新加坡的这段时间内,所有的事情都是由这心细的汉子打理的!

    叶无双对待手下之人还是很和煦的,最起码不会摆谱,公事是公事,私交是私交,公私分明,这也是他能走到如今这个地步的一个原因之一,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笑道:“坐吧,呵呵,这个布鲁斯还挺会享受的,波尔多红酒,珍藏了好多年的,挺不错,你也尝尝!”

    说着,给萨克尔倒了一杯!

    萨克尔倒也没拒绝,几天下来,他发现这位绝对可是称之为是自己信仰的男人其实很好相处,拿起酒杯尝了一口,笑道:“是不错!”

    说着,放下了酒杯,道:“魁,华夏政府来人了,现在正在来这里的路上,您见不见他?!”

    “哦?!他们还真敢派人来啊?!呵呵……难道就不怕我宰掉这使者?!”

    叶无双笑了笑,嘴角挂着的笑意很温醇,淡定而永恒。一切……都在预料之中,难道不是么?右手轻轻摩挲着苏樱雪那光洁如玉的脸蛋儿,笑道:“9号,你说这位使者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你早就已经猜到了,还问我做什么?!”

    苏樱雪白了男人一眼,说实话,她很喜欢这种感觉,躲在男人怀里,像只猫咪一样享受着男人的抚摸,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需要问,只要静静享受属于她的温馨和宁静就可以,换了个更加舒坦点儿的姿势,这才说道:“还能来干什么,肯定是为了调解矛盾的呗!”

    “是啊……我都做到这地步了,他们还指望这一切能平息吗?!”

    叶无双笑了笑,随即问道:“萨克尔,那些俘虏还在吗?”

    “在!”

    “很好!”

    叶无双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道:“走吧,该去接见一下我们尊贵的客人了,所谓君子开战,自然还是要先通个气儿的,不管我是光明正大的走回华夏也好,还是一路杀回去也罢,这使者,总是要见的!”

    说着,拉着苏樱雪大步离去,一直走到门口时,才回过了头,只是脸上已经没了那淡定永恒的笑容,反而有些阴森,轻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我见那些银三角毒枭的时候,你已经在暗黑议会了吧?呵呵,有时候,做事学学教士,在迎接人这事儿上,也是有学问的!”

    言罢,不再停留,大步离去。

    只留下萨克尔一人留在原地,眼中红光四溢!

    是的……他明白了叶无双的话,也想到了暗黑议会的一件往事,虽然血腥残暴,但确实为暗黑议会铸就了无上威严!

    威严,不是靠嘴皮子和仁义说出来的,是拿马刀打出来的!

    ……

    一个小时后,一辆悍马越野停在了距离是圣安德烈教堂五百米左右的地方,随后,一名身高大约在一米七左右的高挑美女从车上跃下,穿着较为庄重,一身女式西服,很修身的那种,将完美的身段完全勾勒了出来,线条玲珑,风姿绰约,玉脸无暇,端的是风华绝代。

    那双睿智明亮的眸子……

    那久居上位而磨砺出来的威严……

    更是为这个女人平添三分光彩!

    仿佛是那个凶名镇压万古的女皇武则天生活在了现世一般!

    不用说,这个女子正是许艾玲!

    一下车,待看清周围之后,许艾玲那还算可以的心情登时就被破坏的一干二净,直接被眼前这副景象震撼了,俏脸发白,甚至就连身子都在轻轻颤抖着!

    顷刻间,恍如身在隆冬腊月,那是一种彻骨的寒意!

    这……还是人间界吗?分明就是婆娑世界!

    却见,横陈在她面前的是一条血染出来的路,只有两米宽左右,在两侧插满了木头十字架,每一个架子上……都钉着一个人!

    这些人显然是刚刚被弄上去的,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

    每隔一米多就是一个木桩……铺就了一条长达五百米的道路,直通远处那座外墙已经是血迹斑驳的教堂!

    这一路,怕是钉死了好几百人!

    残暴!

    这是赤luo裸的暴行!

    许艾玲心中在怒叱,她……对叶无双的第一印象糟透了。这一次她没有听父亲的话,没有直接告诉暗黑议会成员自己的身份就直接到这里,就是想看看那个留下无尽传说的男人的真面目!

    现在,她看到了!

    看到的是一个恶魔,一个从修罗地狱里爬出来的杀人犯、刽子手!

    许艾玲想不通的是,自己的父亲和两个哥哥为什么会看准这么一个男人,甚至为了这么一个恶魔赌上自己自己一生的荣誉和性命!她觉得有些不值……

    战争很残酷,她早就想到了,但是也不需要用这种已经没有任何人道可言的手段吧?许艾玲不傻,她知道,这些人应该就是这几天萧、苏两家被俘虏的人,都是一些助纣为虐的人,可就算是再坏的人,也不应该用这种手段来对待!

    许艾玲长长呼出一口气,想到了一件暗黑议会的往事——血之朝圣路!

    那是暗黑议会在征服银三角时候干出的事情,毒枭的桀骜不驯惹毛了叶无双,结果派出教士,一口气抓获了许多毒枭,全都钉死在暗黑议会门前,幸存下来的毒枭终于怕了,一步一跪,一步一叩头的走完了那段路,用这种丧尽尊严的方式才平息了叶无双的怒火。

    那条毒枭叩拜中走过的路,被人称之为血之朝圣路,一条记载着暗黑议会暴行的道路!

    许艾玲不知道的是,正是暴行成就了暗黑议会,在地下世界这片容不下温情的世界里,唯有马刀与鲜血才能为自己赢来尊敬!

    她只知道,这是叶无双给她的震慑,也是叶无双的态度!

    此时,一直在旁边候着的萨克尔终于开口了,微微一躬身,道:“尊敬的中国客人,欢迎你来到地狱,请吧!”

    许艾玲咬了咬牙,面色已经铁青,不过还是鼓足了勇气迈出了步子。

    却不想,萨克尔在后面开口了,轻声道:“我不知道您是真不知道规矩,还是假不知道规矩,这条路,您得一步一叩拜的走完!”

    言罢,守在两边的暗黑议会武士全都端起了手里的枪,一时间“咔咔”的上膛声连成一片!

    刀枪所指,许艾玲却是忽然笑了,冷冷道:“对不起,我不会选择臣服,现在的我,代表的是华夏!”

    说完,大步朝前走去,只余下一道不高、却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四周回荡,经久不息:“有种,就让你的士兵开枪,射杀我于此地!”

    ……

    五百米,仅仅五百米的距离,是许艾玲一生中走的最艰难的一条道路!

    浓郁的血腥味刺鼻,让人闻着就想吐!

    这些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人,显然还没有死透,隐隐约约之间,甚至可以听到他们的惨叫和呻吟!

    那一声声低沉嘶哑的惨叫,当真如从地狱里传出的招魂之音一般,不断的溃压着人的心理防线,若是心理素质不强,走完这条路的时候,八成人也就疯了!

    惨绝人寰!

    当走完这段路的时候,许艾玲感觉自己真的很虚弱,很想休息一会儿,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只是,腰杆子却挺得很直!

    就在许艾玲要走入教堂之际,萨克尔却开口了,话语中,已经有了一些敬佩:“中国的官员我见过许多,但都是一些酒囊饭袋,是你,改变了我对中国官员的看法!您,很有胆色,被着刀枪指着,走在这条通往地狱的道路上怡然不惧,好样的!”

    显然,女人的勇气赢得了萨克尔认可!

    许艾玲却是面无表情,只是回头看了萨克尔一眼,轻喝道:“禽兽不如的东西!”

    而后,迈开步子踏入了教堂。

    穿过回廊,终于来到说好的地方,当那扇上面满是斑驳血迹的大门打开的时候,许艾玲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隔着很远,她看到在教堂最中央的高台上,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在他旁边,看身形应该是个女人,只不过里面光线有些昏暗,看不清男人的面容!

    顷刻间,许艾玲冷笑了起来,男人坐的那个高台,一般都是教会摆放耶稣像的地方!

    毫无疑问,那个男人已经把耶稣像推倒,自己坐在了人家的位子上!

    这……算是渎神吗?

    亦或者是说,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了神!?

    (五更了,很累……提醒兄弟们一下,鲜花差16朵加更,打赏差30加更。呵呵,老楚说过五更,也完成了,说话还算算数吧?兄弟们甩些打赏和花花出来呗?现在像老楚这么说话算数又勤勉的好写手可是不多了耶~~求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