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小头犯错,大头受累

    第九十七章小头犯错,大头受累

    两个女人,一段春梦,道不尽的**,说不完的痴缠……

    就在这个被大雪掩埋的小小的神庙中,上演着人世间最美的一幕,男人刚健威武,女的绝艳人间,两具一丝不挂的身体在在地上抵死缠绵!

    原来,男欢女爱的滋味竟是这样……

    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

    此时,樱心里就剩下了这么一个想法。那根缠绕在自己和男人身上的情丝,竟然让她生出了臣服之心,是的,就是臣服,对叶无双的侵犯猥亵居然一点儿都不介意,甚至就连心里都没反感的滋味!

    虽然樱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事实,最起码在那个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大力抽动时,她没有推开,甚至将男人抱的紧紧的,生涩的迎合着。

    唯一让樱很恼火的是……这个男人不是个东西,一点儿怜香惜玉之情都没有,短短一晚上的时间,两次给自己那里造成了莫大的伤害!

    第二次还好,毕竟这样的伤害哪个女人没有受过?樱就算心里不爽,也只能怨叶无双力道太大,跟发疯了一样冲击,完全没有因为她是第一次而稍微照顾她那么一点点。

    可是第一次怎么解释呢?这个男人做的那么绝,居然给自己来了一招撩阴腿,还踢流血了!这……已经不是不懂怜香惜玉能说过去的了,而是禽兽,绝对的禽兽!

    短短一夜之内,就分别被膝盖和男人那玩意儿撞了两次,樱已经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恨了……

    不知道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究竟肆意纵横了多长时间,不过,樱敢保证,至少也在一个小时以上,如果不是自己身体素质强悍的话,怕是早就晕了过去。

    就在樱已经坚持不住时,身上的男人终于有了反应,浑身肌肉夸张的隆起,宛如一头蛮牛般,动作也为之定格。

    紧接着,一股热流直冲樱体内!

    这股暖流,是那么的烫,烫的樱浑身哆嗦,脑海中一片空白,娇躯也不禁绷紧,一连串高亢的哼声从鼻息、樱唇之间挤了出来,竟是在这最后关头攀上了顶峰。

    而叶无双,在发泄过后,直接趴在女人柔软的身上睡着了。

    樱娇喘了许久,才从高地回到平原,不禁看了叶无双一眼,眼神竟是……那样的复杂!

    守了五百年的身子,竟然给了这么一个见面仅仅一夜的男人,不知道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樱心中无声的叹息了一声,说到底,如果真要算的话,自己和这个男人还是敌人呢,只不过因为自己使出了魅眸,才最终使两人陷入如今这种尴尬地步,魅眸虽然失败了,但却失败的不彻底,终究还是在两人身上缠绕上了一根情丝,要不然,又怎会出现现在这一步?!

    阴差阳错,究竟是缘分还是天意捉弄,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樱不想想这些问题,实在是太深奥了,情之一字,最是多变,根本无法捉摸,而人生(索“六夜.言情+本书名”之有趣,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雪女,一旦丢失冰清玉洁的身子,她们的生命将不再漫长,就像人类一样,只有短短百年光阴而已。

    遇到叶无双,并且成了他的女人,虽然尝到了情爱的滋味,可生命也变得短暂而急促了。

    这,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一生走完之前,谁又能说得清呢……

    一切听天由命吧,樱轻轻闭上了眼睛,被男人折腾了那么长时间,她真的有点儿受不了了,只想好好睡一觉。

    神社里再次陷入黑暗,一场激情后,终于是平静了下来。

    ……

    迷迷糊糊中,叶无双感觉自己手里抓着一团手感非常美妙的东西,那感觉……就跟馒头似的。只不过,却比馒头柔软滑腻了太多太多。于是,下意识的抓了抓,很快,一颗坚硬的东西居然在“馒头”上凸了起来,顶在掌心……

    这……不像是馒头啊?!

    倒是很像女人那娇嫩柔软的*……

    r房?

    r房!

    叶无双“嗖”的一下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身处黑暗中以后,眸中顿时闪过一抹红光,顿时,周围的一切尽在眼中。

    这一看不要紧,好悬没给叶无双吓死!只见,自己正坐在一对白皙修长的大腿上,这双大腿的主人是谁自不必多说,肯定是樱了!

    淡蓝色的头发凌乱,出尘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的泪痕,还有激情过后尚未消退的红晕,模样惹人心疼。最重要的是……樱此时居然是一丝不挂的,那芳草萋萋之地,尚有血迹,而地上,亦有一滩殷红……

    叶无双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他不是个傻子,看这情况,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自己……居然把这个女人上了?!

    叶无双想哭的心都有,一个活了五百年的女人,一个无比强悍的女人,虽然不如自己,但也差不了多少!

    这么一个女人,被自己给上了,醒来后,会怎样发疯,谁都没法想象!

    最重要的是,看情况显然自己是下**极重,要不然,地上那一滩滩的殷红又怎么解释?拜托……你是上人家,而不是杀人家,犯得着流那么多么?

    叶无双知道,自己有麻烦了……大麻烦!当下,不由有些头疼的揉起了太阳穴。

    杀了这个女人么?

    若是换在平时,叶无双估计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上这个女人一眼,就觉得心有不忍……那种感觉,和面对韩歆瑶、苏樱雪时的一模一样,是一种叫做悸动和爱的东西。

    叶无双是很无情,手段也很黑,但那……都不过是在面对敌人时才有而已!

    对待爱人,叶无双宁可杀了自己,也不愿意伤害对方一丝一毫!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了,仅仅是缘,还是在自己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进行的,居然就产生了感情?

    此时,叶无双都恨不得抽自己两大嘴巴子了,实在是太没出息了,回到和平世界才生活了多长时间啊,居然连心都变软了!

    他不知道的是,被情丝牵绊的……岂止只有樱?他同样也被情丝绑着!

    叶无双叹息一声,实在是不想去想什么后果了,索性别过了脑袋,这一扭头,顿时跳了起来!

    又一个浑身一丝不挂的女人,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

    只不过……女子胸前的*、两条修长大腿之间,一片狼藉!

    尤其是双腿间,有点点殷红……

    又是一个处女!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叶无双根本不认识……干干净净的身子被一个陌生的男人侵占,想来,只要是个女人就不会善罢甘休吧?

    能在这种情形下出现在这座神社的人,是个简单人吗?

    在看到这名陌生女子后,叶无双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就是那个自己一进入富士山,就跟踪在自己身后的神秘人,!

    除了那个人,怕是没有别人了!

    只是不知这个神秘人究竟有什么本事,在被自己感觉到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躲过自己的搜寻。

    想来,这个女人应该很是不凡吧!

    这……又是一个麻烦,很有可能还是个比樱更加让人头疼的麻烦。

    叶无双想都没想,提起裤子就准备溜,艹,现在不溜,更待何时?难道眼睁睁的等着两个恨不得生食自己血肉的怨女找上门和自己拼命啊?

    “怎么?上了老娘不打算给个交代就想走了?!”

    一道冷冷的声音自背后传来,叶无双不禁停下了脚步,回头一看,顿时苦笑了起来,那个陌生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了,此刻正站在后面冷冷看着自己呢!

    “想不到,堂堂暗黑议会之主居然没种到了这种程度。”

    女子冷笑道:“既然事情都已经做出来了,又何必急着提起裤子跑路呢?为什么不坐下来好好聊聊?”

    老子和你有什么好聊的?!

    叶无双心中嘀咕一句,可却不知道为什么,女子的声音总是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因此,也没有说话,而是仔细回想着自己究竟在哪里听过……

    蓦地,叶无双心中一跳,想到了一个连他都有些忌惮的女人,看了站在对面的女人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罂粟?!”

    “看来你的脑袋还没被驴踢了。”

    女子忽然笑了起来,轻声道:“恭喜你回答正确,可惜……没有奖励!”

    真的是罂粟?!

    叶无双心中狠狠一跳,双眼一翻,好悬没直接晕死过去!

    自己究竟干了什么?

    居然把罂粟那个疯女人给上了!

    此时,叶无双自己都想把那个不规矩的小兄弟给切了……他妈的你说你上谁不好,偏偏上了这么个女人!这下有麻烦了,不小的麻烦!

    什么叫做小头犯罪,大头得跟着受累,救小头于水火。

    这就是了!

    只不过……罂粟怎么会是个处子呢?而且……似乎罂粟也没这么漂亮吧?

    很快叶无双就想到了这其中种种诡异之处,此刻是惊疑不定,无数个问题划过脑海,最终确定一条大概的方针——所有问题搁后,先混过这关再说!

    只因……他感觉到罂粟目光里的寒意,这个女人的耐心正在逐渐消失!

    (那两人太过分了,又一次爆了老楚了,兄弟们,爆回来!求鲜花啊~)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