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0章 东京惨案

    第八十章东京惨案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对于住在parkyattokyo里的叶无双来说,这三天是一段非常轻松愉快的日子,每天能有霜儿这么一个可爱的丫头粘着自己,能不开心么?但是对于整个日本来说,这三天,却是在地狱中度过的。

    短短三天时间内,整个经济产业省有四十八名人员全都遭到暗杀,这绝对是日本有史以来最令人震撼的一场连环凶杀案,在短短七十二个小时之内,这场连环凶杀案的主谋就彻底将日本整个经济产业省都给弄瘫痪了,这怎能让人不惊?

    众所周知,经济产业省隶属日本中央省厅。前身就是通商产业省。主要负责提高民间经济活力,使对外经济关系顺利发展,确保经济与产业得到发展,使矿物资源及能源的供应稳定而且保持效率。

    这样一个机构,你说它重要么?

    如今,一场连环凶杀案,就让这个机构彻底陷入瘫痪中,整个日本政府都快抓狂了!

    可最令人无奈的是,在这个多事之秋,日本东京都知事中山芳则居然也挂了!

    所谓东京都知事,也就是东京市的市长,好吧,小鬼子的官职名称确实有些拗口,就像他们的兜裆布一样,反正遮住了就行了呗,缠来缠去的弄那么复杂,以为很性感啊?2b!跟个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

    但是,这东京都知事的权利却是一点儿都不小,想想吧,一市之长有多大的权?

    可现在呢,经济产业省的四十三名人员全都在他的地头上挂掉了,本来吧,这事儿如果有中山芳则扛着的话,也不至于弄出多大混乱,可偏偏……中山芳则也挂了,那就恶心了去了……

    整个日本,现在是一片混乱,种种迹象都在误导人,让人们以为某个霸权国家已经将阴谋丢到了日本脑门子上。尤其是日本政府高层,全都陷入了莫大的恐慌,谁也不知道,暗杀什么时候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其实,早在一天前,经济产业省数名重要大臣被杀时,日本政府就做出了快速反应,派遣新的人员填补空缺,可令日本首相那个叫什么三陪的郁闷的是,新上任的那些个人都是些不折不扣的怂货!还没坐上位子呢,就都被层出不穷的暗杀吓成了软脚虾,一个个缩在家里连门都不敢出,更别提回到工作岗位上安定人心了……

    现在,整个东京都乱成一锅粥了,无论是政界还是商界,都快要到失去控制的程度了。

    ……

    就在日本首相三陪先生焦头烂额之际,叶无双却是优哉游哉在阳光明媚的清晨坐在沙发上喝咖啡。

    “吱呀。”

    卧房的门开了,柳馨彤穿着一袭吊带睡衣带着阵阵香风出现在了客厅里,见叶无双已经起床,不禁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嗨,早啊!”

    “本来就挺早的。”

    叶无双翻了翻白眼,对这种没有半点儿营养的打招呼一点儿都不感冒,伸出食指朝着柳馨彤勾了勾,笑道:“过来,妞儿,大爷给你看点儿好东西。”

    柳馨彤被叶无双的态度弄的一愣一愣的,要知道,这些天可一直都是对自己不冷不热的,跟个木头棒子似的,别说像这样只有熟人之间才能开的玩笑了,甚至就连笑容都吝啬的很少给自己一个!今天这态度……实在是太反常了!不禁失笑道:“看来你今天心情不错啊。”

    “相信你一会儿也会心情变得很不错的。”

    叶无双将一厚沓报纸丢在桌上,淡淡道:“看看吧,这些有助于你的胃口!”

    柳馨彤带着疑惑坐到叶无双面前,有些迟疑的拿起了报纸,瞟了一眼,顿时大惊!

    只见最抢眼的地方,是一张偌大的照片,照片上一名穿着西服的男子躺在冷冰看最快更新冰的繁华大街上,只剩下了半个脑袋,周围流满了某种液体,虽然报纸灰白的图片让人看不清那些液体的颜色,不过仍然能一眼确定那绝对是殷红的鲜血。在男子的尸体旁,一名妙龄女郎掩嘴惊叫的模样被照片定格,不过完全可以想象她当时的恐惧,身边刚才还有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可转眼间那男人脑袋就被敲掉了半个,横尸街头,那场景……谁撞见不惊?

    而这张报纸的头条更是惊人——东京都知事中山芳则携女友逛街,被暗杀于银座繁华闹市中。

    看到这样一张报纸,柳馨彤能不惊讶么?看了一遍下面的详细报道后,紧接着就翻到下一张……可看到下一章报纸的照片后,柳馨彤眼角狠狠抽出了几下。

    这张照片的拍摄场景是野外,只见照片上最抢眼的便是三具被扒的一丝不挂的女尸,横七竖八的叠在一起,在三局女尸旁边,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子,男子身上尚穿着医院的病服,脖子被划拉开好大一条口子,看那模样,似乎将颈椎都切断了,只剩下一层皮连着。

    这份报纸的头条更加令人震惊——究竟是律法不严,还是歹徒太猖狂?公正廉明官员在医院被劫持割喉,一妻两女被超过四十名男子轮致死,弃尸荒野,惨无人道!

    柳馨彤脸色都有些发白了,照片中的男子,可不就是自己恨不得生食其肉的冈田义雄么?如今,这个卑鄙龌龊的猪猡遭此残酷对待,被弃尸荒野,为什么自己一点儿都不觉得高兴,反而只感到浑身冷意一个劲儿的往上冒?杀冈田义雄很正常,可连他一妻两女都被轮致死,这究竟得多么黑的“”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心肠才能做到?而且看报道,根据那些法医的检测,冈田义雄的妻女显然是死在他前面的,所以……那些警察做出了一个更加令人心颤的推测——冈田义雄应该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女被人轮致死于自己面前的!

    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惨字能形容的了,而是对人性的拷问!

    做出如此之事,究竟是人还是恶魔?

    柳馨彤的心在颤抖,下意识的看了叶无双一眼,这一切全都是这个男人做的?!

    不用问,肯定是!

    因为自己发布的暗杀委托,可不就是这个男人接受的么?

    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寒意涌上柳馨彤心头,这个男子居然歹毒至此!

    蓦地,柳馨彤娇躯一震,心中却是不由自主想到了八年前那个少年。

    那是一个黑暗中带着血色的夜晚,黑暗仿佛一头洪水猛兽般张开大嘴,将整个世界吞入腹中……

    那一夜,有个少年郎,浑身带着杀意来到自己面前,问李家恶少是不是欺负自己?!

    面对着眸光冰冷的近乎实质化的少年,那一刻,柳馨彤真的害怕了,只觉那个少年是那样的陌生……

    后来,那个少年在自己的恐惧中带着些许失望走上了绝路。

    柳馨彤不敢想象,在跳下断崖那一刻,那个少年有没有后悔,后悔自己为了一个并不值得的女人霸道怒斩权贵……

    但柳馨彤可以肯定,在埋骨万丈深渊前,少年一定很失望,因为在他走上绝路前,那个他深爱的女人连一星半点儿温暖都没有给他,给他的,只有对他的恐惧……

    柳馨彤叹息一声,随即将目光投向了一脸淡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脸上,这是一个与那个少年完全不同的男人,做的事情也没有那个少年那么彻底炽烈,但性质却一样……

    为什么中山芳则死的那么痛快,而冈田义雄却不得好死?!

    说到底,这个男人还不是在给自己出一口恶气?

    哪怕这个男人再不好,他终究也是为了自己,最起码……他对得起自己!

    既如此,为什么要怕他呢?对他,我应该感激才是!

    想通了此节,柳馨彤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看了叶无双一眼,轻声道:“谢谢你,为我出了这口恶气,冈田义雄这头可恶的猪猡,就应该这么对待!”

    叶无双闻言一愣,随即微微眯起了眼睛,目光中,有种让人看不穿的味道。

    柳馨彤……这些年,我在变,你也在变,你我都已不是从前的你我了!

    r*^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