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章 发狠的女人

    第七十五章发狠的女人

    此刻,整个会所里面已经乱成一锅粥,那些刚刚还衣冠楚楚,蔑视柳馨彤的所谓名流此刻全都像狗一样抱头趴在地上,任由铁十字佣兵团的雇佣兵打骂,穿着厚重军靴的大脚丫子朝着这些人屁股上一个劲儿的狠踹,可这些猪猡愣是屁都不敢放一个,只能在黑洞洞的枪口下抱头嚎哭。

    “欺软怕硬的恶心民族。”

    叶无双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再也不想看到这些猪猡了,一挥手,带着三十多名跟随他出来的大兵“呼啦”一下子便涌出了会所。

    出去的路上,柳馨彤始终都不言不语,只是垂着臻首默默前行。叶无双知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对她影响颇大,尤其是冈田义雄的羞辱更是让这个女子产生了一种近乎暴戾的烦躁情绪,因此,也不出声打扰,始终默默跟在柳馨彤身后,这是心结,已经不是他所能插手的了,如何化解,全看柳馨彤自己,或是通过残酷的报复发泄,或是自己想开,彻底忍下这口气,外人无法帮忙。

    一切秋风凉,刚出会所,一阵冷风顿时将柳馨彤吹的一哆嗦,完全是下意识的抱住了肩膀,此时,一件尚带着淡淡体温的黑西服披在了她身上,给她带来莫大的温暖。

    柳馨彤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带着温醇笑意俊脸,深邃的蓝眸里闪烁着让人心安的光芒。

    望着这张笑脸,柳馨彤心里却是没有来由的一抽。

    这个男人方才拔刀那一瞬的表情,真的像极了那个为了自己曾经怒斩权贵,杀的京华血流成河的少年……

    就连昨天晚上抱着霜儿对月长叹时的背影,都那么像那个少年。孤独、寂寥……明明是一具尚未到而立之年的年轻身躯,可流淌出的,却是令岁月都动容的沧桑……

    这个男人和那个自己牵挂的少年,实在是太像太像了。

    只可惜,这个男人并不是那个少年,两人有着完全不同的两张脸……

    柳馨彤苦笑道:“或许,我真该听你的话,不来参加这个宴会的,简直就是徒惹羞辱。”

    “就像你说的,不来试试,又怎能知道最后的答案呢?或许你应该感谢冈田义雄的羞辱,最起码他的态度让你彻底死心了!这难道不是一见好事吗?最起码放弃了一切侥幸心理的你,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会更加坚定。”

    叶无双耸了耸肩膀,淡淡道:“至于你所受的羞辱,大可不必在意,因为那些敢于羞辱你的人,都会付出他们无法承受的沉痛代价!谁敢羞辱你,我杀谁全家!”

    谁敢羞辱你,我杀谁全家!

    多么似曾相识的一句话啊!

    柳馨彤眼中闪过迷离,脑海中却忽然出现当初那个少年对自己说过的话——从现在开始,彤姐你就是叶家的媳妇了,没人能和我抢,谁抢我杀他全家!

    语气一样的坚定,明明是杀气凛然的话,可听在人耳中,温暖却在心里荡漾。

    恍惚之间,面前这个男子的模样开始发生变化,棱角开始变的刚硬,那双看起来总是带着淡淡忧郁的蓝眸则颜色不断加深,最终变成一双漆黑的眸子,深邃的漆黑,仿佛有种吞噬人心神的力量。

    无双!

    柳馨彤忽然扑进叶无双怀里,清泪却是一个劲儿的自双眸中滑落,喃喃自语道:“无双,你知不知道,彤姐这些年过的有多苦……你现在究竟在哪里呀?彤姐真的好想好想你,如果有你在的话,这些人又怎么会如此欺负彤姐……”

    一听这话,叶无双心中一跳。

    难道……这个女人认出自己了?

    不过在听到那句“如果有你在话”时,顿时也就释然了,这个女人并没有认出自己,而是将自己当成了那个跟个傻比似的守护着她的“弟弟”。

    叶无双心里冷笑了起来……

    柳馨彤,当你遭遇危险时便想到了那个曾经为你拔刀怒斩权贵的少年了么?那么……当你在自己的丈夫身下婉转承欢,*呻吟时,可曾想到有那么个少年为了你正在流亡天下,正穿梭于枪林弹雨中,在生死间苦苦挣扎呢!你有没有想到你还欠着那个少年一个承诺,一个倾尽此生的承诺!

    不过,经过韩歆瑶的开导,叶无双虽然心中仍有怨恨,却也没有从前那么强烈了,只是任由柳馨彤抱着。

    过了良久,柳馨彤才终于发泄够了,伸手擦了擦挂在脸颊两侧的清泪,挤出一丝笑容道:“不好意思,我失态了。”

    在这个对于自己尚还很陌生的男子身上,柳馨彤找到了一种叫做温暖和可靠的东西,在这个冰冷的秋天里,暖了心扉。

    叶无双漠然点了点头,道:“心情好点儿的话,咱们现在就回去吧。”

    “好的。”

    柳馨彤嫣然一笑,笑容说不出的动人,显然经过那么一番发泄后,她整个人的心情已经好了许多。再看这个有着一双忧郁蓝眸的混血儿男子时,眼神都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柳馨彤能清晰的感觉得到自己心中那一分悸动!

    她也是个女人,丈夫早死,当一种叫做悸动的东西再次轻轻叩门时,仍然忍不住的心动。

    不过,这种想法刚刚萌生,便被她直接扼杀在了萌芽状态里。

    柳馨彤啊柳馨彤,不要忘记你是一个有了丈夫的女人,虽然那是一份虚无缥缈的婚姻,但终究是一份束缚,你怎能再次对一个男人动心呢?

    想通此处,柳馨彤眼中闪过一抹黯然,究竟在想些什么,怕是连她自己都明白了。

    女儿心,不可猜。

    尤其是,面对情之一字的挑战时,愈发难测。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两人也实在没有什么心情继续在这寒冷刺骨的秋风里继续呆下去了,月黑风高的杀人夜,鲜血四溅的会场,令人恶心的猪猡……这一切,足以破坏一切闲情雅致!因此,直接上车朝parkyattokyo开去。

    ……

    这一夜,两人之间的关系要比之先前融洽许多,最起码,在柳馨彤看来是这样的,因此,在回自己房间睡觉前,竟然罕见的朝着叶无双道了一声:“晚安。”

    叶无双一愣,不过看着女人满脸的笑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淡淡道:“晚安。”

    说罢,转身正欲进自己的房间,却被柳馨彤叫住了。

    柳馨彤看上去多多少少有些迟疑,沉默了良久,这看最快更新才说道:“对了……你先前说的那些话……还算数么?!”

    叶无双一皱眉,自己先前说过很多话,这女人指的是哪一句?当下问道:“你指的是什么?!”

    “就是关于盛世保全公司的其他业务!”

    柳馨彤一咬牙,道:“我想……我现在应该发布一些暗杀委托了!”

    盛世保全公司的副业?!

    狗屁!盛世保全哪里有什么副业啊!

    分明就是老子想帮你剪除威胁嘛!

    叶无双撇了撇嘴,却也明白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淡淡道:“当然,我们公司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营业,随时为顾客提供世界上最优质的服务!虽然您现在的情况发生了些许变化,但我们不是奸商,先前说的价格仍然不变——三菱重工总裁山田阳一和他的妻子花野真子,雅库扎总长板垣征四郎和山口组七代目渡边哲男,这些人一千万美金!而经济产业省大臣冈田义雄和东京都知事中山芳则,人头一百万美金!至于经济产业省下属的那些小杂鱼,一个十万块……人民币!”

    叶无双咧着嘴,非常热情的为柳馨彤介绍起了叶无双:“作为我们之间的第一次合作,我们公司决定为您提供最优质的附赠服务,完全免费!比如您要杀之人的家人什么的……嘿嘿,只要您愿意,我们可以帮您将他们的姓氏都完全剪除了!”

    “顺便再说一句,如果您在我们公司消费达到一亿美金的话,您将成为我们最尊贵的铂金会员,信任度大幅度提高,就算您想干了奥巴马那2b,我们也敢接,保证他第二天就被自己老婆白花花的大胸脯给夹着活活憋死!”

    废话,叶无双能不热情么?他来日本就是来干杀人放火的勾当来了,早解决早回国啊!谁知柳馨彤这女人一直都发什么狗屁善心,弄的自己不上不下的。如今这女人想通了,叶无双巴不得赶紧撺掇的她变成一个恶魔呢!

    看着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一脸亢奋的叶无双,虽然柳馨彤已经见识过一遍,可总是习惯不了,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呵呵……那些就再说吧!”

    叶无双优雅的颔首,问道:“那么,您准备干掉谁呢?!”

    柳馨彤想了想,道:“就从冈田义雄和中山芳则这些助纣为虐的日本官员开始吧!”

    “什么程度?!”

    程度?

    柳馨彤想了很久,才终于明白过来这个程度是什么意思,当下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说道:“惨无人道!”

    “很好,看来您真的觉悟了呢?!”

    叶无双咧嘴一笑,道:“那么您愿不愿意参与我们的优惠活动呢?!”

    “当然!”

    柳馨彤嫣然一笑,道:“有免费的优惠活动,我为什么不参加呢?!”

    望着女人灿烂的笑容,叶无双瞳孔却是一阵收缩……

    这女人……发起狠来可真不是一般的狠啊!

    所谓祸不及家人呢,这女人居然毫不犹豫的将报复延伸到了冈田义雄的家人身上……

    好吧,虽然叶无双自己也认为那是一句屁话,毕竟,人若作恶,就得做好承受一切后果的准备,有时候,深重的罪孽,可不是一个人能扛得动的,否则,叫仇家如何才能泄愤?!

    可柳馨彤如此之狠,他还是有些不习惯。。

    沉默了一下,柳馨彤忽然指了指桌上的报纸,缓缓道:“那么就预祝您马到成功喽,我会在这里等待喜讯的!”

    叶无双瞳孔再次收缩,女人的意思他当然明白,可不就是让自己别干毁尸灭迹的勾当,最好还弄的轰动一些么!

    这女人,看来是不准备在日本继续做买卖了,绝对是下了狠心要闹一次大的,让自己这么干,可不就是要用铁血雷霆手段给山田阳一和雅库扎来一次绝对的震慑么?!

    彤姐啊彤姐,曾经的你是那么善良,如今为何狠辣至此?!

    r*^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