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 那1刀,冷锋刺眼

    第七十四章那一刀,冷锋刺眼

    “哟!看着是谁来了?来自支那的馨语集团柳董!哈哈……怎么?柳董难道想通了吗?所以才来找我了?!”

    冈田义雄用英语扯着叫了一嗓子,随即将目光投向同伴,狂笑道:“怎么样?诸位,想不想尝尝来自于支那女人的味道啊?!”

    一语落,周围一群矮小的猥琐老男人顿时跟着“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狂笑了起来,一个个眼神炽烈的盯着柳馨彤看,仿佛柳馨彤现在不穿衣服似的,美妙的玉体任由他们享用。

    冈田义雄更是兴奋的满脸通红,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似的,一张脸都憋得通红。

    下一刻,只见冈田义雄忽然伸手将身边穿着和服的妙龄女郎摁倒,二话不说便将妙龄女郎的臻首往自己裤裆里摁。

    “嗤啦。”

    那是拉开拉链的声音。

    紧接着,一阵啧啧有声的吸允声传来,而冈田义雄则非常享受的眯起了浑浊的小眼睛,鼻子里更是发出一阵不堪入耳的哼声,胖手从妙龄女郎的胸口伸了进去,大力揉捏着。

    这一对狗男女究竟在干什么,就算是傻比都能看出来,冈田义雄这头矮小的猪猡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让那妙龄少女给自己做起了“口舌服务。”

    柳馨彤厌恶的皱了皱眉,环抱双手,只是站在门外冷眼看着这一切。

    约莫过了将近三分钟的时间,冈田义雄忽然握紧了拳头,浑身“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上下不可抑制的颤抖着,跟羊癫疯似的,显然……这头猪猡是属于秒射的那种,刚过三分钟,便直接缴械了。

    “嗤啦”

    又是一声拉上拉链的响动,紧接着便是一阵悉悉索索,妙龄女郎为冈田义雄整理好衣物后,这才抬起了脑袋,只见其殷红的小嘴上挂着几滴乳白色的液体,不用说也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了……

    叶无双看着一阵恶心,眸光却是更冷了,显然,冈田义雄这头猪猡需要接受的惩罚远不至于自己所料想的那般,该以最残酷的手段对待!

    见冈田义雄终于解决完了问题,柳馨彤这才迈开修长的双腿走了进去,站在冈田义雄对面,缓缓道:“冈田先生,想和您谈谈您对馨语集团的打压,您可知道,您用如此不公正的手段对待一家外国企业,将会引起多么大的纠纷吗?!”

    “纠纷?哈哈……你们支那人配让我们以公正的手段对待吗?”

    冈田义雄疯狂大笑了起来,一双浑浊的小眼睛一直都在柳馨彤娇躯上扫视着,冷冷说道:“想要我放过你们馨语集团,可以,只要你答应了我从前的条件就行了!不过……因为你的考虑时间太长了,所以,我决定多加一点要求。”

    言罢,冈田义雄一指刚才为他做口活儿的那名妙龄女郎,淡淡道:“你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将刚才她所做一切为我们在座的每个人做上一遍!”

    闻言,叶无双的目光愈发的冰冷了,只不过现在仍然在强忍着没有爆发罢了。

    柳馨彤一张俏脸也逐渐冰冷了下来,冷冷道:“冈田先生,请您放尊重一点,在商言商,若是您再次如此侮辱我,后果自负!”

    “后果?会有什么后果?!”

    冈田义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柳馨彤身上扫着,道:“今天,你既然进了这个门,就别打算出去了,我刚才说的,你今天是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说罢,伸出一双胖手便朝着柳馨彤胳膊抓去。

    手刚伸出,一道寒芒一闪而过!

    刀落手飞,甩在一边。

    却见叶无双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柄雪亮的长刀,正一脸森寒的盯着冈田义雄。

    而冈田义雄则愣在了原地,却见右小臂至手肘处已经“不翼而飞”,刀口齐整,皮肉和森森白骨泾渭分明,清晰可见。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冈田义雄一伸手,叶无双便直接斩了他半条胳膊!过了足足将近三秒钟后,血箭才陡然飙射了出来,溅了猝不及防下的柳馨彤一身。

    “啊!”

    此时,冈田义雄才感觉到了疼痛,凄厉的惨嚎充斥在整个包间内,满脸惊恐的抱着断臂处。

    柳馨彤也愣了,打死她也没想到叶无双竟然狠辣至此,冈田义雄刚伸手,他便直接斩断了人家的手臂!

    可惜,对于叶无双来说,这远远不够,只见叶无双忽然将长刀向前一刺,直接插入冈田义雄*。

    “噗!”

    鲜血四溅,冈田义雄再次惨叫一声,直接昏死了过去,看那模样,估计怕是不死也去了半条命!

    死?!

    这头猪猡当然不会死,叶无双下手很有分寸,刚好废了这家伙,却又没要掉其性命!不是他不敢杀,而是他不想杀!如果就这么让这头猪猡死了,那岂不是便宜了他了?

    让他亲眼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因为他的贪婪而惨死于他面前,让他听着自己所爱之人的惨叫却无能为力,最后活活气死,难道不是一个很美妙的方式么?

    报复,仅仅是刚刚开始!

    此时,房间内的这群日本人终于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纷纷跳了起来,直接叶无双大声嚷嚷了起来。

    叶无双就这么站在原地,冰冷的蓝眸扫过之处,这些猪猡全都乖乖闭上了嘴,一个个心惊肉跳的,大气不敢出了。

    叶无双不准备亲手杀这些垃圾,脏手!对着无线电轻声吩咐道:“鹰翼,可以动手了!”

    话音刚落,震耳欲聋爆炸声传来,即便是叶无双和柳馨彤他们都能感觉到,整幢大楼在颤抖!

    紧接着,一阵急促的枪声传来,枪声和凄厉的惨叫声,是那么刺耳!

    过了将近一分钟的时候,伴随着一阵整齐而沉闷的脚步声,包房的门被“嘭”的一声踹开了,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在外面,黑洞洞的枪口直对房间里的日本人。

    这些士兵正是铁十字佣兵团的雇佣兵,不过此刻他们身上都带着血迹——那是敌人的!

    显然,刚才他们在冲进来的时候,经历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交火,毕竟,这会所里不可能没有安保人员。看现在的情况,想来那些安保人员已经全部都被击毙了。

    叶无双扫了包房内的日本人一眼,轻声道:“都杀了,一个不留!”

    “哗啦啦……”

    子弹上膛声连成一片。

    “请住手!”

    一道雄浑的男音引起了叶无双的注意,随即一挥手,身后的士兵这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叶无双微微眯起眼睛看向了西南方向,那里正有一个年纪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与一般日本人不同,这个男人身材很高大,长的也很英俊。

    山田阳一!

    叶无双自然认出了这个男人,而且从进入房间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认出了这个男人!只不过这家伙倒是个异类,作为这包房里身份最尊贵的一人,从始至终都默默坐在一个小角落里,不言不语,也不参与冈田义雄等人的寻欢作乐,根本就是一个异类。

    叶无双很好奇这家伙究竟能忍到什么时候,所以也就没打扰对方,而且表演了一出当着主人面打狗的好戏给山田阳一看。

    最终,在黑洞洞的枪口下,山田阳一还是忍不住了,起身用字正腔圆的中文说道:“这里的人全部都极有身份,若是你在游戏开始的时候就将他们一口气全杀了,会引来很大的麻烦,惹出自卫队,这不是你想看到的局面吧?!”

    柳馨彤此时也站了出来,眸子里呆着淡淡的迷离,这个男人拔刀杀人时的模样,多像八年前那个为自己怒斩权贵的少年郎啊……只可惜,情景相似,人面却已是面目全非。轻轻拉住叶无双的胳膊,摇了摇头,道:“把人全杀了影响确实不好!”

    叶无双无奈,老子就是杀了又能如何?难道那狗日的叫什么三陪的日本首相还能来咬老子啊?!

    不过,想了柳馨彤现在在日本的处境,终究还是放弃了,瞟了山田阳一一眼,淡淡道:“记住,这场交锋,已经从“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你老婆和柳总身上转移到了你我身上。放心吧,我不会直接使用武力把你从这个世界上抹去,而会和你慢慢的玩,玩到你一无所有,像条狗一样跪到我面前求我杀你为止!”

    说罢,拉起柳馨彤转身就走!

    望着叶无双带着十几名士兵离去的背影,山田阳一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我不管你是谁,但敢在我山田阳一面前如此说话的,你是第一个!这场游戏,我会和你玩下去,看看到最后跪地求饶的究竟是谁!

    r*^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