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章 初临日本

    日本,东京。

    这是一座多元化的国际大都市,也是日本的首都,位于日本本州岛东部,关东平原南端。无论是建成区面积、还是人口或国民生产总值,东京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大城市,全球最重要的经济和金融中心,国际重要的金融、经济和科技中心,是一座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国际大都市,与美国纽约,英国伦敦并为“三大世界级城市”。

    一般来说,越是繁华之地,环境也越是复杂,东京同样不例外。作为日本的首都,这里自然而然的是政客聚集之地,除了政客,还有数不清的名流富商,同时,也是整个亚洲地下世界霸主雅库扎议会所居之地,雅库扎麾下最大的黑帮组织山口组的总堂便位于这里,只要是光明世界不能涉及的黑暗角落,都有他们的行踪。

    政、商、黑,三方的聚焦之地,环境究竟有多复杂,很难想象!

    东京成田国际机场,伴随着地勤广播一阵清脆的播报声,一架由京华市飞往日本东京的波音客机缓缓降落在了机场。

    舱门打开,与其他客机不同的是,下飞机的乘客全都是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最富年轻力壮的大汉,清一色的黑西服墨镜,有亚洲人,也有欧美人,皆是身材魁梧的壮年男子,队伍整齐,身上带着肃穆的杀伐之气。

    领头的是一名有着很明显的混血儿特征的年轻男子,黄皮肤黑头发,身材修长,无百度搜索本书名+看最快更新论是五官还是体型,都是非常标准的黄种人模样,唯独那一双深邃的蓝眸与黄种人差别颇大,证明这是一个同时拥有东西方血统的男子。

    这一行人,自然就是叶无双和鹰翼、二愣子他们了,一路平安无事,顺利抵达日本。

    “日本东京,世界最大的都市之一,同时也是雅库扎的老巢……”

    叶无双低声呢喃道:“终于是要和雅库扎正面交锋了么?!呵呵……东京,做好在老子*流血呻吟的准备吧!”

    随即,大手一挥,五十名黑衣保镖齐刷刷跟在他身后径直出了机场。

    在人员冗杂的机场,叶无双这一行人毫无疑问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五十名阵容齐整的黑衣大汉走在一起,稍微有点儿眼力的人就能看出这是一个不小的武力团体,是不是坏人不能确定,但绝对不能算是好人。不过却也没有人敢上来过多询问与阻拦,就算是机场的警察也不例外——在东京这个鱼龙混杂的大都市,环境实在是太复杂了,谁和谁有关系不能确定不说,很有可能大街上走着的一个不起眼的人都有可能是个身份了不起的家伙,所以,没人愿意多管闲事,给自己惹一屁股的麻烦。

    就这样,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机场。

    外面阳光明媚,始一出来,便有一名黑衣男子迎了上来,带着墨镜,面无表情的问道:“请问,您是盛世保全公司首领‘猎杀者’吗?!”

    叶无双点“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了点头,淡淡道:“不错,我就是猎杀者,您是?!”

    “我叫冯棣,是馨语集团董事长柳馨彤的保镖。”

    黑衣大汉伸出手与叶无双一握,缓缓道:“非常感谢你们能在如此情况下还接受我们的委托,现在就请你们跟我去见董事长吧,董事长已经在机场恭候你们多时了。”

    “好。”

    来到日本以后,叶无双整个人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冷漠、冷酷,浑身上下都在绽放着寒芒一般,瞟了这个叫冯棣的保镖头子一眼,淡淡道:“拿人钱财,予人消灾,不用说些客气的话,你带路吧!”

    冯棣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他也不是个喜欢废话的人,当即右手一引,带着叶无双等人径直朝前走去。

    机场边缘地带,一支足有十五六辆车的车队静静泊在路边,这便是柳馨彤的车队了。

    见冯棣停了下来,叶无双微微眯起了眼睛,不用问也知道,这应该就是柳馨彤的车队了。

    大部分车都是奔驰350,看那臃肿的模样,应该是改装过的,装了防弹护甲,这样十多辆车组成的车队,自然是非常抢眼的。当然,最为引人瞩目的还要数车队最中央的那一辆奔驰600普尔曼防弹车,看上去长得非常夸张——超过6.3米的车身长度比长轴版劳斯莱斯幻影还要长,4.3米的轴距已经是一款中级轿车的整车长度。全方位装甲防护,重达5.3吨,比两台奔驰600加在一起还要重。四条直径27.6英寸的米其林p防爆胎,提供动力的是5.5升12双涡轮增压发动机,不过因为这车实在是太重了,所以时速只能达到160公里/小时。

    这奔驰的防弹车是所有防弹车的老祖宗,其中,普尔曼600便是代表,这辆车可是号称拥有最高安全级别的车厢!完全可以达到由北约设定的所有6和7安全极限,也就是说,有三个51手榴弹在车子下面,两个位于车顶,同时爆炸也奈何他不得!

    以叶无双的眼力,通过车子停在那里的种种状态,一眼就看出这辆车还不止这些安全保护手段,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为地板另外选装重达300公斤的装甲,可有效抵御美制61手榴弹的袭击!

    对于这辆车,坦白的说,叶无双对它是又爱又恨,喜欢它的可靠,因为暗黑议会的很多重要人物都是以这辆车为座驾,多次保护那些重要人物,使其不至于轻易就被人刺杀。而令叶无双恼火的是……很多他的敌人也都喜欢这辆车!就拿三年前对教皇那个老家伙的刺杀来说吧,那老货用的就是这辆车,当时两颗火箭弹愣是没将之干掉!虽然事后和教会的矛盾全都化解了,但那次刺杀的失败一直都是叶无双心中的一根刺。

    说白了,这辆车已经安全到没的说了,简直就是一个乌龟壳子。

    “看来,柳馨彤最近被吓得不轻啊,居然只能把自己藏在乌龟壳子里度日……怎么?难道她那位男人不能给她半点儿庇护么?!无能的家伙!”

    叶无双嘴角掀起一道弧线,虽然因为柳馨彤身处险境实在放不下,最终口是心非的来日本保护这个女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这个女人的凄惨处境以后,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快意,心态实在是复杂到了极点!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阴阳百度搜索本书名+领域看最快更新怪气的说道:“看来你们董事长的架子很大嘛,出个门弄的比总统都拉分。”

    “您别见怪,我们实在也是被这段时间雅库扎层出不穷的暗杀弄怕了!”

    冯棣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反应内心的表情,苦笑道:“除了我们这些为馨语集团工作的保镖以外,没人愿意接受我们的委托,为了夫人的安全着想,不得不小心一些。”

    叶无双点了点头,已经掩去了心中那股令人恼火的嫉妒,越是靠近这个女人,他发现自己的情绪失控的就越厉害,轻轻一挥手,道:“鹰翼,带兄弟们上车!”

    言罢,将目光投向冯棣,问道:“从现在开始,柳董事长的安全就交给我全权负责了,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当然没有,盛世保全一直都是非常有信誉的,大家同是中国人,自然信得过你们!”

    冯棣感觉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越来越装不了酷了,本来还打算用冷漠来维护他们这些原来的保镖最后的尊严,可在男人那犀利的目光凝视下,自己的伪装似乎在一瞬间全部都被撕去了一样,挠了挠头,道:“柳董事长现在还在车上等着您呢,您上车吧,我想有什么需要的话,柳董事长应该会亲自和您说的。”

    叶无双没有答话,一开车门窜了上去,而冯棣则上了驾驶位。

    一上车,叶无双的目光就被车上的一名女子给吸引了。

    女子看上去女子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岁,温婉如水而不失典雅,身上带着一种水的气息,就那么静静坐在后排,鹅蛋脸,眸子如水,细细的柳眉如远山含黛,在眼睛上方划出一道好看的弧线,一颦一笑,温婉而美丽。

    柳馨彤!

    时隔八年后,叶无双第一次如此正大光明的坐在距离这个女子不足一米远的地方,静静打量对方!

    叶无双在打量柳馨彤,柳馨彤又何尝不在打量叶无双?

    此时,叶无双的心情毫无疑问是非常复杂的,女子身上的气息依然如从前一般,温柔如水,仅仅是坐在对方身边,就仿佛三千柔水划过肌肤,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从前,这个女子身上那温柔的气息,带给自己的是温暖,可是现在呢?那温柔的气息,却仿佛无数支森冷的钢针一般,刺的叶无双整颗心伤痕累累,血流不止!

    终究……这个女子还是不再属于自己了!

    叶无双苦笑一声,时隔八年后,再相见,人面依旧,心已变!

    两人就这样相互凝望了许久,柳馨彤终于开口了,声音很好听,柔柔的,一如她身上的气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r*^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