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章 隐杀急报

    作为整次事件的主角,我们的叶某人此时却是没有半点儿要当爹的觉悟,打死他也想不到自己枪法会那么准,一炮走红,直接给夫人肚子都弄大了……

    回家是娇妻相伴,出门美妾相随,如此潇洒惬意的日子,叶无双这辈子都没享受过,如今有了这个条件,哪有其他心思?每天不是在韩歆瑶跟前揩油,就是蹭在苏樱雪的大床上做活塞运动,端的是艳福无边。

    不过,这般平静的日子,终于在见了夫人以后第七天头上彻底结束了。

    这一日,叶无双刚刚从苏樱雪美眉的床上爬起来,便直接去了盛世保全公司,刚进办公室不久,坐板凳上连屁股都没捂热乎呢,赵天诚便直接走了进来。

    望着这个一脸刚毅的家伙,叶无双彻底没辙了,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说赵天诚,赵大爷!您能不能在进门之前敲下门?!都说你多少次了,可就是横冲直撞,真受不了你,难道你在部队那会儿也是这样?!”

    能让叶无双一点不含蓄的直接点出来,可见,赵天诚这个毛病究竟让他多头疼!

    是啊……能不头疼么?!

    大前天的时候,苏樱雪可是来公司找自己来的……

    一对恋奸情热的狗男女,男的不肾虚,女的是那种美到看一眼就想上的类型……这俩人一见面,会发生什么事情就算用屁股想都能想明白!

    当时的两人,办公室的门一叉,直接就抱到了一块儿,吻得那叫一个热烈,衣衫飞舞的那叫一个快。

    两人都对彼此的身体是熟悉无比,几乎不需要什么前戏,“人体润滑油”就已经泛滥……

    就在叶无双提枪上马,小兄弟都杀入幽洞快五公分的时候,赵天诚这个屁股后面没长尾巴的搅屎棍儿来了……连续推了两下门发现门插着以后,二话没说,抄起四十四码的大脚丫子就是一通狠踹……

    那动静,可不是一般的大,差点儿没把正爽的要飞天的叶无双给惊死,好悬没直接痿了。

    事实上,叶无双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小兄弟够坚强了,先是慈善拍卖会被枪声打断,现在又受惊,换个其他男人,不痿个彻底,小兄弟最起码也得缩着脑袋做人一个月……

    所幸,叶无双和苏樱雪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不出三十秒,就已经穿上衣服,掩住了光溜溜的身体,要不还不得被赵天诚那老家伙全看光啊?!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叶无双现在看着赵天诚就火大,要不是这老梆子,那天的办公室奸情不是进行的顺顺利利么?如今再见这老家伙不敲门就进来,他还客气个屁啊!

    当然,对赵天诚的态度问题,他心里其实跟明镜儿似的——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不爽慈善拍卖会保护失利?刚结束那两天,这家伙脸那叫一个臭,什么盛世保全从不失手,什么荣耀就败在叶家小儿手上……总之,明明是个强大的战士,作风却跟个政治教导委员一样,墨迹个没完……这不,到现在都还没解气呢,一副非暴力不合作态度,让人有火发不出来,郁闷的要死!

    “从来没有敲门的习惯。”

    赵天诚直接无视叶无双那绿的发黑的脸膛,紧接着将一个牛皮纸文件袋丢给了叶无双,淡淡道:“有人从日本给你发了一封邮件。”

    随即,将文件袋甩到叶无双桌上,扬长而去,从始至终,甩都不带甩叶无双的质问的。

    这么拽?!

    望着赵天诚离去的背影,叶无双好悬没气死,像拳头打在棉花上,有劲儿无处使一般,那感觉……就像跟一美女爱爱,干到一半,正是酣畅淋漓时,美女却告诉你自己其实是个人妖……当时萎了不说,还偏偏没彻底泄出来,精力无限旺,只是不雄起……啧啧,个中郁闷,没有亲自体会,很难想象得出来。

    “麻痹,等着,别犯在老子手里,否则绝对打你到生活不能自理!”

    叶无双眼角抽了抽,在办公桌上狠狠锤了一通,这才憋闷稍散,拿起了桌上的牛皮纸袋,顿时,一抹寒光自眼中闪过。

    只见,牛皮纸袋封口处,粘着一粒一块钱硬币大小的圆形铁片,上面刻着铁王座图样……

    暗黑议会传递讯息是才用到的徽章,无论是喜讯还是丧讯,只要粘上这样的徽章,就意味着这封信里的东西只有暗黑议会之主本人才能看!

    自从停下征伐的铁蹄之后,这样的徽章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出现在叶无双面前了,叶无双可不想当明朝的朱由检皇帝,事必躬亲,最后把自己活活给累死!所以,非是重大事件,否则,信件上绝对不可能粘上这种印章!毕竟,暗黑议会的铁王座标志在整个暗黑议会都是至高无上的,除了暗黑议会之主本人,没有谁有资格将印有铁王座图样的东西拆下来!

    究竟是什么样的讯息需要暗黑议会之主亲自过目?!

    这封信又是从日本来的……

    难道说……日本的地下世界有什么异变?!

    仅仅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叶无双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随后,轻轻将徽章抠了下来,打开了信封。

    “哗啦啦……”

    一大堆照片撒在桌上,叶无双目光一凝,因为在照片上他看到了一张在他梦里百转千回,让他心痛让他爱的面容。

    照片上的女子是一个相貌非常古典的美人儿,彷如画中人,只不过,眉宇之间却有淡淡的忧愁。

    鹅蛋脸,眉如远山含黛,肤若桃花含笑,发如浮云,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尤其是那双黑宝石一般灵动眼眸,宛若星辰一般明亮而璀璨,素雅而宁静,光是透过照片看上一眼,就能让人找到一种心的宁静!

    柳馨彤!

    正是这个背弃了两人之间的约定,做了别人新娘的女人!

    叶无双眼角抽了抽,看来……这封信应该是暗中保护柳馨彤的隐杀传递来的,只不过,这个女人身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当下,叶无双忍着心中的痛楚,一点一点的翻看着照片。

    越看,叶无双的眸光越冷,尤其是其中三张照片,更是使其身上杀意凛然!

    第一张,场景是在一间有着明显日式建筑风格的会议室里,一张长达十米的谈判桌两侧,一边坐着一大排男人,另一边,柳馨彤与三个柔弱的女子坐在一起。那些男人,一个个趾高气昂,模样说不出的嚣张,一脸盛气凌人。而柳馨彤身边的那两个女子,全都是畏畏缩缩的,就连楚灵韵的脸上都写满了委屈。

    很显然,这是谈判时拍下的,虽然仅仅是定格了当时人物脸上的一个表情,却也足以看出太多的东西——这是一场不对等的谈判,柳馨彤一方处于弱势,甚至是任人宰割的地位!

    第二张,场景是一场上流社会的交际舞会上,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秃顶男人一脸笑容站在一个女人面前,即便是隔着照片,也能看得到老男人笑容中的意思——那是男人在碰到猎物时一般都会露出的笑容!而女人,脸上写满的憎恶。不用说,这个女人自然就是柳馨彤。

    第三张照片是和第二张连着的,仍然是那场舞会,但却是门口的场景,照片中也只有柳馨彤离去时的一个背影……

    虽然仅仅是三张照片,但也不难从中看出柳馨彤在日本的处境!

    看了良久,叶无双终于缓缓放下了照片,心中却是复杂到了顶点。

    愤怒么?!

    很愤怒!恨不得现在就紧急调动几颗核弹头,直接将日本给打沉了,让一亿多卑贱民族的人全都沉海里喂鱼!

    触我叶无双逆鳞者,轻者灭全家,重者屠全族!

    可是……那个女人是我叶无双的女人么?!

    曾经是!可她现在身上却写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姓氏!我叶无双又算什么?

    若是换成韩歆瑶、苏樱雪亦或者是秦歌中的任何一个,叶无双现在绝对会毫不犹豫的丢几颗核弹头让所谓的大和民族尝尝鲜……

    可为了这个女人……与整个世界为敌,值么?!

    叶无双不知道值不值,他只知道,这个女人让他很失望,也很难受……八年前,这个女人绝对是他生命中不可损失之重,哪怕在征战地下世界那八年冷硬的时光中,这个女人也依然埋在他心里最深处,是他最柔软的地方!可是现在呢?曾经的痴情和温馨全都随风而去,只留下遍地哀伤和道不尽的浓浓痛楚。

    我叶无双一生欠了许多女人的债,9号、夫人甚至是韩歆瑶……可唯独不欠她柳馨彤的,是她欠我的!她,欠我一条命,也欠我一个倾尽此生的承诺!

    难道……还要为她继续付出么?!

    叶无双自问,就这么面无表情的在照片前坐了整整三个小时,一直到了吃午饭时,才终于沉沉叹了口气,轻轻拿起手机,拨通了隐杀的电话。

    这段情……虽然断了,却终究放不开!

    他不是一台机器,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也有心软时!

    罢了……柳馨彤,再帮你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r*^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