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章 孽缘,斩不断,理还乱

    怀孕了?!

    我现在肚子里孕育着一个小生命?!

    夫人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不过脸上却很平静。

    自家事自家知道啊!

    别人还都以为自己是那个至高无上的女神时,自己却已被一个男人给狠狠亵渎了!从头到脚的猥亵,没有放过任何一寸肌肤,以一种极其霸道的姿态夺走了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

    从前,不过是没有想到罢了,不过经李玫这么一点,顿时醒了!那夜……那个混蛋男人可是将生命精华全都倾泻到了自己体内,一点儿都没有流出去!

    夫人可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生了,虽然对这些不是很了解,但最起码的生理卫生还是知道的,一个男人若将精华一滴不剩的全都倒进女人体内,会发生什么事情,就算是用屁股想也能想出来了!再算算时间……那几天,似乎正是最“危险”的时候,可偏偏被那个该死的男人给撞上了!

    夫人此时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究竟是个什么滋味,恐怕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孽缘啊!

    一夜春风梅花落,世间又多一个少妇!

    从始至终,李玫都在观察着夫人的表情,看到夫人如此神态后,就算她不是心理学博士也能猜出来了!她可是整整跟了夫人四年的时间啊,对夫人了解到了极致——这绝对是一个视名节为生命的女人!

    试问,这样一个女人,若不是真的有了男人,自己说她怀孕了,怕是她早就暴起了!

    名节……不容亵渎啊!

    可是夫人却是沉默了,不置一词,种种情况表明,夫人确实从神坛上跳下,坠入凡人的七情六欲中了。

    一时间,李玫对夫人肚子里那个尚未出生的小生命的缔造者产生了无限好奇之心……这究竟是怎样一个男人呢?居然能将高高屹立在神坛上的夫人一把拉下,压在自己身下狠狠蹂躏,在其体内播下生命的种子……

    虽未谋面,想来,很是不凡吧!

    一时间,李玫倒是开始羡慕那个男人了,艳福无边啊……作为夫人的私人医生,她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见过夫人躯体的人,虽然都是女人,但也是一种骄傲,难道不是吗?即便是同为女人的李玫,一直以来对夫人那宛如艺术品一般的身体无比羡慕,那简直是天神用尽一切艺术细胞缔造出来的完美躯体!

    能与这样一具躯体缠绵,那是怎样的艳福无边?!

    虽然作为夫人的人,不应该做这样的,但李玫实在是忍不住啊!想想吧,一个简简单单的怀孕,她居然愣是没敢怀疑,如果不是实在检查不出毛病,打死她她也不敢做这样的揣测。由此可见,夫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是怎样的高?简直就像是一个站在神坛之上俯视众生的女神一般,不容亵渎!

    可就是这样一个女神,居然让人家给搞大肚子了,她怎能不惊?!

    望着夫人脸上迷茫的表情,李玫自然不难猜到夫人此刻那复杂的心情,沉默了半响,缓缓道:“夫人,种种症状表明,您确确实实是怀孕了,根本不需要查,我也能确定!”

    说此一顿,李玫叹息一声,不过还是咬牙继续说道:“呈现在您面前的现在只有两条路了,第一条我就不多说了,将孩子生下来!第二条,就是将孩子打掉,根据我对您的观察,您的妊娠反应应该是刚刚开始,现在打掉还为时不晚。”

    “作为一个医生,我建议您将孩子生下来,打胎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很有可能影响以后的生育,就算我的医术足够高,咱们的仪器足够好,也改变不了打胎对您身体的伤害。”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年过三十岁的女人,我同样建议您把孩子生下来。虽然您肚子里的孩子还没有生下来,但我们确确实实是他/她的长辈,作为一个长辈,我们没有权利剥夺孩子的生命。其次,女人一生……应该当一次母亲,没有孩子的女人,不是一个健全的女人!”

    “作为您的朋友,一个尊敬您的人,我建议您将孩子打掉,您孤身一人,带着这么一个孩子,对您多有不便。”

    “作为汉王室的一员,我强烈建议您将孩子打掉,您是汉王室的女王,代表的不是您一个人,而是整个汉王室,未婚先孕这样的事情,如何能出现在汉王室女王身上?影响实在是太不好了。”

    “如何抉择,全看您的!”

    夫人原本迷茫的眼神在听到第三点和第四点后,顿时变得凌厉了起来,“嗖”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冷声道:“谁敢伤害我的孩子我杀谁?!”

    话语刚落,夫人愣在了原地……

    自己为什么要保护这个孩子?这可是那个混蛋男人留给自己的耻辱!

    不过,这种念头仅仅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管怎么说……这个孩子也是自己生命的延续……

    至于那个男人……他有资格出现在孩子面前么?!

    秦歌眼中闪过一抹温柔,那是母性的光辉,虽然怀孕才一个半月,但她能感觉得到,腹中有一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小生命在跃动!

    自己已经三十多岁了啊!

    三十多年沧桑……自己是多么想要一个孩子,又怎么舍得打掉?虽然这个孩子是自己的仇人给自己的,但他……终究是自己生命的延续,血管里留着自己的血,身体上长着自己的肉!

    更何况……虽然那个男人混蛋,但不可否认,他终究是自己的男人,唯一的男人!以自己的个性,怕是今生都不愿在给其他男人一丝半点儿的感情了!

    这个孩子……是自己唯一的生育机会!错过,恐怕就要孤独终老……

    难道自己真要做一个没有尝过做母亲滋味的女人么?

    秦歌摇了摇头,所有念头在电光石火间划过脑海,最终坚定了心志,深深望了李玫一眼,淡淡道:“这件事情,除了你我,我不希望任何一个人知道!”

    李玫跟在夫人身边那么多年了,怎么可能是个不知轻重的人?当即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李玫定然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的,如有违背,甘愿领教汉王室最残酷的刑罚!”

    秦歌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微笑,道:“好了,你去把何强叫进来吧,我有事情安排他。对了,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好好安排我的营养搭配,我可不希望我的孩子受到半点儿的委屈。”

    李玫嫣然一笑,应了一声,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她能不高兴么?秦歌终是没有让她失望,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

    而秦歌,脸色则渐渐复杂了起来,瞟了一眼戴在自己脚上那条叫做“水蓝守护”的脚链,心中愁绪万千……

    自己和自己最恨的人之间,竟然诞生了结晶……这是苍天的捉弄么?

    孽缘,斩不断,理还乱……

    而此时,一直守在门口的何强走了进来,垂首问道:“夫人,您找我?!”

    “不错。”

    夫人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下心情,面无表情的说道:“放弃对那个男人的一切计划,从今天开始,我和他之间的恩怨两清了!”

    何强始终都垂着脑袋,因此夫人也看不到他的脸色,更没有注意到何强眼中一闪而过的怨毒……

    只不过,何强声音仍然平稳:“是的。”

    随后,转身离去。

    望着何强的背影,夫人叹了口气,自己虽然恨叶无双,可却不能杀他了,总不能,让孩子还没生下来呢就没了父亲吧?!

    r*^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