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章 带1条链子,捆绑你1生

    完全是下意识,叶无双缓步走向了秦歌,深深凝望着睡梦中的夫人,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床边。

    虽然很想轻轻吻一吻睡梦中的女子,可叶无双终究还是忍住了,他怕惊醒了睡梦中的女子。

    没错,叶无双怕了!

    纵然面对千军万马也面不改色,引刀而战的暗黑议会之主,却是怕了一个柔弱的小女人!

    不是害怕夫人醒后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就凭自己对人家做出的那些事情,就是被人家杀了都没话说,从告诉夫人自己的致命弱点那一刻起,叶无双就已经将自己的命交给了夫人!

    叶无双真正怕的,是夫人的泪水,是夫人的怨恨!

    两人现在的关系实在是太复杂,明明已经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可却形同陌路。若是夫人醒了,自己又当如何面对这个典雅女神?!

    叶无双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忍住了吻一吻这个女子的冲动,他害怕夫人的怨恨,那种怨恨,宛如刀子般剜着自己的心。

    一代雄主,世界上最尊贵的男人,无惧任何敌人,但却害怕女人的眼泪,心爱女子的眼泪!

    想了想,叶无双突然从怀中摸出一条晶莹璀璨的链子,始一拿出来,便是一阵夺目的光华流过,上面泛着浅浅的幽蓝光芒,在黑暗的室内,宛如一条流动的蓝色之河,美轮美奂。

    一条由最纯净、最顶级的蓝宝石,结合贵重金属,经过无数大师倾尽心力打造出来的脚链。

    叶无双轻轻为秦歌将脚链带上,带着一种宛如看待至宝一般的目光看着夫人那双白皙柔嫩的脚丫子。

    这双脚,绝对是叶无双见过的最美的玉足,虽然苏樱雪、韩歆瑶等也有一双晶莹剔透的美足,但却无人能比夫人!

    仅仅三十六码的玉足弧线迷人,多一份肉则显胖,少一分则嫌瘦,五指晶莹剔透,前后均匀……

    这哪里是人体的一个部位?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而这条美轮美奂的脚链,简直就是专门给这双玉足打造的,始一戴上,便将两种璀璨夺目的美非常完美的糅合在了一起,让人看上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眼睛。

    叶无双在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感情了,缓缓俯下身子,在这双玉足上轻轻一吻。

    “老婆……虽然你可能不喜欢这个称呼,但请原谅,你早已经是我内定的老婆。”

    叶无双眼中闪过一抹痴色,缓缓道:“这条链子,叫做水蓝守护,是我穷尽天下名匠打造出来的,它……代表着我的守护。”

    “你就是我今生要守护的宝,虽然,你可能不愿意,但这却是我叶无双的誓言,哪怕在你眼中我就是一个恶魔,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你也不能阻止我的守护。就算……为了这个守护,我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你一样,让我那样的悸动……你知道么?在欧洲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了自己。呵呵……这段时间以来,我仔细想了想,却悲哀的发现,那个所谓吓你的手段,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你知道么?其实我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想占有你,只不过心里的最后一丝良知阻止了我。很抱歉,最后把你孤孤单单丢在了旷野上,但我真的没有想要把你喂狼,其实……那一个晚上,我一直都守护在你身边的,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半步,直到你被安全解救……像我这样一个亵渎你的恶魔,又有什么资格在你身边多呆一刻呢?”

    “本以为刚到欧洲时,我已经斩灭了感情,可是在看到你之后,却不由自主的悸动,如今想来,一切暴行,都不过是我口是心非的动情罢了!”

    “这些话……我真的很想当着你的面告诉你,可清醒时的你,又怎会听我的话?也罢!就是在你睡着时,告诉你也未尝不是一种美好的选择,最起码,你不会因为看到我而痛苦。”

    “上一次,我霸道的占有了你,对于你来说,那可能是一个耻辱,是一次不堪回首的回忆……可是实话说,那一次的事情,对我来说,就是一次最美好的意外,一场最令人心动的梦!老婆,你就我的一个梦,一个不可企及的梦!如果真的还有什么女人有资格成为我叶无双的女神的话,那你……秦歌,就是我心中的女神!”

    “我叶无双虽然杀尽天下人,手上血债累累,脚下白骨重重,但我自认为仰不愧天,俯不愧地,杀人……并不是我所喜欢的,我也不过是被命运*迫!可是……我却愧对你!这种愧疚……从五年前就开始了,以至于在华夏第一次碰到你的时候,我甚至都不敢承认我就是那个亵渎你的恶徒。”

    叶无双嘴角带着浅浅的苦笑,哑着嗓子低声说着,却没注意到,原本酣睡的夫人在听到他的话后,眼皮在轻轻颤抖着,两行清泪悄无声息的自眼角滑落,随即,似是翻身一般,忽然将身子翻转了过来,绝美的脸蛋埋进柔软的枕头里。

    叶无双没有察觉到这些异常,再次深深看了熟睡的夫人一眼,轻声道:“女人,既然我将这水蓝守护戴在了你的脚上,那就意味你秦歌已经是我的女人……脚链脚链……说到底,它就是我戴在你身上的脚镣,注定要捆绑你一生!”

    “我走了。”

    “再见,我的爱人,在你没有解开心结之前,我不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你面前的,若是想你,只会在你沉醉于梦中时,偷偷看上你一眼。”

    言罢,忽然从窗口跃了出去。

    原本“熟睡”的夫人此时忽然睁开了眼睛,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方才泪落脸颊留下的痕迹已经被她不留痕迹的蹭在了枕头上。

    望着戴在自己脚上的脚链,夫人脸上复杂无比,又是憎恨,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忽然,她伸出了手,拽着链子正欲将之扯断,可却又停了下来,无力的放开……

    此时的夫人,从她的举动上不难看出其心情的复杂。

    过了良久,夫人终究还是放弃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任由链子挂在自己脚上,而臻首却轻轻别了过去,颇有点儿眼不见为净的味道。

    忽然,一阵难以言明的恶心之感涌上心头,那感觉就像……嗯,一根棍子在自己肚子里狠狠的搅啊搅的……

    夫人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趴到床边干呕了起来,持续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才俏脸苍白的爬了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恶心的厉害,是不是来上那么一阵……

    想不到就连身体也和我过不去。

    夫人叹息一声,拿起床头的手机,拨通了自己的私人医生李大夫的电话,过了不一会儿,听筒传来一道颇有磁性的女音:“夫人,您好,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急事倒不至于。”

    夫人苍白的脸蛋上挤出一丝笑意,道:“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时常感到恶心难以抑制,想吐却吐不出来,就是一个劲儿的干呕,非常难受,你明天来我这里给我看看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

    “恶心?!”

    李大夫有些紧张的问道:“您没事吧?如果实在难以忍受的话,我这就过去给您看看去。”

    “不必了,都这么晚了,你好好休息吧!”

    夫人笑了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胃不好,可能最近又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吧,弄的老毛病犯了。所以也不急在这一时,明早你直接过来就行了。”

    说罢,挂了电话,轻叹一声,一个人肚子在黑暗里坐于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r*^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