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爱恨恢恢

    清晨,明媚的阳光撒入窗户,将一片狼藉的房中照的无比明亮。请使用访问本站。

    可就是这样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里,睡梦中的叶无双却突然感到一阵无比阴冷的气息!

    杀机!

    对于这种气息,叶无双是熟悉无比,闭着的双眸“唰”的睁开了,一双大手更是条件反射般朝着爆发杀机之处劈了过去。

    不过待叶无双看清面前景象时,充斥着死亡气息的大手顿时停了下来,此时,他的手距离夫人白皙的脖颈已经不足一公分,根本不需要一秒,只要慢上那么零点一秒,夫人或许便要香消玉殒了。

    欲杀叶无双之人,可不是夫人么?!

    只见,此时夫人手上拿着一把斯密斯韦森3913ls手枪指着叶无双,黑洞洞的枪口直对叶无双眉心,保险已经打开了,只需要轻轻抠动扳机,子弹就会瞬间射穿叶无双的脑袋。

    夫人漠然看了一眼停在自己脖间的大手,淡淡道:“动手啊!你叶无双你是很厉害么?怎么?居然下不了手杀我?!”

    “自然下不了手。”

    叶无双挠了挠头,道:“你是我的女人,我如何能杀你?!”

    “是么?!”

    夫人耸了耸肩膀,依旧是那么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丝毫不像是一个刚刚被强了的女人,也没有反驳叶无双自己是他女人的说法,事实确实是那样的,对于她这样的女人,今生决不屑于再让第二个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哪怕第一次也是被强迫的。因此,自然不屑于反驳,淡淡道:“可你已经杀了我了,难道不是么?!”

    是啊……身虽活着,可心已死!

    叶无双苦笑一声,轻轻从夫人手里摘下了那把专门为女性定制的手枪,夫人也没有反抗,任由叶无双拿去,事实上,她也知道,叶无双既然醒了,那自己也就没有机会杀死对方了。

    直到解下夫人的武装后,叶无双这才轻轻抚摸了对方的满头青丝,柔声道:“你知道的,即便我任由你开枪,你也射不死我的,放弃吧!亲爱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说对么?请把你自己交给我,从此,你就是我手心里的宝,疼爱一生不变,好么?!”

    “可能吗?!”

    夫人轻轻一笑,再动听的情话,此刻听来却是没有半点儿感觉,只有深深的厌恶!当成宝托在手心呵护一生?呵呵……说到底不过是暗黑议会之主的占有欲在作怪罢了!所谓最尊贵的男人,说到底,不过是一头贪得无厌的饿狼罢了!看着叶无双的时候美眸里尽是淡漠,淡漠的没有一点儿感情,平静的可怕,冷冷道:“现在你可以从我身上起来了吗?赶紧把你那肮脏的东西拿出去,恶心!”

    夫人这么一说,叶无双这才注意到两人的情况。

    昨夜,一宿疯狂,沉沉入睡。

    当时的自己,心里的自责弄的自己疲惫不堪,哪里还会收拾一下?直接趴在夫人身上就睡着了,以至于连那东西都忘记拔出来了,到现在为止自己的“小弟弟”还在夫人“小妹妹”的温暖怀抱中沉沦呢!

    叶无双郁闷的挠了挠头,当即起身,正欲退出,却见夫人眉头大皱。

    叶无双更是郁闷,原来,小弟弟和小妹妹已经粘在一起了,当下苦笑着开了一个玩笑:“看,它们真的很亲密呢,现在都舍不得分开……”

    夫人冷冷看了叶无双一眼,道:“赶紧把那让人恶心的东西拿出去,立刻!还有,若是你再弄疼我,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叶无双无奈了,都粘在一起了,不受点儿疼痛,怎么可能弄出来嘛?!

    不过,叶老狼就是叶老狼,略微一向,一条“妙计”顿生。

    在夫人错愕的目光中,叶无双突然俯下身子一下子吻上了对方的樱唇,一双大手游走于夫人滑腻的皮肤之上,随后停留在了夫人胸前那双柔软的*上,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一股酥麻之感顿生,那双大手游走过的地方,夫人感觉像是有电流流过一般,直让自己全身颤抖!

    显然,被叶老狼昨天那么一折腾,虽然粗暴,但却彻底开发出了夫人身体中的**。

    很快,叶无双的小兄弟就感觉到了湿润,夫人已经动情,不过现在他可不敢在肆虐了,在一路湿滑中退了出来。

    叶无双露出了一个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灿烂程度,绝对堪比和韩歆瑶照结婚照时候的状态,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道:“怎样?没感觉到疼吧?!”

    而此时,夫人已经清醒了过来,羞耻之感顿生,冷冷看着叶无双,道:“现在,你可以滚了,不过,请你记住,出了这个门开始,你我就是生死仇敌,我会倾尽全力杀你,用尽任何手段,哪怕是对你的家人实施猎杀!若是你愤怒,大可以动用你的暗黑议会灭掉汉王室,你知道的,在你的暴徒团体面前,我的汉王室绝对不堪一击。今生,我们之间注定有一个人要先死!”

    望着女人冷漠的眼神,叶无双心里叹息一声,杀了秦歌?让他如何做到?!一夜夫妻百日恩啊!从一开始,自己就欠了这个女人的!尤其是昨夜,对秦歌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就算对方真的杀了自己,都一点儿不过分!

    “我不会对你采取任何行动,你也大可不必对我的亲人宣泄怒火,在这场恩怨之中,只有你我!”

    叶无双叹了口气,随便披了一件衣服,随即将夫人那把斯密斯韦森3913ls丢在夫人面前,轻声道:“傻女人,狂战士全身刀枪不入,我就是站在这里,你也是杀不死的……除非,你朝着我五块腰椎骨的第二块和第三块之间开枪,那样,你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干掉我了!只有那里……才是我的致命点,是唯一能杀死我的方法!”

    “我叶无双不是个好人,杀人无数,但也知道恩恩怨怨,这一生,是我叶无双欠你的,这条命,给了你又何妨,若是你愿意,随时可以开枪杀我!”

    说罢,转身就走,将后背彻底丢给了夫人。

    夫人握着斯密斯韦森3913ls,冰冷的握柄让她杀意大起,随即,轻轻举起了枪口,对准了叶无双口中的那个致命点,可不知道为什么,事到临头,却怎么也抠动不了扳机,两个声音在夫人的脑海中吵吵着,让她头疼欲裂。

    一个声音告诉她——杀了那个混蛋,他欺辱你,还残忍的夺走了你的身子,将你的一切尊严扔在地上狠狠的踩着,他是你今生的孽障,只有杀了他,你才能解脱!管他是不是你的男人,大不了杀了他给他陪葬,一起下地狱也算对得起他了!

    另一个声音告诉她——不能杀,他终究是你的男人,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啊!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皆是一千年的爱恨纠葛才修来的,虽然他给了痛苦,但痛苦之后,未尝不会获得安宁!他连自己的致命点都肯告诉你了,这一切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他的心意吗?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静观人生之变?坐在地狱里遥望天堂,或有一天,幸福会不期而遇。

    最终,夫人无力的垂下了手,手枪滑落在地。

    而此时,叶无双已经走到了门口,忽的,停住了脚步轻声道:“你没有开枪……你也在挣扎,难道不是么?不过,我叶无双的命说了是你的就是你的,不必报复,哪天你想要了,说一声,我给你送过来,只要你能解气!但是……我希望你能记住,你秦歌一天是我的女人,就一生是我的女人,哪怕到最后,你依然选择杀我,我也会在跨过奈何桥之后,拒喝孟婆汤,记住你,等待来生继续与你纠缠,娶你为妻,去我愧意!”

    “暗黑议会之主,说话从来算数,哪怕是在飘渺的神鬼之事上!”

    “神,或许不是万能的,但我,无所不能!哪怕你秦歌心死了,我也会救活,把高高兴兴的你娶进门!”

    言罢,大步离去。

    从始至终,叶无双都没有回头,背对秦歌,或是不忍回头再看女人,或是因为愧意不敢回头……

    房间里空荡荡的,而此时,秦歌所有的伪装终于尽去,整个人无力的坐在床上,滑落两行清泪……

    坐在地狱里遥望天堂,或有一天,幸福会不期而遇。

    幸福,真会不期而遇么?

    叶无双,若真有魂归之地,我同样不会饮下孟婆汤,记住你,与你来生再遇,只希望,来生不再这么痛苦。

    可今生……我又当如何?!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