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今夜,只想静静拥你入眠

    剧烈的疼痛折磨着秦歌的神经,虽然娇躯都在颤抖,但仍然一脸倔强瞪着叶无双,贝齿死死咬着丰润的红唇,即便是那种剧烈的疼痛似要撕裂自己,也仍然没有叫出声。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在这个男人面前,我秦歌不会输,也不会认输!再大的侮辱,我也会咽进腹中,等待来日手刃仇人时!

    秦歌眼中蕴有泪光,红唇都被咬破,却始终一声不吭,充满仇恨的瞪着叶无双——此时的叶无双,已经彻底陷入了狂暴之中,整个人双眸赤红,面目狰狞的可怕。

    时隔五年,这个男人,终究还是彻底霸占了自己!

    不过……霸占与不霸占又有什么区别呢?五年前,除了那层膜没有被捅破以外,这个男人还有什么事没有对自己干?都伸进去那么一截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上过了又有什么区别?

    他,在五年前那个令人恶心的夜晚里,就已经是自己的男人了,现在只不过是将那种亵渎更进一步罢了!

    所以,秦歌一点儿都不在意,在她看来,那层膜破与不破又有什么区别?这个男人,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强了自己!她也不会像五年前那样痛哭流涕,她早就发誓……在这个男人面前,今生不再流露出半点儿软弱!

    不过,很快秦歌就被叶无双身上的变化彻底吸引了,只见,叶无双的皮肤上居然散发出淡淡的金光,就像是金属铸成的,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夸张的隆起,坚实的可怕,坚硬无比。

    好吧……不光其身上坚硬如铁,就连正在出出进进的忙活着的小兄弟都坚硬如铁,这一点,正在被捅的秦歌有最直观的感受!

    秦歌微微眯起了眼睛,叶无双身上的变化让她不由自主想到了一个传说,一个只有在大汉王室最机密的古籍中才记载的一则消息。

    世间,因为愤怒能让肌体发生变化,浑身绽放金光,并且双眼赤红的人,只有一种——狂战士!

    狂战士?!

    他就是号称古往今来最强异能者的狂战士?!

    秦歌嘴角的笑容更加冷冽了,难怪当初这个男人在香榭丽舍大街能那么轻易法国派给自己的保护军队,原来……他便是暗黑议会之主——最强武士狂战士!

    这个男人,现在怕是就已经进入狂化状态了吧?!呵呵……一头没有神智的**野兽!

    秦歌眼神清明,即使身下男人冲击的再猛烈再迅速,她也始终没有半点儿**,哪怕身体快感如电流,一波接着一波袭击,整颗心却是冰冷的宛如掉进冰窟里一般……废话,你让人强一次试试自己会不会有**?!这绝对与叶无双的尺寸和能力无关……

    “吼!”

    叶无双突然虎吼一声,沉闷的吼声里听不出半点儿人类的味道,反而更像是洪荒野兽在对月长啸。刚刚松了一口气的秦歌突然感觉叶无双放开了自己被架着的双腿,瞬间滑落在地,此时,她整个人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虽然心里恨意滔天,但她的身体终究是有直接反应的,最起码,力气是被抽干了!

    夫人脸上有一种劫后余生的轻松味道,这个混蛋男人……总算发泄完了!

    只是……可能么?!

    叶无双可是一名狂战士,连带着那方面的能力也是无比强悍,精力旺盛的近乎永不枯竭,最起码历史上出现的狂战士里,除了李元霸那个短命的可怜孩子到死都是个处男以外,其他的都有一夜七次郎的潜质,持续十年都不带喘气儿的!叶无双如果真的二十分钟就结束战斗的话,他与常人又有什么区别?

    只见,双目仍然赤红的叶无双突然伸出大手,一把将夫人从地上提了起来,随即在其白皙的纤背上一压,顿时将夫人推向阳台,为了不让脑袋撞到护栏上,夫人不得不伸手扶住护栏,再加上她是弯着腰的,这么一来,弧线完美的翘臀顿时对准了叶无双高高翘起的狰狞,恰恰成全了某人。

    叶无双嘴角浮现出一抹森然笑容,扶着夫人翘臀身子向前一沉。

    身后男人的冲击,比之刚才更加急促而有力,速度飞快。

    眼前夜色苍茫,下面探照灯在来回闪烁,不时还有中国政府派来的卫队来回巡逻……

    夫人一边看着这一切,一边被身后的男人用最直接的方式狠狠亵渎着,可怕的冲击力撞击的她身子不禁来回摆动,胸前一对玉兔更是非常有活力的蹦跶着……这一切,都给夫人带来一种莫名的耻辱感觉,当这种耻辱无限放大,最终变成一种对精神的莫大刺激时,夫人彻底兴奋了!

    下面那群巡逻的士兵,现在只要抬头向上一看,就会发现就在他们脑门子上方有一对狗男女在做着最原始的运动!

    夫人眼睛渐渐开始变得迷离,喘息也渐渐开始变得急促,这场充斥着暴力的男女游戏,终于开始向正常化发展了!

    身体上的刺激在不断加大,当这种像是吸食大麻一般的刺激放到最大时,“轰”的一下,夫人脑海中一片空白,整个人攀上了巅峰,身子高高拱起,鼻息里也不禁发生一阵悠长的轻“嗯”声……

    “还当自己是什么贞洁烈妇,看,你不也照样很适应在我身下婉转承欢时的感觉么?!”

    叶无双冷然一笑,眸子赤红的可怕,此时的他,脑子里绝对没有半点儿仁慈和人类的理智,全都充斥着杀戮和肆虐的**,只有一个声音在反复响彻——狠狠亵渎这个女人,她……就是你的奴隶,蹂躏她!用尽你的一切手段!

    这便是狂战士狂化后的模样,没有神智,只知道杀戮和宣泄心内的黑暗,简直就是敌我不分!

    当然,也有一种传言说,狂战士狂化后并非是六亲不认,倘若,有一个人能给予一名狂战士至深的爱,将自己永远镌刻进狂战士的内心,甚至是生命里的话,那么即便是狂战士意外进入了狂化中,将整个世界当成猎物,也不会伤害他挚爱的人。

    只不过,这终究是种传言,或许也是某些感情至上、唯心主义者的美好幻想罢了,总之,从来没有被证实。

    秦歌此时也渐渐回过了神,狠狠瞪着叶无双,眼中充斥着无尽的恨意。

    “看来……还没有喂饱你!”

    叶无双狂笑一声,随即懒腰将夫人抱起,一步跨入房间内,将秦歌甩在沙发上,再次扑了上去。

    **之歌,再次奏响!

    沙发上,洗手间,床上……

    秦歌不记得这个男人究竟要了自己多少次,在自己身上宣泄了多长时间,在这个房间内的多少地方留下了他们欢爱的痕迹……总之,到最后她已经近乎昏迷了,最终,在自己那张弥漫着幽幽夜来香的软榻上,这个男人伏在自己身上飞快耸动了几十下后,一股烫人的液体冲入身子最深处。

    一下子,将昏昏沉沉的秦歌烫的顿时一个机灵,高高拱起了身子,持续了将近两三分钟后,精神才再次回到平地。

    紧接着……不堪鞭挞,美眸一翻,直接陷入了昏迷中。

    昏迷中的夫人不知道,在自己彻底陷入黑暗之后,依旧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眼睛渐渐回复了清明!

    自己究竟干了什么?!

    叶无双有些痛苦的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环目四望,只见洁白的软榻上处处都是殷红的血迹,身下*着的典雅的女神此刻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胸前洁白的*被摧残的一片狼藉,原本白皙宛如玉石般的娇躯上到处都是乌青,看女子的模样,怕是不休养个几天,根本下不了床了!

    血液沸腾!

    该死的,这该死的体质!又是怒火点燃了血脉中的力量!

    叶无双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刮子,整个人陷入狂暴时所做过的事情宛如幻灯片一般在脑海中划过,女子的倾国倾城的容颜,足以魅惑众生的美好娇躯,惨遭亵渎时那绽放出的一朵嫣红梅花,还有那淡漠的表情和仇恨的眼神……

    一切,宛如钢针般,狠狠扎着叶无双的神经!

    除了在中东,自己何曾做过如此禽兽之事?!

    除了那个在中东受害的女子,大概……秦歌是自己这一生第三个最对不起的女人了吧?!

    叶无双啊叶无双,你就是个混蛋!

    叶无双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在看身下女子时,心没来由的一颤,却见睡梦中的女子睫毛上仍然挂着泪珠,小脸苍白……

    这还是那个典雅宛如女神一般的夫人么?分明是一个受到伤害后委屈的小女人!

    往事闪过脑海,叶无双蓦然发现,从一开始到现在,两人之间,一直都在吃亏的就是这个女人!

    五年前自己对人家所做的禽兽之事,就算是人家杀了自己也不过分!

    如今,人家仅仅是用了一点儿小手段报复,自己就是憋屈了一点儿,却残酷的将人家打入地狱,该是不该?!

    秦歌,我叶无双今生对不起你!

    最后,也不知道叶无双是怎么想的,竟然伏在秦歌身上直接入睡。

    明日残酷,不想考虑,今夜……我只想拥你入眠。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