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大汉女王

    汉王室,光明世界极具影响力的一个政治团体和经济团体,尤其是在西方世界,在欧洲有着非常强大的能量,不光整个欧盟的政治格局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就连麾下的数个财团也是实力强悍,而排名华夏第一的盛世集团,不过是汉王室十多个财团中极为平凡的一个,财力雄浑的令人心颤,对整个欧洲的经济的影响,绝对堪比罗斯柴尔德兄弟当年对整个欧洲的影响。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如其名,汉王室确实是一个王室,是整个欧洲诸多王室之中,绝对是最神秘、也是最强大的,在当今社会都保持着极高的地位,掌握着极大的实权,堪比西方世界君主立宪之前的王室。

    汉王室与欧洲诸多王室关系都极为要好,是有着密切关系的欧洲诸多王室里近乎精神领袖一般的存在,不过行事却非常低调,从不与世人争,保持着一种超然的态度高高在上,因此并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但谁也无法否定这个王室强大。

    当然,如果光这一点的话,汉王室也不会如此受各国政府推崇和尊敬,事实上,汉王室对整个世界都有着莫大的攻陷。

    二战时,汉王室一改从前不与世俗争的态度,悍然向当时的德、意、日宣战。当代女王是一个非常有魄力和正义感的奇女子,非常反感法西斯同盟国的作为,从战争一开始,在很多国家还没有表态之时,就开始为整场战争做贡献,王室自卫队战死一批再上一批,贡献出无数鲜血不说,麾下庞大的经济团体也开始发挥巨大的作用,捐钱捐物,开足马力的支持联军。

    而且,远在欧洲的汉王室还心系亚洲战局,全力支持华夏,无数武器弹药,甚至是军火生产线,全都无常捐献给中国,对华夏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只不过……这一切并没有出现在史书上,这也是汉王室的意思,因此,汉王室的功绩并不为世人所知。当然,走到一定境地的人还是知道的,因此,对这个默默站在后面奉献的王室,世界各国都保持了足够的敬意,汉王室女王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受到最热情的欢迎,无论是以美国为首北约,还是以华夏、俄罗斯为首的联盟,全都对其无比尊敬!

    而这汉王室,说白了也是一群体内流淌着华夏血脉的人。据说,其祖先便是秦代徐福出海时领着的童男童女中的一部分,只不过,这一部分人全都因为身体承受不了远程航海生病,作为遗弃者被抛弃在了欧洲大陆。不过,这些人却创造了奇迹,不光坚强的活了下来,而且还凭着手里掌握着当时中国远超欧洲的技术,在欧洲生根发芽,最终创立了王室,以一种高傲的姿态俯视西方世界。因为都是秦人,所以,王姓便是秦。

    公元73年,东汉时的班超重新打通隔绝5年西域,并将这条路线首次打通延伸到了欧洲,到了罗马帝国。当时的汉王室在听到了祖国的强大后,极为振奋,平定南方,横扫漠北,西通西域,万国来朝,这样的功绩,令他们自豪,尤其是那句“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传来以后,汉王室的人彻底疯狂了……于是,改了王室名,渐渐成就了如今的汉王室!

    而秦歌……便是当代汉王室女王!

    这是一个权倾天下,血管里流淌着极为高贵血脉的女子。

    叶无双轻轻抚摸着秦歌滑嫩的肌肤,眼中闪过一丝红芒,小兄弟硬的都快炸了,理智在崩溃,随时都有彻底疯狂的可能,他感觉自己很有可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在这样一个天赐尤物面前,再坚定的意志也会土崩瓦解,再正值的男人也会化身月夜之狼,除非,根本就是一个阳痿!缓缓道:“亲爱的,你真是一个让人疯狂的女人,这样的女子,若是不占有,我都觉得对不起我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亵渎这个女人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致命的快感。

    这是一个典雅的女神,能将狼爪伸到这个女人的身上,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叶无双觉得自己很蠢,五年前怎么就放过如此可口的一道美味呢?!这样的女人,能干上一次,就是折寿十年都值!叶无双不明白当初自己是怎么做到的,放进去那么一截了最后还是抽出来了,这不是愚蠢又是什么?当初就应该一干到底,反正,无论如何,这个女人都会报复的,就像三天前一样。

    说此一顿,叶无双狂笑一声,道:“老子是暗黑议会之主,是当今世界最尊贵的男人,而你,是汉王室女王,我们俩,可是天生一对!”

    “天生一对?”

    夫人笑了,丝毫不为叶无双的话所动?暗黑议会之主么?想不到你就是暗黑议会之主!不过……那又如何?在我秦歌看来,你的一切权势,都不过是一坨狗屎,不值一文!脸上写满了冷漠,平静的可怕,淡淡道:“不要高看了你自己,说到底,你不过是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恶魔、禽兽罢了!我的地位,都是用我的汗水换来的,而你呢?除了杀戮和掠夺,你还会做些什么?别给自己戴高帽子了,一头凶残的饿狼,就是披上人品,也仍然是禽兽!”

    “禽兽便禽兽吧,无所谓,苦耕不如掠夺,我走的只不过是最快的道路。”

    叶无双在夫人光洁的额头轻轻一吻,口齿留香,眼中闪过一丝迷醉,一把握住夫人高耸的玉兔,用力揉捏着,指掌间一片滑腻,笑道:“手感真的很不错,在摸一会儿,我都觉得自己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呵呵……很难想象,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居然会有如此身材,一点儿都不下垂。”

    对于叶无双的亵渎,夫人淡漠的可怕,似乎正在被亵渎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一般,淡淡道:“你还知道我三十多岁了?呵呵……我倒是忘了,外界多有传言,暗黑议会之主就喜欢年龄比自己大的女人……真是个缺母爱的可怜虫呢!”

    叶无双一怔,两只在夫人胸脯和腿间捏、掏的大手一窒,眸中红芒大盛,可怕的杀意近乎实质化,宛如一头野兽般死死盯着夫人,沉声问道:“你说什么?!有种把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再重复一遍!”

    “难道不是么?!”

    夫人怡然无惧,迎着叶无双的目光冷笑道:“要的话你就快点儿,看着你这副嘴脸我恶心!你只需要记住,只要我秦歌一息尚存,就必定和你纠缠到底,不死不休!”

    “很好,不知道你的骨气能持续到什么时候!”

    这个女人的讽刺句句刺中叶无双心中的痛处,熊熊燃烧的怒焰腾起,将理智彻底烧成灰烬。一把将夫人的睡裙撩起,粗暴的扯去黑色蕾丝小裤裤,顿时,夫人那芳草萋萋的迷人之处横陈于眼前。

    方才叶无双一阵猥亵,又是小弟在腿间挺动,又是抓掏的,虽然夫人心里充满了愤怒和羞耻,但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身体早已违背思想的情动了。

    叶无双眼睛化成了诡异的红色,此时,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理智早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只剩下一个念头——上了这个女人,让她求饶!

    随后,叶无双解放了微受束缚的怒龙,身子微微一蹲,双臂伸到夫人腿弯处,直接将其下半身架起!

    夫人脸色淡漠,但眼中的恨却足以点燃世间一切,此时的她,正以一种极为羞耻的姿势对着叶无双,上半身被顶在门框上,下半身悬空,被叶无双架着,那羞人之处,正对叶无双的狰狞!

    叶无双眼中红芒更盛,宛如一头野兽一般,早已经没有理智,狠狠向前一冲,顿时,刺进那溪水潺潺之地。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