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潜入闺房(求票票,求收藏~)

    深夜,“大汉”庄园。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夫人独自立于阳台上,一身洁白的睡袍笼罩在身上,任由夜风吹乱满头青丝,衣袂飘飘,似要乘风归去,翩若惊鸿,说不说的飘渺,就像那高高在上的女神,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臻首微抬,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三天了!

    就在三天前的今夜今时,那个男人一脸坚定的告诉自己——三天!给我三天时间!若不能追回失物,任你处置!

    如今,期限已到,叶无双……你究竟要如何给我一个交代?!

    夫人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三天时间实在是太短暂了,要在这茫茫人海中,在短短三天时间内找出一波已经遁的无影无踪的劫匪谈何容易?恐怕就是坐拥整个江山的古时帝王都未必能做得到吧?!

    夫人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就算叶无双站到自己面前,任由自己处置,自己又当如何呢?!

    用他的鲜血洗去屈辱么?!

    夫人轻轻摇了摇头,虽然这是最好的方法,也是五年来她一直都想着的方法,可事到临头,她却突然觉得,杀死那个男人,绝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那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呢?!

    夫人不知道,睿智如她,早已经看透了人间的一切阴谋诡计,可唯独没有悟透自己的心思……

    杀死他又能怎么样呢?

    夫人苦笑了起来,她是个非常传统的女人,是那种心态古典的在如今这个世界几乎绝迹的女人……对于她这种女人来说,碰了她的身子,就相当于得到了她这个人,再侍另外一个男人,这样的事情她还做不到!

    五年前,那个混蛋男人差一点儿占有了她,虽然没有完全进去,没有彻底捅碎那层膜,可那又和占有了有什么区别呢?!

    那个混蛋……或许算是我秦歌的男人了吧……

    夫人美丽的容颜上闪过一丝复杂,有憎恨,亦有一丝难以言明的味道……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

    五年来,自己无时无刻不再想那个男人,并不是思念,而是憎恨,可恨了那么久……她有突然有些累了。

    无论怎样,一个女子,惦记了一个男人整整五年的时间,感觉不复发杂才真的有鬼了呢!

    “呵呵……想不到美丽的夫人也有对月自怨自怜的一天,实在是让人惊讶。怎么?又想着怎么害人呢?!”

    一道淡漠的声音突然想起,打断了夫人的思想,言语虽然充满调侃的味道,可是那语气,却是冰冷不带半点儿感情波动!

    “是谁?!”

    夫人一惊,回头一看,整个人顿时陷入呆滞中。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唐装身材修长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右手提着一个方盒子,一双冷眸宛如冷电,有种刺穿人心脏的力量。

    夫人心跳不可抑制的加速了很多,这个男人……她怎能不认识?可不就是她惦记了整整五年时间的叶无双、那个亵渎自己的暴徒么?

    不过,夫人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太多的吃惊,也没有问叶无双如何穿过层层防守来到自己面前的,以这个男人的本事,就算是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都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五年前,香榭丽舍大街发生的那一场短暂而激烈的激斗让夫人深深明白了这一点,当下淡淡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自然是赴约!”

    叶无双笑了笑,不过那笑容,却没有半点儿和煦可言,眸子更加冰冷了几分,淡淡道:“夫人真是贵人多忘事,你难道忘记,三天前,一个让你*的无路可退的可怜人曾经立下誓言,三天之内,若不能找回遗失财物,甘愿接受任何处罚么?如今,期限已到,我自然是来赴约来了!”

    “可怜人?”

    夫人嘴角掀起一道森冷的弧线,无视叶无双身上那毕露的森然杀机,淡淡道:“究竟谁才是可怜人,自有公论,你大可不必在此大放厥词!”

    说此一顿,瞟了叶无双一眼,轻笑道:“这么一个小盒子,可装不了我损失的财物,你如此而来,想必是没有追回失物吧?!呵呵……若是负荆请罪,你现在的态度,可没有多么真诚。”

    “很抱歉,遗失之物我已经找回了,就连幕后真凶,也查的清清楚楚。”

    叶无双森冷一笑,随手将右手提着的盒子丢了出去,道:“帮凶就在这里了,真凶……同样近在眼前!”

    “哐啷!”

    盒子摔在夫人脚边,登时裂开,一颗血肉模糊的东西“咕噜噜”的滚了近一米才停下。

    夫人眸光眸光一凝,心里却是狠狠一跳。

    这是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

    准确的说,这是她手下一个名叫张乾卞的男人的人头!

    就在三天前,这个叫张乾卞的人还活蹦乱跳,上跳下窜的为自己办事呢,而现在,头颅却被人摘了下来,那双大睁的眼睛写满了恐惧,那是他死前……心理最后的写照!

    夫人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站在她这个位置的人,杀伐决断,看了太多的生生死死之事,自然不可能被这么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就吓坏,真正让她惊悸的是,叶无双出现在这里的目的!

    很显然,事情已经败露了!

    以这个男人对待敌人时那残酷的手段,会如何对待自己呢?

    夫人心里虽然有浪涛在翻滚,可是脸上却很平静,平静的可怕,事实上,从她做出决定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事情失败后承受报复的准备,看了叶无双一眼,淡淡问道:“你都知道了?!”

    叶无双挑了挑眉,嘴角掀起一丝森冷的弧度,反问道:“你说呢?!”

    下一刻,一双充斥着死亡气息大手猛然朝着夫人探了过去,电光石火间便捏住了夫人洁白欣长的脖颈,一股大力自大手上传来,那是死亡的气息,让夫人呼吸都有些困难。

    夫人纤细瘦弱的身子在这种力量面前,就如茫茫大海里面对狂风骇浪时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被拍碎的可能性。

    叶无双此时可没有一丝半点儿怜香惜玉之情,胳膊一用力,登时便将夫人提到自己面前,随后一甩。

    “嘭!”

    夫人撞在门框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动,紧接着,一具火热有力的身躯紧紧贴了上来,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冲击的夫人脑袋都有些发懵。

    两人,此时已经紧紧贴在了一起,梦幻般的容颜近在咫尺,迷人的夜来香香气袭人,这是夫人特有的味道,优雅而芬芳。

    怀中佳人娇躯凹凸有致,柔软而热量惊人,两人此时衣物都极为轻薄,皆能细腻的感受到对方的身体。

    天赐尤物!

    这是叶无双此时唯一的感觉,这个女人……即便是抱一抱,都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叶无双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下身已经有了反应,尺寸惊人的小弟宛如一条怒龙般高高挑起,唐装的丝绸面料轻薄,哪里会产生半点儿阻碍?衣物几乎是挂在怒龙上的,将其形状直接勾勒了出来,若不是叶无双此时和夫人紧紧贴在一起的话,叶无双现在下身的变化绝对能一眼看出,就像一根粗长的棍子呈九十度插在腿间一般,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微微眯眼间,叶无双身子更是狠狠向前一沉,顿时,怒龙直接刺入夫人微开的下身,在其腿根部来回摩挲着,虽然隔着两人的衣物,未曾真个**,但也足以令人沉醉了!

    完全是下意识的,夫人夹紧了两条修长笔直的美腿,这么一来,更是夹紧了在自己腿根部活动的怒龙,给叶无双带来了莫大的快感。

    望着这个典雅女神那丰润的红唇,叶无双眼里的邪意更加炽烈了,脑袋向前一探,登时吻上了对方的嘴。

    柔软,清香的芬芳。

    从始至终,夫人都没有反抗什么,都很冷淡,不叫,也不推开,任由对方施为,仿佛一尊木偶一般,哪怕是对方将舌头顶开牙关,彻底伸入嘴里的时候,她也没有组织。

    *,轻轻撕咬……

    美人的津液,在叶无双尝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美味!

    一直品尝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叶无双才终于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夫人温润的红唇。

    夫人瞟了叶无双一眼,淡淡道:“完了?如果羞辱够了的话,滚!”

    “够?!怎么会够呢?!”

    叶无双嘴角泛起一丝邪恶的笑容,这个女人,已经彻底激怒了自己,从心中满是憋屈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没了理智!而夫人的淡漠,对他更是没有半点儿影响,真的,他一点儿都不在意!当下淡淡道:“我亲爱的大汉女王,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现在是榜上第二,兄弟们加把劲儿,把上面的给爆掉~嘿嘿,咱也坐一次榜首尝尝味道,嘿嘿……)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