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希尔顿酒店,十六层一间房号为1601的总统套房。请使用访问本站。

    这里,便是夫人选定的谈判地点了。

    静谧的环境中,夫人始终一言不发,端庄的坐在沙发上,静静凝视着对面的叶无双,只不过……那目光似乎就没那么友好了,那是一种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的无限仇恨。

    而这道仇恨目光的凝视对象叶无双,却始终一脸淡然的抽着烟,根本不在意。

    最终,韩歆瑶有些受不了这种沉默的气氛了,率先开口道:“夫人,请您放心吧,既然我们盛世保全公司接下了这一次委托,我们就一定会负责到底,请您给我一点儿时间,我会倾尽全力追回这一批文物和珠宝的!”

    说此一顿,韩歆瑶咬了咬嘴唇,道:“如果……到最后我们真的追不回的话,那么,我们会按照合约上的规定进行赔偿的!”

    “按照合约上的规定?!”

    夫人满脸不可思议的看了韩歆瑶一眼,似乎是第一次见到韩歆瑶一般,从头到脚打量了韩歆瑶一遍后,方才问道:“韩丫头,看在我和你父亲认识的份儿上,我想提醒你一句,你知道按照合约进行赔偿的话,你将付出多大的代价么?!”

    “我知道!”

    韩歆瑶咬了咬牙,俏脸苍白,一字一顿的说道:“十倍赔偿!”

    夫人叹了口气,道:“外界虽然多有传言,这批文物和珠宝价值十亿美金,但咱们都是明白人,知道那是花花轿子人人抬,最终被人们抬出来的结果。虽然如果拍卖的话,很有可能会拍出这个价格,但看在我和你父亲熟识的份儿上,我也不讹你,抛除一切外界因素算,那批文物和珠宝的本身价值就已经超过了十亿人民币,也就是说……若是要赔付的话,你们盛世集团将付出十亿欧元的代价!再加上今天参加拍卖会那些富豪的损失,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这些我都知道!”

    韩歆瑶俏脸更加苍白了,不过仍然说道:“不过夫人您就放心吧,既然我们盛世集团接下了这次委托,就会负责到底,虽然我们家小业小,财力并没有您麾下的至尊财团雄厚,但向来也是讲信誉的,违约这种事情我们还不会干!如果到最后真的无法追回那批文物的话,就算是十亿欧元,我也赔!”

    夫人点了点头,缓缓道:“你们盛世集团的情况我也清楚,你们账目上流动的资金可没有十亿欧元那么多!如果你打定主意要赔的话,只能出手股权,这么一来……怕是你们韩家在盛世集团董事会的地位将会动摇,甚至就是易主都不是没有可能!”

    说此一顿,夫人瞟了叶无双一眼,轻声问道:“值么?!”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冤有头,债有主,既然是叶无双搞砸了这一次任务,那为什么不让他来对这次事件负责呢?反正,现在有很多公司在遭遇信任危机的时候,都会这么干,找个替罪羊,一股脑儿将责任全都推到对方身上去,从此万事大吉。

    这种事,说的好听点儿叫弃车保帅,说的难听点儿,就是无情无义!不过……在商界却是屡见不鲜!

    叶无双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这个女人如此撺掇,是何居心?!

    而韩歆瑶,在听到这话后,脸色则突然不那么苍白了,剪水眸中闪过一丝坚定,突然一脸轻松的说道:“夫人,您说这话就是小看我韩歆瑶了,我敬您是长辈,所以喊您一声夫人,可这样的话,我却不希望再次听到了!无双是我的丈夫,这您是知道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之际,我韩歆瑶绝不做那独自逃生的苟且之事!既然失误是无双犯下的,那我这个当妻子的有理由和他一起扛!所以,夫人您的劝说,我不听也罢。不就是十亿欧元么?倘若真的不能追回失物,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一定会赔给您,哪怕以后一贫如洗,日日以糟糠为食,也无怨无悔,总比被别人戳脊梁骨的好!”

    一语罢,两人呆立当场。

    夫人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韩歆瑶,打死她也想不到,韩歆瑶的反应居然会这么激烈!

    而叶无双也愣了,待得反应过来时,心里尽是浓浓的感动。

    哪怕以后一贫如洗,日日以糟糠为食,也无怨无悔!

    这或许不是很动听的情话,却比任何情话都来得动人!

    在这一刻,叶无双突然想起了一句特矫情的话——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叶无双在意的不是韩歆瑶愿意为他的错误承受十亿欧元的赔偿,在他眼中,十亿欧元还真算不得什么!当今如今的暗黑议会,坐拥欧、非、南北美洲,大洋洲五大洲地下世界,财富早已经不是当初初入欧洲时那种程度了,别说是十亿欧元,就是千亿、万亿又何妨?暗黑议会是他一人之暗黑议会,暗黑议会的财富就是他一人之财富,绝无股份之说,那么……他又怎么会在意这小小的十亿欧元?

    叶无双真正在意的,是韩歆瑶的态度!宁不要万贯家财,只愿一生厮守!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中,还有几个女子能有这种*守?

    叶无双突然觉得,上天在给了自己一个坎坷的人生路的同时,却也没有薄待自己,最起码,自己这一生中碰到了许多对的人!

    论兄弟,有2号这样的生死兄弟,有老八那个死前都呢喃着今生虽是两家姓,来生愿和自己一个妈的憨厚小弟还不够么?

    论红颜,有苏樱雪这样不离不弃的爱人还不够么?

    如今,苍天又赐这么一个痴心女子给自己,难道不是厚爱与馈赠么?

    或许,自己还没有得到韩歆瑶的心,但最起码,得到了这个小女子的忠诚!

    叶无双叹息一声,这个时候终于沉默不下去了,轻轻拉着韩歆瑶的小手,淡淡道:“三天!给我三天时间!若不能追回失物,任你处置!”

    说罢,将脑袋凑到秦歌面前,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现在老子心情非常不爽,所以,不要再试图激怒我。或许我不会杀你,但绝对会让你明白,这个世界上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秦歌一愣,随即身躯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俏脸发白,她清晰的记得,五年前,这个混蛋就是这么威胁自己的!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混蛋,有资格放这话!

    身为暗黑议会高层,这个身份足够吓人了!若是单纯武力相抗的话,她还真没那个能力和雄霸五大洲下地下世界的暗黑议会这个巨无霸硬碰硬,因为这压根儿就是一个暴力血腥的组织!

    夫人恨恨咬了咬牙,忍下了这口气。

    三天是么?我就等你三天又何妨?!

    韩歆瑶可能听不出叶无双那句话的意思,但是身为当事人的她却是明白,这是叶无双给出的一个承诺,三天之内,若是追不回失物,任她处置!这个处置,可不是单纯的指在这件事上的处置,而是两人以往恩怨的清算!

    很显然,叶无双也知道她已经识破自己的身份了,只不过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罢了。

    而此时,叶无双已经拉着韩歆瑶离开了。

    ……

    刚出房间,韩歆瑶便不走了,一双美眸紧紧盯着叶无双,道:“你真的三天能追回那批失物吗?如果追不回,咱们就不追了,按照合约赔偿就是了,你不需要有任何心理压力的,也别*着自己去做危险的事情!”

    三天……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韩歆瑶没有任何信心……

    叶无双却是一点儿都不在意,在这个小女人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点,道:“既然和我走进民政局领了红本,把一生交给了我,你就应该相信我。”

    叶无双轻轻摩挲着韩歆瑶脖颈间的水晶之心,笑道:“就像这串项链的寓意一样,永恒的爱……若没有信任的话,何来永恒?!”

    韩歆瑶眼中闪过一丝迷醉,严格意义上来说,这还是叶无双第一次和自己说情话呢!

    一时间,一种异样的感觉在韩歆瑶心中萌生,那是一种叫做悸动的感觉!

    这就是一颗种子,或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也未尝不可?!

    韩歆瑶甜甜一笑,随后用力点了点头。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一句话,换来的可能就是她们的一生!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