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偷得浮生半日闲

    第二日,慈善拍卖会如期开始。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相比于晚上的交易,白天的预展就要清冷许多了,那些名流富豪根本不会出席,但凡这次拍卖会上出现的物品早就有专人整理成册送到他们面前了,对于他们来说,拍这些东西的主要目的不是收藏或者喜欢,而是能借此卖上夫人一个面子,最好能赢得夫人的好感,就像以往那样,成为那个能与至尊财团合作的幸运儿!

    参加白天预展的,大都是一些真正喜欢收藏的考古学家或者是豪门贵妇,夫人这次拿出来的大都是一些珍贵文物或者是珠宝,毕竟夫人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她的东西可能差么?

    所以,这些喜欢收藏的人和那些豪门贵妇自然要来看看,倘若有心仪的,留给他们的时间还有一个白天,正好能仔细调查一下,为晚上的竞价做万全准备。

    整整一天,并没有出什么问题,一直到夕阳落山之际,夜幕降临时,叶无双才真正打起了精神!晚上,不光有价值连城的文物和珠宝首饰要拍卖,更伴随着庞大的现金交易,相信有不少有心人打着这次拍卖会的注意,真正价值十亿人民币的东西,足以令任何人疯狂甚至铤而走险!

    最重要的是,夫人这个和叶无双面和心不合的女人让他实在无法安心下来,这个疯女人可是个穷的就剩下钱的主儿,最不缺的就是钱,难保不会疯狂到不顾拍卖会的顺利与否突然发难!

    叶无双敢肯定,这女人既然白天没有任何动作,那么晚上就一定有什么精彩大戏在等着上演呢!

    华灯初上时,希尔顿酒店顿时热闹了起来。

    一个个名流富豪在女伴的陪同下纷纷到来,鲜衣怒马,前拥后呼,端的是不可一世。

    不过,这些名流在门口注定要吃瘪。

    以二愣子为首的十名盛世保全公司的剽悍保镖把守在门口,但凡有名流到来,除了其本人与女伴可以进入,随行的保护人员只能在休息室候着,如有不服,立马在其头上扣一顶蓄意捣乱的帽子,一通暴打后,直接扔出去。

    这不……短短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就有数十名不服规则的名流遭到了非人道待遇,不光自己挨打,就连身边的女伴都跟着遭殃。

    二愣子这群货可不是些知道怜香惜玉的主,只要是被安上蓄意捣乱罪名的名流,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天王老子他跟班或者女人,统统摁住一统暴揍,一副恶奴形象……

    下达如此命令的,自然是叶无双了,要不然没人撑腰,二愣子他们怎么可能如此嚣张行事?

    其实,叶无双也是颇为无奈,这一次的拍卖会规模实在是太大了,参加的已经不仅仅是京华的名流富豪,整个华夏,乃至世界各地都有人敢来,完全是一次盛会!

    在这样的情况下,夫人根本没办法确定具体人数,也就没什么邀请函可以发了,却又不好划定规模,毕竟敢来的……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人家上门捧场,你总不能让人家吃闭门羹吧?!

    于是,就造成了现在这混乱的局面。而这种局面对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来说,毫无疑问,绝对是个大好时机!

    不得已,叶无双只能采取如此手段,将危险降至最低——倘若真有心怀不轨之人混进去,那他也是孤身一人混进去的,即便是发难,也在己方控制范围之内!

    整个希尔顿酒店门口一片混乱,不过最终,那些富豪还是妥协了……

    废话,能不妥协么?在一旁就丢着上百个被打成五花肉的人躺着呢,管你什么名流,还是名流的女伴、保镖,全都在打完以后跟扔垃圾一样丢到一旁……有这样的榜样在前,这些富豪还敢多说什么?自己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真要挨了打还被人丢到路边“展览”,那这辈子也甭想抬起头做人了!

    当然,他们肯接受叶无双的无理要求,孤身一人带着庞大的现金进入会场,也完全是出于对夫人的信任!他们坚信,夫人不光不会打他们的主意,还会倾尽全力保证他们的安全。

    夜,十点。

    这场慈善拍卖会如期开始,拍卖师据说是京华市一位非常有名的“金锤”,不光手里的锤子价值万金,每敲一下最少都得敲出个几百万,而且还是一位“名嘴”,据说他主持的拍卖会,根本没有冷场的时候,整场拍卖会都会在极其轻松的环境中走完。

    这位既是“金锤”,又是“名嘴”的拍卖师是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人,一上场没有像以往那些拍卖师一样来上一段冗长无聊的开场白,反而非常滑稽耸了耸肩膀,有些无奈的说道:“各位尊贵的先生女士们,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规则大家都已经了解,也相信大家此时最想看到的不是我这个臭男人,而是我们华夏商界最美丽的女子——夫人!我是个非常识趣的人,也就不再这里废话了,所以,靠边站。”

    说罢,微微一躬身,居然直接就站到了一旁。

    如此个性的开场,让下面的名流绅士顿时爆出一阵善意的轻笑声,不过,这种笑声很快就戛然而止,一切……只因那个在灯光缭绕中缓缓走上舞台中央典雅女神。

    夫人今夜显然是精心打扮过,一身黑色晚礼服,长长的丝质手套,一双黑色高跟鞋,典型的贵妇打扮,一身神秘的纯黑加上身上那典雅的气质,迈着优雅的步子在灯光中走进舞台中央,恍如一位女神。

    台下所有男人都是一副痴呆模样,二愣子这货更是直接咧着一张大嘴呆呆说道:“俺的娘哎,这是仙女儿吗?!”

    这货压根儿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含蓄和收敛,瓮声瓮气的声音那叫一个高,响彻安静的会场,再加上那浓郁的南方口音,别提多另类了,顿时雷翻了一大片人。

    这一嗓子,就连台上夫人都给惊动了,不过夫人却一点儿都不介意,表现出了极高的涵养,对着二愣子的方向微微一笑,说不出的明艳动人。

    “叶子哥,你看到了没?!仙女儿居然在对我笑!”

    夫人这一笑不要紧,顿时把二愣子给迷得晕头转向的,这家伙天生就一神经大条的大老粗,丝毫没觉悟到自己现在有多受人瞩目,顶着一副木乃伊造型,扯着破锣嗓子叫道:“俺那老娘哎,可迷死俺了……”

    “哄”一下,整个会场爆发出一阵狂笑声……

    台上的夫人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显然二愣子这货给她雷的不轻,这年头,如此“识趣”的人可真不多见了呢。

    至于叶无双,早就捂着脸能闪多远闪多远,丢人啊……当初自己怎么就把这么个傻比给带过来了呢?!

    不过,经二愣子这么一闹,夫人这开场白是说不下去了,只是匆匆说了两句就下场了。

    而那位被夫人抢了“风头”的拍卖师终于上场了,第一件拍卖品也被礼仪小姐拿上了台,拍卖会正式开始。

    叶无双对这些并不敢兴趣,悄无声息躲到了一个角落,相比于光明正大出现在人前做事,他更喜欢躲在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凝视着全局,仿佛一个局外人那样。

    不多时,刚刚出了大洋相的二愣子不知不觉间便摸到了叶无双身边,贼兮兮的说道:“叶哥,有个仙女儿找你!”

    叶无双好笑的望了这家伙一眼,戏谑道:“就刚刚对你笑那个仙女儿?!”

    “不是,是个冷冰冰的仙女儿。”

    二愣子指手画脚的描述了一堆,最终发现自己的词汇根本不足以描述出那个仙女儿究竟长啥样有多漂亮后,才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吐沫,道:“总之,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仙女儿!”

    “是我!”

    二愣子刚刚说完,一道清冷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一位身上带着冰冷气息的女子已经出现在二愣子身后,在见到叶无双后,女子嫣然一笑,道:“1号,见到我有没有惊喜的感觉?!”

    这女子,不是苏樱雪又是谁?

    不过,还不待叶无双说话,二愣子这2b又被迷晕了,咧着一张大嘴凑到叶无双面前道:“叶哥,你看到了没?仙女儿居然对你笑了耶!”

    “滚尼玛戈壁!老子看到了!”

    叶无双实在受不了这货了,低声咆哮了一句,一脚将这货踹飞后,脸上顿时洋溢出灿烂的笑容,张开双臂笑道:“来,宝贝,让老公抱抱!”

    一阵香风划过,佳人宛如归巢的小鸟般扑入令她迷醉的怀抱。

    嗅着佳人身上淡淡芬芳,叶无双轻轻摩挲着对方的满头青丝,轻声道:“不是告诉你了么?今天我有工作呢,怎么就跑过来呢?”

    听话语,有些责怪的味道,可看眸子里的温暖,哪里有半点儿责怪的模样?再加上脸上那享受的表情,分明就非常满意佳人的到来嘛……一头虚伪的禽兽!

    苏樱雪抬起臻首,浅笑嫣然的问道:“今天星期几?!”

    叶无双想都没想就达到:“星期四啊!”

    “所以……今天你是我的!”

    言罢,苏樱雪二话没说,拉着叶无双就走。

    叶无双不明所以,只能屁颠屁颠儿的跟着苏前进,不过十分钟后,当苏将他强行拉入女厕所时,叶老狼彻底振奋了。

    女厕所里偷情?

    这感觉……可真不是一般的香艳啊!

    某种变态**的刺激下,叶无双激动的浑身上下都有些发抖了,小兄弟更是早就被刺激的支起了帐篷。

    “虽然不能在家里,不过这儿也是一样的……”

    苏美人含羞似怯的一声低语,直接让某人撕去了最后一分理智,化身月夜之狼,一把将苏抱在怀里狂吻了起来。

    这一吻……差点儿没让苏窒息。

    就在一对恋奸情热的狗男女前戏做足,正准备来一场颠鸾倒凤的香艳大戏时,异变惊起!

    “嘭!”

    一声尖锐的枪响影影约约传进洗手间,紧接着,便是一阵男女混合的尖叫声。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