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各有打算

    韩家别墅。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夜已深,万家灯火已经由繁闹转为冷清,可这对于韩歆瑶来说,却注定是一个失眠的夜。

    屋子,仍然是昨夜那屋子,床,依旧是昨夜那床,只是,卧室里如今却只剩下韩歆瑶一个人独自品尝着心酸。

    “该死的混蛋,你现在应该正在你那位苏美人床上尽享艳福呢吧?!”

    韩歆瑶坐在床上,任由三千青丝垂落肩膀,俏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落寞,在清冷月光下,整个人身上带着令人心疼的憔悴气息,伸出纤长嫩白的小手,轻轻摩挲着昨夜叶无双坐着的地方,低声呢喃道:“在你抱着一个女人酣然入睡的时候,可曾想到,就在同一座城市你的家里,有一个女人因为你彻夜难眠。”

    韩歆瑶清晰的记得,就是昨天的这个时候,有个男人绞尽脑汁用尽千方百计的哄自己睡觉,眸子里尽是暖暖的柔情,那模样,就像是呵护他最珍贵的宝一样。也就是昨夜,她韩歆瑶放下一切心结,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同床而眠。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难道她韩歆瑶在前世,就已经和这个混蛋整整纠缠了一千年吗?

    韩歆瑶有些痛苦的摇了摇头,两行清泪缓缓自玉颜滑落,打湿了床单。可突然,她又笑了起来,那带着泪的笑容,竟是那样的凄美:“混蛋,你知不知道,你一点儿都不会讲故事,语言直白的可怜,也不懂得修饰一下……可是,你的故事真的很动听,歆瑶真的很想每天在睡前都能听上一段。”

    韩歆瑶轻轻抽泣,奶妈的话虽然很有道理,可是真的要做起来,好难啊……那个该死的混蛋,自己该如何才能彻底收服呢?!

    就这样在床上呆坐着,过了良久,韩歆瑶才轻声一叹,缓缓起身,就那样赤着近乎完美的小脚丫子来到卫生间。

    顿时,卫生间的镜子上顿时出现一名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

    轮廓柔和的瓜子脸,琼鼻挺翘,红唇丰润,最是那一双剪水眸,道不尽的风情万种……

    佳人身上此刻穿着一条月白色的丝光睡衣,虽不能将那绝美的身材勾勒出来,却也平添了几分慵懒味道,风韵不减,反而更添迷人。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韩歆瑶静静凝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时间竟是痴了,她不是个自傲的人,却也相信自己的容颜,可为什么……那个混蛋家里扔着这样一个美人儿还要在外面寻花问柳?!

    叶无双啊叶无双,你那色迷迷的外表下,隐藏着的究竟是一颗不知满足的心,还是追寻真爱自由的灵魂?!

    蓦地,韩歆瑶想到一个可能,随即,在一抹凄美笑容中缓缓解开了瘦削肩膀上的吊带,月白色睡袍顿时缓缓划过凝脂般的肌肤,坠落地上。

    一幅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顿生,时间在这一刻都为之凝结!

    瘦削的肩膀,精致的锁骨,柳腰纤细,两腿笔直修长,最是胸前饱满上的两点殷红与那芳草萋萋之地,更是散发着一个成*性最诱人的气息。

    这绝对是一具倾尽造物主所有心血打造的完美躯体,多一分则显胖,少一分则嫌瘦,肌肤白皙细腻,宛若凝脂。

    韩歆瑶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身体,陷入了良久的沉思中,自己……真的愿意将身体交给那个混蛋吗?

    过了足足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韩歆瑶终于缓缓摇了摇头,紧蹙的秀眉缓缓散开——虽然对那个混蛋有了好感,可要说到爱情,还是差了那么许多,最多最多,也就是那一段婚姻让自己对那个混蛋有了一种近乎贪婪的占有欲!

    虽然两人已经是合法夫妻,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为过,而且,这种关系怕是会持续几十年,到最后,自己终究是要将整个人交给那个混蛋的……可问题是,韩歆瑶不愿在现在这种感情基础薄弱的情况下将自己完整的交出去,因为……那是一个女人最珍贵的第一次,也是一个女人一生的托付!

    更何况,一个聪明的女人,绝对不会只知道用自己的身体去牵住一个男人!毕竟,红颜易老……她韩歆瑶要的不是短暂的安宁,而是一生的幸福!

    渐渐的,韩歆瑶嘴角浮现出一抹嫣然笑容,为有些苍白的脸蛋儿增色十分,端的是艳丽无双!

    叶无双,既然你喜欢拈花惹草,那我就放纵你一段时间又如何?你既是我的丈夫,我韩歆瑶就不怕你跑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从我手上抢走我的东西!

    ……

    “大汉”庄园。

    弥漫着幽幽夜来香味道的房间内,夫人和衣坐在沙发上,轻轻啜着杯中香茗,袅袅水汽挡住了她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却遮不住那双美眸中的淡淡笑意。

    夫人凝望一脸拘谨的站于她对面的何强,轻笑着问道:“这么晚才来向我报告,想来……我安排你的事情都已经做好了吧?!”

    “是的。”

    何强缓缓道:“如您所料,盛世保全公司确实接下了我们委托,而且盛世集团的总裁韩歆瑶已经向我们承诺,将满足我们的一切要求,包括让叶无双带队!”

    “哦?!”

    夫人眼中的喜意更浓了,不过很快,她就发现了何强的不妥,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俏脸顿时缓缓阴沉了下来,皱眉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夫人。”

    何强轻轻鞠了一躬,似乎在整理着语言,过了良久,才终于缓缓说道:“您怀疑那个男人是非常正常的,我虽然不知道您的计划,但还是觉得似乎将盛世保全公司也拖进来不妥!”

    夫人柳眉一挑,却没有当场爆发,而是淡淡说道:“哦?说说你的看法!”

    “在您让我下委托之后,我曾仔细调查过盛世保全公司。这一查才发现,我们对这盛世保全公司的了解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何强缓缓道:“我调查了以往盛世保全的所有委托记录,最终发现……这个公司竟然在以往的委托中没有失败过一次!究其原因,和盛世保全的保镖人员有很大的关系。您是知道的,盛世保全公司的保镖人员全都是退伍军人,可这些退伍军人和其他的不一样,在离开部队以后,并没有褪去身上的那种军人作风!也就是说——这是一群视荣耀为生命的家伙!他们是绝对不能容忍任何的失败的,而且在以往的很多次委托中,不乏为了完成委托拼掉性命的人,这绝对是保全行业中的一个异类!”

    何强吞了口吐沫,斟酌了良久,最终一咬牙,将自己肚子里的话完全说了出来:“虽然我不知道您的计划,但我认为,有这么一群保镖出现在计划中,绝对是一个莫大的变数,甚至很有可能出现大规模的伤亡,这对我们现在与中国政府的合作没有任何好处!我知道您非常恨那个男人,可现在出现的这个叶无双还不能确定就是那个男人,难道不是么?我希望您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致使您蒙受莫大的损失!”

    话音刚落,房间里的气氛顿时一变!

    有种令人窒息的气息在弥漫着……

    夫人脸上仍然没有怒意,始终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缓缓问道:“你说我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不敢……”

    虽然夫人没有发怒,但跟在夫人身边已经有些年头的何强深深明白,平静中的夫人才是最可怕的,当下向后退了一步,垂首道:“夫人,是我错了,我不该过多过问这些事情的。”

    “你知道就好。”

    夫人瞟了何强一眼,随即摆摆手,道:“念在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这一次我不和你计较了,希望你不要再犯。好了……你出去吧!”

    何强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不禁叹息一声,他知道……这一次他肯定没有资格参与夫人计划的后续行动了!

    只是,何强一点儿都不后悔,如果时光倒流的话,他一样会说!

    这……绝不是一次理智的行动!

    虽然不知道夫人的计划,但何强知道,夫人不会无的放矢,既然已经为叶无双铺了一张网,怎么可能会没有后续行动?

    可是……这真的是理智的么?

    而何强还有一些话没有说、也不敢说——那个男人身后,可是有暗黑议会的影子啊!虽然不清楚对方和暗黑议会的具体关系,但从政府高层三缄其口的态度就不难猜到——二者的联系绝对极为亲密!

    和暗黑议会这个雄踞地下世界的霸主有什么瓜葛,可不是什么好事!再加上中间有盛世保全这个又臭又硬的搅屎棍夹着……想动那个男人,变数实在太大啊!

    唉……夫人,希望您冷静下来的时候能好好想想吧!

    只是,何强注定不会知道,在他走后,夫人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中。

    能让中国政府以国宾之礼相待的一个女人,怎可能是个傻瓜呢?何强话中的意思,她自然是听得明白。可愚者总是想着如何避开困难,但智者……想着的永远是如何破解困难!

    夫人独自坐在沙发上沉思了良久,脸上才终于露出了笑容,眸中闪烁着莫名的光彩——那是阴谋和狠辣的味道!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