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战士的相处之道

    永昌拳馆,位于京华市西部郊区与市区之间,算不上繁华地段,但人流量也不小,距离盛世集团直线距离不过十公里的左右,这里便是盛世保全公司精英人员平时训练的地方,是韩家的产业。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盛世保全公司虽然也有办公地点,不过终究是个空架子,就像很多写字楼一样,是处理文案的地方,只负责接收委托,真正的保镖并不在公司内上班。毕竟是一家在案的公司,里面驻扎上那么多剽悍的保镖也不是那么一回事。正是出于这种顾忌,韩笑天才另外置办了这家拳馆,以供精英成员训练。

    这永昌拳馆并不对外开放,就像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香港与南方许多沿海城市的那些武馆一样,接收人员全都是靠着一种模式——收徒!当然,这收徒也不过仅仅是一种表面说法,掩人耳目罢了,说白了这种模式其实就是盛世保全公司吸收新鲜血液的渠道,而来这里“拜师”的人,全都是一些退伍军人。至于拜谁为师?这还用问么?当然是我们的韩笑天韩老爷子了!

    这也是韩笑天在开办盛世保全公司这事上做的最聪明的一点,所有精英成员全都是他的徒弟,也就是他韩家一家的武力,根本不像其他保全公司那样,保镖和公司仅仅是合作关系!

    这么一来,这家保全公司的味道也就变了,介于黑白之间,说它白吧,他明明有着黑帮团体一般的组织结构和武力,说它黑吧,可人家又是再案的公司,所有成员都有合同,不能定义为社团。

    所以,这盛世保全公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能称之为保全公司,而韩笑天为什么弄这么一个四不像的公司,这里面的学问就大了去了。

    别看盛世保全的公司这些年一直都在赔钱,但其对韩家的帮助可是一点儿都不小,只要这个公司存在一天,就没有哪个商业竞争对手商业竞争里把韩家*上绝路!毕竟,韩家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商业世家,人家有一支完全效忠于自己的武力团体,谁敢*死人家,就得做好玉石俱焚的准备!

    这根本就是一种震慑!

    要不然,以盛世集团这些年在整个商界的地位,为什么会没有遭到一次致命危机?要知道树大招风,你越是强大,越是瞩目,想要整死你的人就越多!而韩家这么多年来都能一直平平稳稳发展的学问……就在这里面了!

    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这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变的规则,不管做什么,有时候能有一支武力作为绝对震慑也是不错的,当然,这种武力也不能太过,否则,招来的敌人就是更加强大的,甚至连政府和国家都容不下你!

    韩笑天这方面做得依然很聪明,盛世保全的人员从来都是不多不少,足以自保就行,将“度”把握的非常到位。一边为自己博得了一个回馈军队的美名,一边又为韩家弄了一个安全保障,一箭双雕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叶无双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人,所以,他能一眼就看出这家保全公司存在的意义,而韩歆瑶呢,虽然聪明,可终究对这些东西不太了解,只能单纯的看到这是一家正在赔钱的公司,一路走来,可没少和叶无双抱怨。

    对于这个短视的丫头,叶无双是颇为无奈,不过……这些东西,他不想告诉给对方。韩歆瑶终究是个单纯的女人,这个世界上有些黑暗的东西,还是不要让她接触的好!

    隐于韩家幕后的这些黑暗,就都由他叶无双来碰吧!

    ……

    下午两点,叶无双与韩歆瑶终于抵达永昌拳馆。

    中国古时大户人家宅子一般的建筑风格,占地七十多亩,面积不可谓不大,共有一百二十多名保镖长期住在这里,这些保镖全都是退伍军人,精锐里的精锐,否则也不可能被韩笑天看上了。

    古香古色的大门前,两名穿着黑色紧身短袖、迷彩裤的壮汉的分左右站着,见韩歆瑶与叶无双下车,顿时迎了上来,见面尚未说话就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小姐!”

    韩歆瑶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了,身上带着淡淡的威严,有一种贵气在荡漾,轻声问道:“人都集合完毕了吗?”

    在这一刻,韩歆瑶不再是那个和叶无双打打闹闹的小女孩儿,而是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女强人!

    “已经集合完毕了!”

    其中一名壮汉毕恭毕敬的说道:“只等小姐您来挑人了。”

    韩歆瑶点了点头,淡淡吩咐道:“带我过去。”

    望着美人前方摇曳的身姿,叶无双摸着下巴一个劲儿的邪笑,两三天相处下来,他发现自己这位老婆身上的气质还真的是多变呢,简直就是一个百变魔女!

    一会儿冷冰冰,一会儿又又娇憨可人,再过一会儿又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浑身带着威仪的强人……

    这才是极品啊!

    只要稍加调教,绝对是一个完全满足“三妇”理论的祸水——在家是贤妇,出门是贵妇,上床是荡妇……

    叶无双摸了摸鼻子,怀揣着无限向往之前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当然,眼下最紧要的是先弄清楚这女人那把鬼头大刀在哪儿,然后销毁才是正经!

    烈阳下,偌大的训练场上,过百名保镖集结成一个方队等待着检阅,全部都是清一色的紧身黑色短袖,迷彩军裤,背负双手,一眼望去,威武雄壮。

    叶无双脸上的懒散笑意在这一刻消失了,眸子出奇的明亮,他能感觉得到,这些保镖虽然离开了军队,可身上依然带着军旅的气息!

    华夏军队是个非常奇特的团体,有着其他国家军队所不具备的感染力,这种感染力是叶无双在许多外**队身上所没有体会过的,是肃杀?亦是热烈?总之……那是一种铁与血的味道!

    叶无双深深吸了一口气,暗黑议会数不尽的成员集结时没有给过他的感觉,这百多名保镖给他了——那是青春飞扬时的味道,也是他曾经为国征战时的铁血和热烈!

    可能是有点儿不适应这种军人身上的肃杀,韩歆瑶下意识的向叶无双靠拢了一些,不过,很快她就感觉到了身边男人的变化……

    这是一个与她所认识的叶无双完全不同的男人!

    眸子明亮而坚定,身上带着一种铿锵气息,在这种气息的指引下,似乎其脸上的棱角都更加分明了!

    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剑!

    一颗芳心没来由的一颤,韩歆瑶只觉眼前这个男人距离自己好远……相比之下,还是那个懒懒散散的癞皮狗更让自己安心。

    第一次,韩歆瑶主动伸手拉住了男人那双粗糙的大手,握的紧紧的,似乎怕对方跑掉一般:“无双,你……没事吧?!”

    叶无双一怔,很快从回忆中惊醒了过来。

    梦回吹角连营……

    逝去的……终究不会回来!

    瞬间,叶无双再次变回了那个懒懒散散的样子,感受到了身旁佳人的紧张,不禁轻轻拍了拍对方的细嫩小手,柔声道:“我没事,只是有些不习惯这种肃杀的气氛罢了!”

    一句话,给韩歆瑶逗乐了,禁不住横了叶无双一眼,这才笑道:“你一个大男人的,居然胆子这么小!”

    叶无双耸了耸肩膀,没有多说什么。

    而此时,一百多名保镖中走出一名看起来已经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虽然已经年过不惑,但身上依然带着铁血的味道。

    此人,名叫赵天诚,是这些保镖的负责人,特种兵出身,是个不折不扣的铁血硬汉,特种兵出身,当初在边境上与东突分子作战时,被敌方打入己方内部的特务出卖,率领的一支小队全军覆没,只剩下他一个,随后单枪匹马杀了四十多名敌人后才归国,其后心灰意冷,退出行伍。韩笑天为了拉拢他入伙,可没少花费心思,废了好大力气才搞定这个刺头儿。

    赵天诚几步之间走到韩歆瑶面前,淡淡道:“小姐,您说的那位将负责此次任务人在哪儿?”

    感受到了对方对韩歆瑶的蔑视,叶无双一张脸渐渐冷了下来……

    不过韩歆瑶却是根本不在意,几次相处下来,她深切感受到了这群家伙的傲慢,如果不能拿出足够的实力,绝对不可能得到尊敬。她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要不是为了锻炼叶无双,她才懒得和这些人打交道呢,当下指了指一边的叶无双,道:“他叫叶无双,全权负责这一次的治安维护行动!”

    “他?!”

    赵天诚瞥了叶无双一眼,只觉眼前这个年轻人懒懒散散的是那样讨厌,当下皱起了眉,道:“小姐,别怪我多嘴,他……行么?咱们盛世保全公司接了单子就绝对会完成,让他负责,我怕不光会砸咱们的招牌,还得害的兄弟们流血!”

    一句话,激怒了韩歆瑶。

    老娘的男人行不行,难道还用你们来指手画脚吗?既然你们吃了韩家的饭,就得无条件服从韩家的安排!

    韩歆瑶俏脸一寒,正要发飙,却被叶无双拉住了。

    叶无双对韩歆瑶轻轻摇了摇头,随即道:“这么一群垃圾,即便是带着他们去了慈善拍卖会,也是丢人!”

    “唰!”

    所有保镖都将目光投到杨乐身上,一股凌厉无比的气势自这些人身上蒸腾而起,那是……战意!

    赵天诚眉毛一立,淡淡道:“念在你是小姐的人的份儿上,这一次我不和你计较,但如果有下一次,我绝对会让追悔莫及!”

    叶无双轻声一笑,一步上前,一把便拽住了赵天诚的衣领,将之提到自己面前。

    本来,以赵天诚的身手,要躲这么一抓那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可不知为什么,面对年轻人探过来的大手,他硬是没有半点儿反抗的余地,就像是羔羊面对猛虎时一般,有一种本能的畏惧,只能任由对方提着自己向前飘去。

    叶无双凑到赵天诚面前,直到两人的脸相距不足十公分时,才一字一顿道:“垃圾就是垃圾,哪怕你竭力反驳,也改变不了你们这堆人是垃圾的事实!”

    言罢,随手一丢,赵天诚被扔出将近十米的距离才重重摔在地上。

    此时……赵天诚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精彩到了极点。不过,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歌年轻人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最起码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待韩歆瑶反应过来时,赵天诚已经在地上躺着了,心下一慌,知道今天这事儿怕是没法善了了,要知道,赵天诚在这些保镖心目中可是有着极高的地位,遭此羞辱,这些保镖不跳出来为其报仇才有鬼了,哪怕是自己的老爹都未必能阻止的了。当下正欲上前阻止,却反而被叶无双用眼神阻止了。

    叶无双看了一脸着急的小女人一眼,只是笑着说了三个字:“交给我!”

    言语中,有种说不出的自信……和强势!

    望着叶无双的笑容,韩歆瑶心中没来由一定,满肚子阻止的话到出口时完全变了味道:“那你小心点儿。”

    叶无双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投向百多名处在爆发边缘的保镖,淡淡道:“垃圾就是垃圾,老大都挨打了,还能在一边心安理得当着缩头乌龟,真是一群没卵子的货。”

    随后,叶无双伸手一指百多人,神态说不出的张狂,缓缓道:“这么多人,难道就没有一个敢横刀立马,出来和老子一战吗?!”

    ”哗!”

    军靴敲击在地面上发出整齐而沉闷的响动,一百多人齐齐向前迈出一步!

    无声的应战!

    ”这才够味!”

    叶无双笑了,他蔑视这些人,求得就是一战!

    这就是战士的相处之道,打服了,才好谈事情!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