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两只乌的鸦的故事

    夜,十二点。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叶无双难得的放慢了速度,将车速控制在了六十迈左右。

    微凉却柔和的晚风吹进车窗,有种抚平烦躁的力量。叶无双轻轻飘了一眼已经在副驾驶座上酣然入睡的韩歆瑶,心中砰然一动。

    这个女子,在睡着的时候竟是这样迷人,宛如婴儿般的滑嫩肌肤上泛着淡淡光泽,恬静无比。

    叶无双嘴角不禁浮现出一抹笑意,脑海中却是回想起了宴会上的场景。

    小妞儿自从得知项链就是水晶之心后就一直很高兴,在一大堆贵妇的恭维下难得的没有冷着脸,整整一晚上都笑的甜甜的,于是,别人敬的酒也就不好拒绝了,渐渐的……喝迷糊了!

    叶无双自然看得出来,小妞儿高兴,高兴的不是那串项链的价值,高兴的是那一份浪漫!

    这个世界上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公细心呵护自己呢?又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愿为自己摘星捉月呢?

    今晚的韩歆瑶确实很开心,最起码,她收到了很多女人的羡慕眼光。

    “说到底,还是一个抱着少女梦想的女孩儿啊!”

    叶无双微微一笑,突然觉得,似乎将这份平静一直维持下去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

    一直到深夜一点,两人才总算是回到韩家的别墅,望着仍然在熟睡的女人,叶无双无奈摇了摇头,轻轻将女子横抱在怀里,径自向居所走去。

    美人在怀,幽香扑鼻,不过叶无双却没有一点儿歪念头,只觉那颗在杀戮和征伐中疲惫了的心在这一刻是那样的宁静。

    在这个从相识到结婚不过几个小时,相处了更是只有两三天的女子身上,叶无双竟然找到了一种心的宁静!

    不露痕迹的,叶无双抱紧了熟睡中的女子,第一次生起了像爱护一个妻子那样爱护这个女子的心思——或许自己这一生,注定要和这个女子纠缠不休吧!

    有时候,缘分来的就是如此的简单!

    想着两人从相识到现在发生的那点儿事情,甚至就连从来都不信命的叶无双都觉得根本就是命运将他们两人绑到一起的想法。

    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别墅客厅里的灯依旧亮着,当叶无双抱着韩歆瑶进去的时候,却见李姨仍旧在客厅里候着,一见两人回来了,顿时微笑着起身迎了上来:“你们两个可算是回来了!”

    叶无双昂了昂下巴,低声道:“睡着了,我送她去房间!”

    李姨一愣,旋即笑了起来,这对男女,总算是有了那么一些夫妻的味道了,同样低声道:“那你照顾她吧,这么晚了,我也该睡了。”

    说罢,伸了个懒腰,径自上楼去了。

    ……

    轻轻将韩歆瑶放到床上,并为之盖上毯子后,望着美人恬静的熟睡模样,突然间,叶无双产生了那么一种冲动——轻轻在女子额头吻上一下,然后自己在走。

    可想了想后,叶无双还是扑灭了这种想法,他可不想睡梦中的女子突然暴起,然后从某个角落里摸出那把鬼头大刀满屋子追杀自己。

    站在床前良久,叶无双低声一叹,默默转身离去。

    “留下来陪陪我好么?!”

    就在叶无双走到门口是,一道悦耳却又有些柔弱的轻呼自背后响起,只见熟睡中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起来,身上披着月光的银辉,脸上带着几分希冀,一双明亮的剪水眸闪动着莫名的情绪。

    叶无双一愣,随即做了一系列让韩歆瑶错愕的动作。

    只见叶无双突然快步冲到韩歆瑶身前,先是撩起了被子,紧接这又从美人身下掀飞了枕头,鸡飞狗跳的折腾了好一会儿后,眼看着韩马上就要爆发了,这才吁了口气:“呼……没刀!”

    韩歆瑶好气又好笑的瞪了这个活宝一眼,看来新婚之夜发生的事是真的给这个家伙留下阴影了,当下抬起柔嫩的小脚丫踹了这货一下,才笑骂道:“就你机灵!”

    饶是叶无双脸皮厚,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想不到自己一大老爷们居然被一个女人和一把鬼头大刀给吓成这样!悻悻搬了椅子坐到床边,这才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喝醉了身子难受?!”

    “没有。”

    韩歆瑶轻轻摇了摇头,道:“就是睡不着……要不,你给我讲故事吧?!”

    “讲故事?多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女孩儿一样……”

    叶无双错愕,旋即露出一丝邪笑,道:“我不怎么会讲故事,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顺便考考你的智商!”

    “你的智商才需要考呢!”

    韩歆瑶风情无限丢给某狼一个卫生眼,这才点了点头,道:“你讲吧!”

    叶无双嘴角的邪笑更加明显了,明显到韩歆瑶甚至感觉到了不妙,刚想捂耳朵,一道声音就已经窜进了她的耳朵里:“话说有两只乌鸦站在树上。一公一母,树下有一只羊死了。母乌鸦看见了就和公乌鸦说了,结果公乌鸦把母乌鸦摁倒给强暴了了。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呸,讲个笑话都这么恶俗!”

    韩歆瑶暗啐一口,不过女性的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没有深究下去,皱眉沉思了起来,过了半响才喃喃自语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和母乌鸦说的话有关系!”

    “聪明!”

    叶无双在美人光洁的额头上弹了一记,笑问道:“不过,母乌鸦说了什么呢?”

    “疼死了!”

    韩歆瑶狠狠瞪了叶无双一眼,眼泪汪汪的揉着脑门子,这王八蛋……下指可真狠,都红了!恨恨道:“母乌鸦说了什么我哪知道嘛!”

    “猜不出来就说明你是个笨蛋!”

    “你才笨蛋呢!”

    “不是笨蛋你猜啊!”

    韩歆瑶愤愤不平的陷入了沉思中,可打死她也就是想不出究竟是一句什么话让公乌鸦对母乌鸦施暴,最终只能可怜兮兮的说道:“想不出来……给个提示嘛!”

    叶无双轻声一笑,想不到这妞居然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道:“其实是一句很随意的话,你不妨想想如果你是母乌鸦的话,在看到下面羊死了以后会说什么!”

    韩歆瑶想都没想就说道:“下面羊死了!”

    “答对了!”

    叶无双嘴角浮现出一抹招牌式贱笑,一脸邪意的在韩歆瑶身上扫描着:“下面真的痒死了吗?!”

    “当然……”

    话说到一半,韩歆瑶突然闭上了嘴巴,小脸瞬间变的通红,直到现在,她才终于琢磨出了叶无双这头色狼话里的意思!

    敢情……这头色狼兜了那么大个圈子,就是调戏自己啊?!

    当下,韩暴怒了,小拳头跟擂鼓似的狠捶语言上调戏自己的某败类一通,这才娇喘吁吁的作罢,恨恨瞪了叶无双一眼,骂道:“臭色狼,整天没个正形,就知道调戏女孩子!”

    “是你让我讲的啊……”

    叶无双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哪里是个会讲故事的人啊?!”

    “不管!我就不管!”

    韩歆瑶居然跟个小女孩儿似的耍起了小性子,修长的美腿乱蹬之际,片片雪白肌肤暴露出来,可让某狼饱了眼福了:“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讲个好听点儿的故事的话,你就别去睡觉了!”

    “真是个霸道的女人……”

    叶无双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好吧,那我就给你讲一个人的真实故事吧!你不是对暗黑议会之主很好奇么?嘿嘿……很不巧,你男人早年曾经和地下世界的一些人有过接触,听过暗黑议会之主的事迹,只是很可惜,他的故事并不适合在睡觉前讲,而且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讲完的……”

    一听暗黑议会之主,韩歆瑶果然眼睛一亮,道:“就讲他的故事吧,没什么在睡觉前适不适合讲的,一天讲不完,就讲两天,两天讲不完,就讲一个月,一年!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难道不是么?”

    望着小女人脸上的笑容,叶无双心中轻声一叹。

    歆瑶,你我既是夫妻,那你就有权利知道我的过去,虽然,我无法向你坦白,而且即便说了你恐怕也不会相信,但最起码……这是你的权利!

    就让我用这种方式,来告诉你,坐在你旁边的这个男人,究竟是怎样一个禽兽吧!

    虽然仅仅和这个女人相处了几天,但叶无双却能感觉到,这是一个有着明净灵魂的女子,自己这头脚下白骨累累的恶魔根本配不上人家!

    可不知道为什么,叶无双就是迷恋和这个女子相处的时光,能得到一种心的宁静!

    或许,这是一种试探吧,或许,只是想通过故事来给女人一个心理准备,别到自己的伪装卸去时,彻底失去这个精灵般的女子。

    总之,叶无双决定将自己的一切,通过一段故事,告诉这个女子,是他对这个女子的争取,也是这个女子权利!

    叶无双的目光突然变的迷离了起来,用他那特有的沙哑而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暗黑议会之主是个中国人的事实,恐怕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可又有几个人知道……他不光是一个中国人,曾经更是一名华夏军人!他曾经为了这个国家和民族横刀立马,征战沙场,可到最后,却只能背负着叛国罪逃离华夏,远走异国他乡,这才开创了他的暗黑王朝。说到底,他……不过也是一个有国不能归,有家不能回的可怜人罢了!”

    叶无双不是一个语言大师,也说不出太多华丽的辞藻,但他却绝对是一个擅长讲故事的人,最起码韩歆瑶是这么认为的,仅仅是用一些朴实、简单的白话,就在她面前打开了一副血腥而沧桑的人生图。

    渐渐的,韩歆瑶彻底投入到了这个故事里,恍惚间似乎亲身经历了暗黑议会之主那段金戈铁马的征伐岁月,在血海中睥睨诸雄,在尸山上君临天下!

    望着正在讲故事的男人,韩歆瑶眼中闪过一丝迷离……

    或许,就这么和这个男人厮守一生,听他讲一辈子的故事,也不错……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