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老婆,我你爱死你了!

    “给我杀了他!”

    清冷的怒喝声响彻会场,惊得众多名流目瞪口呆的,纷纷望着眼前这个满脸杀机的女子。请使用访问本站。

    这……还是那个熟美典雅的女神么?还是那个被誉为华夏商界第一美人的神秘夫人么?

    看看那张冷的都快要结冰的脸,在看看那恨不得生食某人之肉的歹毒眼神,简直就是一个……一个被男人甩了以后由爱生恨的怨妇啊!

    “唰唰唰……”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中,夫人身后的二十多名黑衣保镖顿时就将叶无双团团围住,一支支只有高级保镖才能用上的p226手枪指着叶无双脑门子,黑洞洞的枪口有一种令人心颤的味道。

    秦歌啊秦歌……难道你就真的这么恨我么?

    叶无双心里苦笑一声,倒不是惧怕这个女人,而是……心里有愧啊!当年他背着叛国罪远走异国他乡,前两年正是心情最愤懑的时候,只能借着无休无止的征伐和战斗来宣泄心中的憋屈,那时候的他,可是没有一点儿理智和人情味可言,所以才对秦歌做下了那种禽兽之事。可是,伴随着一步步走向至高王座,他的心也渐渐放开了,早已经没有了开始时那种杀气,也逐渐开始回顾自己走过那条淌血的路……

    八年征战,叶无双最愧对的就是三个女人,而秦歌,就是其中一个!

    你说……再次相见时,叶无双还怎么好意思和人家动手?

    “不能认……这事儿绝对不能认!”

    叶无双心里默默打定了主意,虽然自己不想再伤害这个女人,但也不能就这么被人家干掉吧?于是,再次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变脸游戏——在被二十多支手枪指着自己的瞬间,小脸“唰”的变得苍白无比,一副快要吓尿了的模样,颤抖着声音问道:“夫人,我和你素昧平生,为什么你一见面就要置我于死地?!”

    望着眼前这个畏畏缩缩的男人,秦歌眼中闪过一丝迷惑,难道……自己真的认错人了?毕竟,当年欺辱自己的那个混蛋可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在香榭丽舍大街那场屠杀自己也是亲眼目睹了,怎么可能被二十多支枪就吓趴下?

    虽然恨那个恶魔,但秦歌不得不承认,那个混蛋身上确实带着一股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势,根本不是眼前这个猥琐男所能媲美的,两个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不过,秦歌却没有就此放弃,直接凑到叶无双面前,冷笑道:“你不是很能打么?动手啊!我看是你的速度快,还是保镖的枪快!”

    叶无双看上去都急快哭了,急急说道:“我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罢了,怎么可能打得过这二十个如狼似虎的保镖呢?你快让他们把枪放下!”

    看叶无双那模样,简直就像是一只面对大老虎时的小绵羊,说不出的无助!

    而秦歌,则是步步紧*,一口气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五年前你在做什么?”

    “我在墨尔本读书啊!”

    “什么时候回的国?”

    “两天前。”

    “回国干什么?”

    “呃……这个……个人**,可以不说么?”

    “你的家人干什么的?”

    “父亲是共和**人,母亲是家庭主妇。”

    “你现在又是干什么的?!”

    “在盛世集团上班。”

    “是么?!”

    秦歌突然平静了下来,云淡风轻的瞟了叶无双一眼,轻声问道:“那一百亿欧元花着舒服么?”

    “好一个聪明的女人!”

    叶无双心里暗赞一声,一连串的问题这么狂轰滥炸过来,要是一般人的话,恐怕早就陷入了一种机械性回答的状态,突然切入正题,没准还真就习惯性的招了。不过……这种招对受过严格训练的叶无双来说可能有用么?别说夫人这么个不专业的,就是来个精于审讯的警察都对叶无双产生不了一丝半点儿的影响!

    当下,叶无双眼中闪过一丝迷惑,想都没想就答道:“什么一百亿欧元?我真的听不懂您在说些什么!”

    做戏做全套,既然这女人想玩这种心理战术,那么为什么不跟着对方的思路走呢?

    至此,秦歌心里也不禁产生了一丝疑惑,难道这个家伙真的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两人只是长得差不多而已?

    毕竟这个世界上巧合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秦歌一时间也有些拿捏不定了,尤其是……这家伙的父亲居然是共和**人!

    对于这个政治颇为紧张的国家秦歌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如果眼前这个家伙真的是那个恶魔的话,他的父亲绝对会受到牵连,就算是没有遭受到惩罚,要想在军队中继续待下去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不过,连续五年积攒的恨,已经冲昏了秦歌的头脑,可不会就因为这么几句话就放过叶无双,美眸仍然死死盯着眼前的男人,观察着对方的每一个动作,身上的每一个细节。

    而叶无双,亦是一脸坦荡的与之对视。

    一对男女,就这么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对峙状态中。

    见两人终于停下来了,韩歆瑶急急忙忙冲了出来,道:“夫人,您真的认错人了,他不是您要找的人!”

    虽然自己和叶无双这头色狼不对眼儿,可好歹他也是自己的丈夫啊,如今这种情况下,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家伙被夫人给毙了吧?那自己不得守活寡么?!

    秦歌仔细打量着这个敢于站出来的绝色女子,渐渐的,眼中带上了一丝欣赏味道,原因很简单,这个女孩儿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如此坦然!

    要知道,现在这里可是有整整二十名持枪保镖啊,要是一般女子看到这种架势,还不得吓的当场尖叫起来啊?

    如今这个女子竟是如此从容,甚至还敢站出来,颇有那么点儿巾帼不让须眉的味道。

    秦歌打量了韩歆瑶一会儿,这才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我要找的人?”

    韩歆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夫人,您难道不认识我了么?”

    秦歌这才发现眼前的女孩儿有那么一丝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疑惑道:“你是……”

    “我是韩歆瑶啊!”

    韩歆瑶嫣然一笑,道:“四年前您来我们家做客的时候还邀请我到香港玩呢!”

    秦歌皱眉想了很久,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是……韩笑天的女儿?!”

    “没错!”

    韩歆瑶笑着道:“您可总算是认出我来了。”

    “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啊,想不到当年的黄毛丫头如今出落的竟是如此美丽。”

    夫人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随后一指叶无双,道:“这个人你认识么?为什么刚才那么肯定我认错人了?!”

    韩歆瑶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凑到夫人耳朵旁低声嘀咕了起来……

    夫人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韩歆瑶一眼,眸子里尽是惊讶,失声道:“他就是你那个……”

    话还没说完,夫人突然想起了什么,闭口不言了,很快就再次回归了平淡。

    “看来,我是真的认错人了吧。”

    夫人淡淡点了点头,脸上平淡的看不出任何东西,她心里具体是怎么想的也没人知道,只是轻轻挥了挥手,待保镖收起枪后,才对叶无双道了个歉:“不好意思,是我认错人了。”

    而后,拂衣而去,只留下香风阵阵。

    叶无双总算是松了口气,看来夫人似乎和韩笑天还有些交情,最起码没有在这里继续为难自己。

    不过……这婆娘那云淡风云的样子实在是让叶无双有些不爽,他娘的,得意啥啊?不就是有俩臭钱么,犯的着这么看不起人么?在这里对老子又是喊打又是喊杀的闹了半天,差点儿没把老子的小心肝给吓出来,一句不好意思就完事了?

    第一次,叶无双为五年前自己的绅士风度感到了后悔!早知现在,当初老子就狠狠心一枪给你挑了,捅掉你那层膜老子看你再怎么嚣张……

    当叶无双好不容易将那股子愤愤不平给压下去后,再次看到韩歆瑶的时候,只觉这婆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得美丽!

    要是没这妞,今天这关可就不好过喽!

    当下,叶无双对着韩歆瑶那张娇艳欲滴俏脸就是“吧唧”一口,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悄然道:“老婆,我爱死你了!”

    韩歆瑶出奇的没有暴走,俏脸红扑扑的,说不出诱人,嘀咕道:“就知道欺负我,要不是看你今天受惊了,老娘非打你个遍地桃花开!”

    很多看到这一幕名流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瞪出来——这傻比哪来的啊?看上去似乎很有身份的样子……先是惹得夫人大怒,现在居然又亵渎韩歆瑶!而且,韩歆瑶似乎……不是很介意?!要知道,韩歆瑶在整个华夏商界可是出了名的冷淡,甚至连和男人握手都拒绝!

    一颗好白菜就这么被一头猪给拱了——这是在场诸多男同胞此时唯一的想法。

    而一直都在观察着叶无双的楚妖精此刻也是颇有想法。

    “难道,这家伙真的干了什么让夫人憎恶的事情?”

    楚妖精那张“*脸”上尽是疑惑,或许别人会相信这仅仅是一个巧合,可唯独她楚妖精就是不相信!她可是见识过叶无双的身手的,一名双花红棍两个顶尖打手,哪个比夫人的保镖差了?可就是这样三个人,被叶无双瞬间秒杀!

    而且杀人后叶无双居然是那样的平淡!

    但凡这种家伙,哪个不是手中血腥重重,脚下白骨累累的狠角色?

    试问,这种人可能会被二十多个保镖给吓住么?即便是这些保镖是带枪的也没用,一般来说,漠视别人生命的屠夫,绝对不会看重自己的生命!

    所以楚妖精非常肯定叶无双这货是装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足以倾覆人世间的魅惑笑容,小脑瓜子里尽是龌龊念头:“叶无双和夫人之间究竟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呢?看夫人对那家伙的那股子憎恨劲儿,简直就是生食其肉都不足以泄愤啊!难不成……两人之间曾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奸情?叶无双在玩完后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然后夫人就因爱生恨,从贵妇到怨妇来了一个华华丽丽的大转身?不对……应该不可能,夫人刚刚明明说到钱来着……那么,难道是叶无双这货骗钱又骗心?这个就更不可能了……夫人就算是再没品也不可能看得上叶无双这傻比吧?那么,剩下的可能就只有一种了,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叶无双不光强占了夫人的身子,还抢了夫人的钱,然后拍拍屁股闪人了……嗯,有这种可能,非常符合叶无双这色狼的作风!”

    那么,一个敢对夫人下手的男人,究竟强大到了怎样的程度呢?

    楚妖精脸上的笑容越发的迷人了,自己接近那个大混蛋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这个混蛋男人,必定有着一个极其强悍的身份……

    只可惜,楚妖精机关算尽,却唯独没算到,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的时候,那么往往就是悲剧的开始!

    d*^_^*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