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么六章 这都什么烂桃花?!

    就在某对不怕嘴上长疮背后论人是非的奸夫*妇探讨正热烈之际,某位被场中众多男绅士避瘟神般躲着的妖娆女郎终于发现了这对狗男女。请使用访问本站。

    楚灵韵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摇晃着红酒杯笑眯眯的来到韩歆瑶身旁,笑道:“歆瑶,自从你去了伦敦以后,咱们可是足足有将近一个多月没见了呢,怎么?难道见了也不打算和你的好朋友打声招呼吗?”

    “怎么可能呢!”

    韩歆瑶脸上绽放出一抹嫣然笑容,直接丢下叶无双揽上了楚灵韵的胳膊,娇声道:“我那不是看你正忙着应酬呢么?!”

    “借口!”

    楚灵韵撇了撇嘴,随即对着叶无双昂了昂下巴,笑道:“还不介绍介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可是你第一次来这种场合带着男伴吧?!”

    装!使劲儿装!

    叶无双饶有兴致的望着这个装的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的小妖精,嗯哼……昨晚上也不知道谁浑身上下被自己猥亵了个遍,一脸春意,跟发情了一样。

    韩歆瑶瞥了叶无双一眼,淡淡道:“他啊?一个啥都不懂的傻比而已,别理他!”

    “噗嗤。”

    楚灵韵忍不住笑出了声,望着郁闷的叶无双,别提多痛快了,说出一句让韩歆瑶直掉眼珠子的话:“既然你不稀罕这个傻比,那就借给我用用吧?我可怜啊,从来都没有一个男人敢邀请我跳个舞呢!”

    说罢,拉着叶无双就往舞池走。

    韩歆瑶傻眼儿了,这小妖精的克夫命可是整个京华都出了名的,谁挨着谁倒霉!叶无双虽然可恨,可自己还真没做好守寡的打算啊!

    只是,人都被拉走了,韩歆瑶能说啥?难不成一把在把叶无双拽回来,然后告诉楚灵韵——这是我男人,你可不能给他克死了!

    最终,韩歆瑶只能对着一脸可怜、宛如上刑场一般叶无双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爱莫能助,随后连目光都转移到了一旁,来了个眼不见心不烦。

    ……

    一进舞池,叶无双瞬间来了个华华丽丽的大转身,刚刚那点儿可怜劲儿瞬间变成了猥琐的笑容,一把将楚灵韵凹凸有致的柔软娇躯拽入怀中,一双大手不留痕迹的放到了对方的翘臀上,轻轻摩挲着,微微眯着眼睛问道:“小妞儿,那天晚上你耍了老子的事情怎么算?!”

    什么狗屁的克夫命,色字头上一把刀,没有倒霉的打算,就别碰这种带刺的玫瑰!

    而叶无双,很显然就是那种为了占便宜能拼了老命的家伙,所以,什么克夫命,直接被他无视!

    更何况,绵羊就是绵羊,虽然这是一只张牙舞爪而且披上了虎皮的小绵羊,可在一头目光锐利的饿狼面前,依旧没有任何威慑力。

    楚灵韵的娇躯瞬间紧绷,游离在小pp上的那只大手似乎蕴含着电流一般,让她浑身乏力,不过,早在拉着这头色狼进舞池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被猥亵的准备,反正全身上下都被猥亵遍了,也不差这一次了。

    于是,楚妖精瞬间来了个华华丽丽的大转身,妖娆不见,看上去楚楚可怜的,一双桃花眼里泛着朦胧水雾,似乎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可怜兮兮的说道:“那天是真的吓坏了人家嘛……人家没有想丢下你的,完全是不由自主的……”

    说完,娇媚的“*脸”上泛起丝丝红晕,像个害羞的小女生似的,伸出修长玉指在叶无双胸膛上划着小圈圈,含羞似怯的说道:“大不了……大不了人家今天给你就是了……”

    诱惑,绝对的诱惑!

    一般男人要是被这妞这么勾引上一下的话,不立马变身月夜之狼才怪了呢。只可惜,被坑过一次的叶无双是不会吃这一套的,他敢保证,自己只要今晚带着这妞出去,绝对还没挨着床呢就会发生无数意外,然后这妞又“害怕”了,瞬间溜的无影无踪!

    当下,叶无双报复似的在小妖精pp上狠狠捏了一把,差点儿没把小妖精捏的当场蹦起来,这才冷笑道:“别,我可再禁不起几个双花红棍的折腾了,碰上你这克夫的家伙,说不得我明天吃饭时候就得噎死!”

    楚灵韵“噗嗤”一笑,浅笑嫣然道:“怎么?怕了?其实你的命很硬呢,怎么可能会被我克死呢?!”

    “是么?”

    叶无双邪笑一声,凑到小妖精耳朵旁,陶醉到近乎变态地步的深深吸了一口美人身上的芬芳,这才笑道:“难不成我命硬到了即便上了你也不会被克死的地步?!”

    “你说呢?!”

    楚妖精无限妖娆的瞥了叶无双一眼,道:“有时候,男人会不会克死全看那个男人本身的能力呢!”

    叶无双微微眯起了眼睛,那个刚刚被否定的念头在脑海中疯狂肆虐了起来——那三个被“克死”的家伙的死真的是个巧合么?难道这个世界上真有什么克夫命?

    这女人话中句句暗藏玄机,惹人遐想,可又不点明,实在可恨。

    这……绝对是朵带刺的玫瑰!

    不过……我喜欢!

    叶无双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和这样的女人玩玩,也不失为一种乐趣,轻轻在小妖精那精致上那么轻轻*着,直把小妖精*的浑身鸡皮疙瘩直冒才罢休,低声道:“能力强不强不得你试过以后才能知道么?”

    楚妖精有点儿受不了这个变态了,你搂搂抱抱捏捏摸摸的也就罢了,居然还带舔的……好吧,舔也就算了,居然还舔的那么细腻,舔的那么……恶心!我擦,口水都流到老娘脖子里了!

    楚灵韵赶紧拉开了点儿和这头色狼的距离,她虽然妖精了点儿,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还玩不到这么奔放,径直将臻首撤离到十公分左右的安全距离才作罢——你虽像只癞蛤蟆一般,可你舌头总伸不了蛤蟆吞苍蝇那么长吧?

    楚灵韵脸色略微有点儿不自然,挤出一丝微笑,这才问道:“对了,你怎么在韩总身边?”

    果然开始试探我身份了么?!

    叶无双无声的笑了,淡淡道:“我为什么就不能在韩总身边呢?她可是我的顶头上司啊……得了,别用那种怪异的眼神看我,我只是一个小助理而已,哪里能攀得上韩总呢?”

    小助理?!

    尽管放你娘的狗臭屁吧!

    一个小助理有那么强悍?两个顶尖金牌打手,一个双花红棍,三招全部毙命!一个小助理能有这么好的身手?

    楚灵韵不屑的撇了撇嘴,不过总算得到了点儿有用的信息——要想找这货,先找韩歆瑶!

    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以后,楚灵韵算是明白了过来,自己根本不可能招揽这家伙为己用!

    不过……这家伙的身份应该很不简单吧?

    连杀三人,进了警局居然跟个没事人一样一会儿就出来了,还和警局老大把酒言欢,身份能简单吗?最重要的是,自己去调查这家伙,得到的居然仅仅是四个字“特级机密”!

    一般这种人,身份端出来那绝对是能吓死人的!

    只要和这个家伙打好关系,说不得就抱住了一条粗的不能在粗的大腿了呢!

    韩歆瑶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小虎牙亮晶晶的,右脸上浅浅的梨涡更是深了几分,一点儿都没觉得自己被猥亵亏了多少,好吧……虽然被舔的有点儿恶心。

    而叶无双,自然也很满意,有个绝色美女上赶着让自己威胁,能不满意么?

    于是,一对狗男女在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后,一脸满足的走出了舞池。

    十分钟后,已经封闭的会场再次打开了,原因很简单,这场就会的主角,那位神神秘秘的夫人终于到了。

    只见一名身着亮银色晚礼服的女子在一大堆黑衣保镖的拥堵下,踩着红色地毯,享受着整个会场名流的主母,缓缓走了进来。

    女子身材欣长,浑身上下流动着一股子成熟的风韵,可却根本看不出年龄,如云秀发高挽着,蛾眉螓首,皓齿朱唇,星眸如水,长裙开叉,露出一截精致绝伦的小腿更是白的晃眼!

    美,实在太美了!

    全场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男人陷入了呆滞,女人同样被这个女子的美所折服,此刻,所有人的心里都在回荡着这样一句话——就算是九天神女,风华也不过如此吧!

    女子宛如女神一般,虽然很淡然,但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甚至连多看几眼都是一种莫大的亵渎!尤其是身上那种典雅、成熟的风韵,足以将任何绝色给比下去。

    “噗……”

    叶无双刚刚喝到嘴里的红酒直接喷了出去,妈的……这位神秘的夫人,自己女人认识,还他妈是个老熟人!

    老天还真照顾自己啊,简直就是心想事成嘛……自己刚刚想到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的合适人选,这位女神般的存在就立马出现了……

    只是,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这女人估计恨自己恨的要死吧?

    叶无双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还真他妈是个惊喜啊,有惊无喜!豁然回首……似乎自从自己回国后,这桃花运就接连不断,只不过都不是什么好桃花!

    总是琢磨着如何削掉自己小弟弟的韩歆瑶……

    违背了曾经的约定,让自己狠狠黯然了一把的柳馨彤……

    那个挨上去就得倒大霉的楚灵韵……

    还有眼前这位自己苦苦躲了五年,却在这里不期而遇的女人……

    这都他妈的点儿什么烂桃花嘛!

    唯一还让自己称心点儿的就是苏樱雪了,嗯……还是我的9号好!

    叶无双弄出的动静打破了会场的平静,也成功吸引了女子的注意,女子仅仅瞥了叶无双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就移开了视线……

    这一眼,差点儿没把叶无双那颗小心肝给吓出来,不过看到女子转过头后,顿时松了口气……还好,没认出来!也对,那件事情都过去五年了,没准儿这女人早忘了呢!

    不过,叶老狼注定没有那么幸运。

    夫人虽然一脸平淡,不过越想越觉得不对,那个男人似乎见到自己以后很惊讶嘛……难不成认识自己?脑海里也不由搜索着这个男人,蓦地,似乎想到了什么,俏脸顿时变得苍白了起来,有些惊疑不定回头猛瞧那个男人……

    杀机顿现!

    叶无双差点儿没惊死,不留痕迹的别过了身子,佯装随意的喝着红酒。

    只可惜……掩饰的晚了!

    夫人颤抖着手一指叶无双,一脸杀气的冷冷喝道:“把他给我杀了!”

    d*^_^*w